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48.闹(六)

    从向福记入向家族谱的那一天起,向梁就开始琢磨怎么将他除名了。(看啦又看)

    也许有人会问,既然如此,当初何必要费劲巴拉的往上写?向梁因为此事还得罪了向金向银的二舅吴,两人至今不来往,逢年过节都是向金向银单独去临水镇上看吴。

    当初...也许是地上趴久了,向梁的眼前有点儿发黑,想起当年他奏下的那些荒唐事,心里就跟吃了屎一样。

    这次借着向福打了族里的人,向梁趁机提出要将他除族,三叔公再次果断拒绝了。

    “...活该!阿福也是叫你们给逼得,兔子急了还咬人哩!你说说你...”三叔公恨铁不成钢的指着向梁的鼻子破口大骂,“完犊子的小王八羔子!打小你就独,想要的不给你就抢!跟大人耍心眼,当我们都瞎啊!你爹娘去的早,更没人管制你,越大越无法无天!你兄弟叫给你逼得...”

    三叔公拍着桌子狠喘了两口粗气,“是不是我这个老东西碍你的眼了!?!整天戳东打西的,你特么就不能消停二日!!你也是当爷爷的人了,就算向福不是你亲娃子,人也孝敬你这么些年了,哪里对不住你们!?非要让人家妻离子散你就得劲儿了?”

    三叔公见向梁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心中愈发气恼,“就你这样还想当村长?我头一个不答应!你不用瞪我,话我摆在这儿,向福不能撵,咱们老向家没这个规矩!”

    这年头,除族去名是大事儿,除非那人罪恶滔天,比如造反叛国,否则是不能轻易除族的。除了族,相当于是断了根儿,断了人家祖宗的香火和血脉的延续,所以像三叔公这样的老人家,把这种事看的比什么都重。

    “就他那户儿的,我看咱们离抄家灭族也不远了!”向梁说完这句气话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三叔公家,等他回到老宅的时候,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去衙门告向福。

    当天晚上,向梁就跟着吴垣回了县城按照青源地区的惯例和习俗,仙娘节这天是不关城门的。

    他和吴垣嘀嘀咕咕了大半宿,今天一大早,衙门刚开闸就来击鼓鸣冤。

    向梁不傻,他之所以告向福忤逆不孝,也是存了必赢的心思。

    原因无他,县令大人在青源是出了名的爱民如子,对于不孝之人深恶痛绝,向梁曾经亲眼见到过李康华将一个不孝子打的血哩糊,就是因为那人不敬不孝他继父!

    向梁觉得自己比继父的等级还高一层,他是向福的养父,他养活向福十好几年还给他娶了媳妇儿分了地。

    向福就该孝敬他!

    向福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从他那儿得来的,他说让赵氏下堂就必须撵,他说把孩子给人就必须送,向福敢不听他的那就是忤逆不孝!

    哼!向梁心口憋了一股子邪火,这个家老子说了算,从来没人敢把老子的话不当回事!

    向福啊向福,敢在老子面前动武把焯,老子告不死你丫的!

    ******

    李康华的视线在颜傅身上打了个转儿,再次回到向梁身上。“原告,你说被告对对向氏族人大打出手,所谓何事啊?”

    向梁眼珠子骨碌了半圈儿,言辞相当恭敬。“回大人,草民的儿媳赵氏不侍翁姑不敬长辈,教唆口舌且身患恶疾,小老儿说也说了,可那赵氏的性子实在是泼辣狠厉,草民一家真的熬不下去了...”向梁哽咽着抹了一把看不见的辛酸泪,“只得苦劝我儿休了那赵氏,结果...”

    从‘向福’到‘我儿’,向梁的话风衔接的严丝合缝,他像个慈父般深情了凝望了一眼颜傅。“唉~我儿不听劝不说,还伙同那赵氏的父亲兄弟将族亲打了半死!!大人~,您可要为草民和草民的族人做主啊~!”

    说完砰砰砰的给李康华磕了三个响头,向梁这番唱作俱佳,更衬的一旁的颜傅桀骜不驯。

    李康华深深看了颜傅一眼,语气一如既往地威严。“原告,你所述之事可有证据?”

    “有有有,”向梁立刻点头如捣蒜,“我向氏一族四百三十七口都可作证!”

    “向福,”李康华再次转向颜傅,“刚才原告所述之事是否属实?”

    “大人,”颜傅抱拳后目光直射李康华的深眸,“草民之妻赵氏温婉柔善,在村里素有贤名。只因她前不久诞下一对双生子,遭父亲不喜,便联合族人强逼草民休妻弃子。草民不从,父亲便指使族人殴打草民及家人,草民无法,只能自救。大人明鉴,草民并非故意殴打他人,乃正当防卫!”

    “哦?”李康华的眼神似乎能穿透人心,“何以证明?”

    “大人,草民现在就可以证明给你看。”

    李康华也想试试颜傅的能力究竟几何,便颔首允了。

    颜傅将一排杀威棒齐齐并拢,请两位衙役抱紧下头。

    这次他没有保留使出了全力,众人只见他一脚下去

    “”!

    伴随着一声巨响,棒子竟拦腰斩断了!!

    李康华腾的站了起来,好好好,这个向福他要定了!

    此时向梁已经吓得面无人色,向福怎么会一夜之间就这么厉害!?这特么根本不是人啊!

    “你...你不是向福!!”向梁哆哆嗦嗦的伸出手指着颜傅,状似疯癫的大喊大叫:“大人!大人他根本不是向福!!”

    李康华的手在空中定格,原本要拍下来的醒木,迟迟没有动作。

    的确,这个向福跟李康华打听到的那个根本不像是同一个人,他想听听向梁怎么说。

    不过...向梁似乎被吓狠了,只会一个劲儿的嚷嚷‘你根本不是向福’,其他一句有价值的话也没吐。

    “大胆!公堂之上岂容尔等放肆!”

    范亮大喝一声,吓得向梁抱着脑袋缩了回去。

    “大人,”颜傅微不可察的活动了一下脚踝,这具身体虽然壮实但毕竟没有受过特殊训练,刚才这一脚下去...他用右脚撑着身体的大部分力道,抱拳垂首。

    “大人可派大夫去族中查看,草民若蓄意殴打他人,绝对不只是擦伤这么简单!请大人明察,向梁之所以想将草民赶出青源,是因为他当年强占了草民的母亲并害死了草民的生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