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52.争吵

    向梁的表情立刻产生了一波诡异的变化,昏暗的光影给他脸上蒙了一层骇人的青紫,若配上小二度或者大七度的和弦,妥妥的就是恐怖片开头的蒙太奇啊!

    向金说完这话就后悔了,他心虚的埋下头,不敢看向梁,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见过他爹像现在这样!

    “你大舅还说啥了?”向梁的音调中透着一丝诡谲的阴柔,似乎在极力克制心头的怒火。(www.k6uk.com)当然,隐藏在心底的真实情绪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没...没啥。”向金没有抬头,直接略过胡氏对桂芝道:“娘,还有啥吃的没?”

    桂芝愣了一下,向金有多久没喊过她‘娘’了,连带着胡氏和富贵他们...也一直不把她放在眼里。

    “怎么,”向梁磕了一下烟袋锅子,“亲家没留你们吃饭啊?”

    向金和胡氏对视一眼,不自在道:“留了,我和孩子他娘没住下,这不是挂挂着家里头...”

    向金越说声越小,这话估计连他儿子向富贵都不信,更何况是他爹向梁了。他们两口子哪次去胡家不是又吃又拿!

    桂芝小心翼翼的瞟了向梁一眼,“我这就给你们做去。”

    胡氏狠狠掐了向金一把,向金没好气的抽出胳膊,胡氏见向金不搭理自己,抱着胳膊气呼呼的走了。

    向金扯着面皮对向梁和桂芝解释道:“路上拌了两句嘴,她这是气我呢。”

    向梁没有拆穿儿子,他也是要脸的,比村里任何人都要脸!

    ******

    一夜未眠,第二天上午,向梁就顶着眼下的两陀乌青去了县城。

    他出门的时候特意选了一个人少的时辰,结果这天刚好有集,不少人赶集回来正巧碰上往出走的向梁。

    人们纷纷避到两边,自觉的给他让出一条道,看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是吃人的怪物。

    让向梁都觉得好笑的是村里的妇人,小媳妇子也就罢了,跟他差不多年纪的妇人甚至比他大一轮的老婆子们也纷纷绕开他走。

    向梁又气又恼,把这笔账记也在了向福头上,他暗下决心,等这事儿过去了非弄死那个小畜生不可!

    但凡认识他的人,不是装看不见就是忙着跟身边的人交头接耳,直到他走出村口好久还有人在他背后指指点点。

    一路上遇到相熟的人也是这种情况,向梁暗恨却也无计可施,只盼着吴垣那里别出什么岔子。

    到了吴家,吴垣不在,是于氏开的门。

    “姑父...”一见来人是向梁,于氏明显畏缩了一下,她本就畏惧向梁,现在出了这档子事儿,她更怕自己不小心惹恼了他。

    向梁不欲跟个侄媳妇计较,敷衍的撩了下眼皮。“你爹呢?”

    于氏微微皱了皱鼻子,在她眼里,吴垣比苍蝇屎还恶心万倍。这样一比,向梁顿时就‘和蔼可亲’起来。

    “出去了,去了...”

    至于去了哪,于氏还真不知道,一来她懒得打听,只要吴垣不在家里磋磨她就行;二来...

    吴垣能去哪,不是花楼就是赌坊,在街上溜达都能讹小孩子一包栗子半块糖糕,没脸没臊的磕碜人!

    “行了,你忙去吧,我在屋里等他。”

    听向梁这么说,于氏反倒松了口气。家里有人就好,有人她就不会被那老畜生又掐又骑...

    “那行,姑父你坐着,我去给你烧壶茶去。”于氏边说边往厨房去,心里盘算着怎么多留向梁一会儿。

    向梁这一坐就坐到了晌午,吴垣边叼着蒸饺边敲门,一手还牵着吴年。

    一开门,于氏就闪到离吴垣好几步的位置,也不叫人,晦着脸对吴垣道:“姑父来了。”

    吴垣bia唧bia唧嘴,含糊应道:“唔。”

    吴年喊了一声娘,不待于氏答应就撒开蹄子往外蹿,“我去叫我姐她们回来吃饭!”

    于氏把两个闺女送到前街的绣庄学手艺去了,吴蕊坐不住,每次出门前都嘱咐吴年早早来接她回家吃饭。

    吴垣不再搭理于氏,径直往堂屋去,向梁听到外头的动静也出来迎他,吴垣一双油手糊在向梁的胳膊上抹了抹,“哟,梁子,你咋来了?”

    向梁没吭声,一进屋就关上了门窗。

    吴垣自顾自的坐下,翘起二郎腿边抖擞边道:“说罢,找我啥事。”

    ******

    孩子们没回来,于氏一个人在厨房里准备午饭,过了一会儿,堂屋里忽然传出吴垣的怒吼:

    “你他妈当初咋说的!!”

    这一声来的太突兀,吓得于氏一不下心砸落了锅盖。老畜生向来跟姑父的关系好得很,今儿是咋啦?

    见正屋的门窗紧闭,于氏心里愈发好奇,她蹑手蹑脚的走到窗户根儿底下,耳朵紧紧的贴到墙上。

    向梁在当屋地上来回走了两步,“我那不是,她男人死了,我那不是没倒出工夫么!”

    咯噔!于氏心头漏跳了一拍,他们不会是在说...当年的那件事吧?

    “哼,你就是尝着她滋味好想独占,你当我不知道!”

    “她个,她又不是个黄花大闺女,什么好不好滋味!再说,你现在讲究这些还有啥意思!”

    原来当晚向梁和吴垣约好了一起jianyin桂芝,一个在客栈外头放哨,以防他们相熟的流民找来;另外一个上去强桂芝,等那个完事了再换班。

    吴垣胆小,怕桂芝男人发现,就叫向梁先上。

    结果向梁下来的时候说桂芝她男人死了,后面的事自然不了了之。

    “我特么出了银子还帮你抬了尸!一口都没捞着!我特娘的咋就那么贱!!”吴垣想起这事就来气,同样是死了媳妇,凭啥向梁能白得一媳妇他却孤家寡人直到现在!

    向梁拍了一下桌子,“你吵吵啥!行,这事算我对不住你,等这事过了我给你买个没kaibao的赔你!”

    ......

    天,花娘保佑!

    于氏紧紧捂住口鼻,嗓子眼一阵发紧。她悄悄的往后退,一步一点的向后挪,生怕惊动了屋里的人。

    直到回到厨房,于氏才敢正常的喘气,她死死的抓着灶台,脑袋里的水花已经炸开锅了。

    没想到...他们真的杀了人!

    要是...要是被他们发现她刚才偷听...会不会连她一块儿收拾了?

    一想到吴垣对她做下的那些事,于氏的脸色就变得跟指节一样青,从她被吴垣强占的那天起,她就没有一刻不盼着他死!

    眼下...会是一个好机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