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61.说情

    颜傅摩挲着她的掌心,轻叹道:“李康华为人精明办案老辣,手下还有一帮得力干将...”想到黑熊铁塔般的范亮,他似笑非笑地凝视着兆筱钰,“你那点演技,骗骗这帮村妇还行,若对上他...”颜傅挑挑眉,舍不得打击媳妇儿跃跃欲试的小眼神,只好笑着摇了摇头。(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兆筱钰噘了一下嘴,放开颜傅的胳膊与他对视道:“那他明天问我,‘你怎么发现向福他亲爹是被向梁那个王八犊子给搞死的呀?’我咋回?”“咳咳,”颜傅手握成拳抵在嘴边,胸膛里发出一记闷笑,不答反问:“你想咋回?”“我...”兆筱钰眼波一转,“我就说我无意间听到的呗。”“何时?何地?有何证人?”“嗌!”兆筱钰粉拳捶在颜傅结结实实的小臂上,“这话是你跟他(李康华)说的,怎么现在反倒要来问我!?”颜傅又笑,逗她道:“(咱俩)这不是串词么?”兆筱钰秀眉微皱,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她沉思了一会儿,神色陡然一亮:“就说过年准备祭祖的时候,我无意间听到桂芝问向梁,她....嗌?向福的亲爹姓什么?”“齐,向福他亲爹叫齐世昌。”颜傅遥望着青源山,语气无悲无喜。“好名字,那向福原来叫啥?”颜傅的表情忽然有些凝重,“齐延福。”“哦...”兆筱钰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嗌?你咋知道的?!”颜傅嘴角微挑,轻描淡写道:“找人打听的呗。”“谁?”除了桂芝,谁还知道向福和他爹的过往?“你...去找桂芝啦?”“没有,她来找的我。”原来上午颜傅去别家借桌椅板凳时,桂芝掐准时间在半道上截住了他。“她跟你说啥了?”颜傅面露讥讽,“左不过是让我别告向梁,我亲爹是病死的,叫我为她这个亲娘想一想,不要追究向金向银害我的事。哦,还说赵小玉那事也是个意外,不管跟谁,就是上了公堂她也是这么说。”当然,前面的话桂芝说的更要深情和具体一些,后头她还要当街给颜傅下跪,被颜傅阻了。“放!...”兆筱钰差点没忍住爆粗口,“她还要不要脸!?”扫量了一眼周围,兆筱钰强压着心中翻涌的怒火降低了音量,“她儿子儿媳妇都被向家那帮畜生害死了,她还在这儿帮他们说情?!她是不是疯了!?”颜傅抿着嘴角,眼底一片冰凉。“她有没有提俩孩子满月的事儿?”颜傅冷笑,“提了一篮子剩饭残羹,说是给咱们席上添个菜。”以前桂芝也经常把老宅吃剩或者已经快变质了的食物送到向家,每次向福两口子还要装出感恩戴德的样子来,否则向梁就会克扣他们家秋收的粮食。“你咋不当场把篮子扣她脸上!”兆筱钰气鼓鼓的抱着胳膊,真没见过这样的妈!自己亲儿子差点被害死,她不说给儿子出头,至少同仇敌忾也好啊,居然还帮害人的继子说情,脑子进水了吧!颜傅桀黠一笑,“刚才当着众人的面,我把那篮子让三堂哥(彭氏男人)给老宅送过去了。”孙子满月,按说向梁等人应该来家里坐席,不过就算没有这场官司,估计老宅的人也不会给向福撑脸面。作为晚辈,送一篮子酒菜聊表心意,不仅全了礼数,还谁也挑不出错来。“哈哈,”兆筱钰乐了,想到彭氏,她又有点来气,遂把上午彭钱二人的话学给颜傅听。“...三叔公真有意思,明明是他侄子不对,却叫咱们一味退忍,凭啥!?”“凭他一句话,就能让向福一家在青源村活不下去。”是啊,兆筱钰沉默,过了一会儿才抬头问道:“你说...这官司咱们能赢吗?”颜傅没有回答,而是说起了另外一件事。“今天洪文来了,李潜李将军托他给俩孩子捎了满月礼。”“啥东西?”“一对匕首。”样子不算精美,但钢口却是不错。“李潜和李康华什么关系?”兆筱钰被颜傅绕迷糊了,大哥,咱们不是在说案情吗?颜傅眼中的惊讶一闪而过,李康华是县令,李潜是驻军将领,按说他俩不应该有什么关系。而且...颜傅回忆着他二人的相貌,好像...也没有什么肖似的地方。“李潜为啥要给咱们送礼?”按说他一个有权有势的将军,周围巴结他的海了去了,犯不着跟他们这种乡下泥腿子打交道啊。这也是颜傅想不通的地方。若单纯为神仙草,他手里有兵有武器,踏平百花谷只是时间问题。“他是不是看上你了?”在兆筱钰眼里,她家老颜‘才貌双全’,被人觊觎不奇怪。颜傅忽然想到了那天去城里赶集,在聚仁堂遇到李潜,他将玉佩送给大丫的事。难道自己...早就暴露了?颜傅深吸了一口气,“明天你见到李康华就这么说......”两口子不知不觉在小溪边说了一个多时辰,直到孩子们跑出来叫他们回家吃饭才作罢。“爹,娘,”晚饭时,大丫提出要跟颜傅和兆筱钰一起去县衙,“我保证不添乱。”“我也要去,”大蛋不甘落后,拍着没有二两肉的小胸脯,“我是家里的长子!”今天席间大蛋一直跟在颜傅身边,也不知从哪听了一句长子长孙,一下午都在跟家里人学。刘氏瞪了兆筱钰一眼,意味相当分明。兆筱钰眨眨眼,把孩子们的视线转移到颜傅那边。“要不咱全家都去?”颜傅提议道。“又不是去赶大集!”刘氏停了筷子,“你爹和你娘是去办正事,领着孩子像什么话!”前一句是对孩子们说的,后一句则是冲着颜傅和兆筱钰。“咳,”不知赵老爹咋想的,他低声跟刘氏商量道:“那啥,想去就一块去吧,你也去。”...刘氏到底没拗过赵老爹,当天晚上就把双胞胎送去了何家。向家没有锁,颜傅用藤条将门鼻绑了,一家人坐着骡车往县城去。兆筱钰比孩子们还兴奋,一路东瞅西瞅,颇有一家人外出郊游的赶脚。到了城门口,众人下车,颜傅走在最前头,兆筱钰和刘氏领着孩子们跟在他身后,赵老爹则牵着骡子走在最后尾。颜傅刚交完钱,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忽然跑过来扯住他衣角,“你是青源村的向福吗?”颜傅顿了顿,“我是,你...”那孩子将手中的纸团塞给颜傅,不等他反应过来就迅速跑没影了。颜傅狐疑的打开那张纸,只见上面——
乐德音说
谢谢大家的关心,小乐乐没事^o^谢谢小满呦呦的打赏,谢谢大家的推荐票,感动(内牛满面)!下一章...估计会比较晚,群么么,笔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