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74.探病

    “呸,谁稀罕!”兰大姑抱着胳膊又甩过几个白眼,“你们老赵家就靠着那头破驴吃饭,要钱没钱要地没地,凭啥娶我们家二妮!你也不出去打听打听,我们兰家...”

    “大姐!”

    兰老爹突兀地斩断了兰大姑的话,满眼祈求。(看啦又看)

    兰大姑气呼呼的别过脸,复又回首指着兰老爹骂道:“不出息的玩意儿!他赵家能有你亲姐家好!?”兰大姑又指了一下赵茂,“真把二妮子说给他,那就成了两姓旁人了,你说你能落着啥好!?”

    咦?

    此话一出,兆筱钰总算明白兰大姑为啥会冲他们发难了。

    原来人家是想亲上加亲啊...

    赵家人的脸上早已不复来时的喜悦,赵茂失神的盯着桌上的礼盒,一颗心像是架在小火上慢烤。

    刘氏面上无光,一面心疼儿子,一面气兰家和赵白他娘不靠谱,说亲前也不打听清楚了!还有这个兰家,一女二许,搁谁...搁公主身上都说不过去!

    赵老爹黑脸的样子十分骇人,他一起身,赵家人都跟着站了起来。“既然你们家另有打算,...”

    “大哥!”兰老爹急急拦住赵老爹,“不是,俺们是诚心诚意要跟你们家结亲的!”

    “诚心诚意?”刘氏气笑了,指着上首的兰大姑道:“打从进门起就开始挑刺儿,我们为着孩子也都忍了。话都说到这个份上,这亲我们不...”

    兰二姐她娘也赶紧站了起来,“嫂子,嫂子你听我说,我们二妮子...”

    “还说啥,”兰大姑和兰二姑一齐挤上前,那意思分明是想撵赵家人走。

    “大姐!!!”

    兰老爹扑通就给兰大姑跪下了,唬的众人当场一懵。

    “你这是干啥!?你为了个外人逼你亲姐?!昂?!你忘了当年咱家是咋过来的,你忘了爹娘临走前咋交代你的...”兰大姑唱作俱佳,在她断断续续且不失尖利的哭嚎中,兆筱钰推出了事情的始末。

    原来想和兰老爹结亲的不是兰大姑,而是兰小姑。

    兰家的姑娘多,儿子少,除了陪在堂屋里的兰大姑和兰二姑,兰老爹上头还有五个出了嫁的姑姐,兰二姐她爷奶一直生到四十出头,才得了兰老爹这么一个带把的。

    后来老两口撒手人寰,兰老爹是被姐姐们一手带大的。

    所以直到现在,兰大姑还能当兰家一半儿的主。

    到了兰老爹这儿,两口子生了六个闺女也没生出一个带把的,好在兰家的姑娘泼辣能干,比如兰二姐,人勤快,啥活都会。

    兰小姑就琢磨着为大儿子聘兰二姐。

    但是兰二姐不愿意,她爹娘也不乐意。

    原因无他,实在是兰小姑她大儿子太上不得台面了!

    人才下等不说,懒、贪、馋、蠢占了个遍,两家就是因为太知根知底儿,兰二姐才打心眼儿里瞧不上她那位表哥,也不想掺和进兰小姑家的那趟子浑水。

    兰小姑没招,只好去求助兰大姑。

    兰大姑当然向着自家姐妹,听说今天赵家要来验亲,就存了搓黄两家结亲的心思。

    兰大姑的这番做派羞的兰老爹几乎将脑袋埋到了胸前,就在此时,兰二姐忽然拿着一把菜刀冲了进来!

    “二妮子!”

    “你可别乱来!”

    众人惊惶失措地劝她放下菜刀,赵茂急的裤子都快抓破了。

    兰二姐原本指向兰大姑的菜刀在空中打了个旋儿,直接抵在了自己脖子上,“爹,娘,你们要是答应把我说给表哥,我现在就抹脖子!”

    “二妮儿!”兰二姐她娘哭的稀里哗啦,拉着兰老爹的胳膊直抽抽,“老头子,你快说句话啊!”

    兆筱钰紧张的咽了口唾沫,没想到这兰二姐的性子还挺烈。

    “不说不说,”兰老爹声音直打颤,“好闺女,今天是来给你和赵家...”

    “兰庄町!”兰大姑炸了,“你今天要是敢应了她,我以后就没你这个弟弟!”

    兆筱钰顿了一秒才反应过来这个‘兰庄町’叫的是兰老爹。

    “大姐!”兰老爹一张黝黑的脸简直扭成了苦瓜,整个人哭瘫在地上。

    “达达,婶儿,”兰二姐绝望的看向赵家人,腮边落下两行清泪,“我...”

    “兰姐儿!兰姐儿你可别做傻事啊!”赵茂也快哭了,他求助地看向赵老爹和刘氏,兆筱钰暗暗叹了口气。

    “她爹!”兰二姐她娘狠狠打了下兰老爹,“你这是要逼死孩子啊,她大姑,求你给俺们一条生路吧...”

    兰大姑气了个倒仰,“我这是为谁?!昂?他赵家是能给你钱还是能给你养老送终,啊!?”

    “我给叔婶儿养老送终!”刘氏一个没看住,赵茂梗着脖子就把话堵上了。

    兰老爹一愣,连哭都忘了。

    “好,好,”兰大姑气的哆嗦,“我不管了,你们爱咋咋地吧!”

    ******

    赵家人没有留在兰家吃午饭,闹了这么一场,他们哪还吃得下。

    兰二姐包了一兜子蒸饺塞给赵茂,别说,这姑娘的厨艺确实不赖。

    “你说话也不动动脑子!”路上,刘氏还在数落赵茂,“他家六个闺女,兰姐儿不当不阳的,你给他家养什么老!”

    赵茂低着头,一旁的兆筱钰也没吭声,赵茂这话确实冲动了。

    一直到了关家,赵老爹的脸色都没缓过来。

    不过...这表情在关家人看来,那是再合适不过了。

    关成确实病了,而且病情十分严重。

    “一开始俺们寻思着是淋了雨...”关成他娘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对着刘氏哭诉,“给他熬了一锅姜汤灌下去,汗也发出来了,一家人折腾了大半宿...”

    正是春种的时候,家家户户抢着下种,关成也没太在意。

    赵小曼见关成一个劲儿的咳嗽,就催他找大夫瞧瞧。

    关成非但不领情还说了赵小曼两句,赵小曼赌气,就没再提这茬儿。

    谁知...

    “大夫咋说的?”刘氏急的满头大汗,来了半天也没见着闺女和外孙,也不知道这俩人到底咋样了。

    “说是,说是拖成了痨症...”赵小曼的婆婆放声大哭,都说十痨九死,她家关成怕是活不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