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78.瞒(一)

    哄睡了几个孩子,颜傅熄了灯,和兆筱钰蒙了被头在黑暗中悄声私语。(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衙门什么时候给盖戳?”

    当初颜傅扩地的时候,在村长里正的见证下立了地契,一般人家不会再去衙门立公契,多交一份钱不说,每隔几年还得上地保,像他们家这样的下等荒地,一年就要300文的地保税。

    颜傅不放心,毕竟杨甫曾提醒过他,向家是青源村的大户,每家的户籍都在家主手里攥着,颜傅怕自家新买的荒地最后会落在向梁名下,于是趁着去县衙的时候找文吏办公契。

    谁知他到了衙门一查,才发现向梁根本没给向福一家人上户籍!

    这可麻烦了。

    上户籍可不是一件小事儿,必须有保人,而且是在当地有家业或有功名的人才能作保,证明你是你,你媳妇是你媳妇,你孩子是你孩子;此外还得有中人,万一你作奸犯科,中人保人也得跟着你倒霉。

    籍贯何地,在哪出生,为什么来青源,家里还有什么人,祖上又是干什么的,一样一样都得交代清楚。

    幸亏有洪文这个‘坐地炮”帮他请人、打点,颜傅这才顺利拿到契单。

    契单一式三份,颜傅将契单填好后再到衙门盖上公印上,俗称“上档头”。其中的两份,一份自己拿着,这便是他们一家的户籍了;另外一份放在里正处,上头来查的时候以证身份。

    “等咱立了户…是不是也得交公粮?”

    原先向家的地都在一处,公粮也是一块儿交。向梁每次都拿本应分给向福家的粮食顶,谁让他大权在握总管分配呢。

    “唔,咱家的地每年要交七十斤秫秫。”

    兆筱钰算了算,官方公布的荒地亩产平均在五十斤到八十斤左右,三亩多地交粮七十斤,约占总收成的一斤百分之四十;秫秫三文,七十斤就是二百一十文。

    “那兵役徭役之类的呢?”

    “我打听过了,丁税只收成年男子,咱家目前就我一个人需要交;今上厌战,兵役已经好久不曾征过,如今部队的将士多是出身军户;至于徭役...按理说每家出一成年男子,像咱家这样的情况交点钱就能免,不过...这次修庙我肯定是躲不过去了。”

    即便交了钱,看杨甫今天跟他说话的意思,也是希望他能带头出力。

    “我明天一早就去衙门上档头,省得夜长梦多。”兆筱钰打了个哈欠,“睡吧,你明天还要赶路呢。”

    第二天一大早,颜傅和洪文就从赵家堡出发去了关家。

    洪文是昨天傍晚到的,他一回到县城就接到了颜傅留的口信,听说是痨症,他收拾了药箱便马不停蹄地赶往赵家堡。

    当天晚上洪文就宿在赵盛的房间,吃过早饭,二人在刘氏殷勤的嘱托下登上了骡车。

    赶车的还是赵老爹,一路上三个人都没什么交流。洪文倒是想问问颜傅那包硫磺的去向,但又怕他发现端倪,万一坏了将军的好事...洪文不敢冒这个险。

    两个时辰后,骡车稳稳地停在了关家门前。

    除了关祥,关家人似乎对他们的到来不太热心,颜傅敏锐的发现关家人在描述病因的时候目光躲闪,言语间还有些拦阻的意味。

    他按下心中的不耐,陪着洪文去了村尾的茅棚。

    关成咳的凶,一句话都说不抻头,洪文只好放弃了‘问’的打算,不过‘望’、‘闻’、‘切’三项确是做的足足的。

    “怎么样,洪大夫,我们家成子他...?”等洪文诊完回来,关婶子一反之前的态度,似乎迫切地想知道关成的病情。

    洪文不慌不忙地用煮好的汤药净了手,不知出于何种原因,他没有喝关家备的茶水。

    “洪大夫...”

    看到洪文这番做派,关老爹也急了,他忍不住拿眼白一个劲儿地催促赵小曼。

    赵老爹只当是没看见女儿的求助,洪大夫这么做一定是有原因的。

    “叔,”洪文等屋里人的眉眼官司停了才开口道:“关兄弟之前一直有咳疾吧?”

    赵老爹胸口一震,再看向关家人的眼神中就燃起了火光。

    赵小曼不敢置信地张大嘴,那表情像是大白天的见了鬼。

    “没,没有,怎么会...”关婶子不自然地抽动着干瘪的嘴角,“我们家成子...一直,身子都挺好的...”

    “关大娘,”洪文面无表情的打断了关婶子的话,“据洪某诊断,关兄弟的咳疾至少有十年了。”

    十年!

    赵老爹瞬间黑了脸,十年之前,他家小曼还不认识关成!关家人太无耻了,“这么大的事你们也敢瞒着!?”

    赵小曼的脸色愈发苍白,她想起来了,关成以前一上秋就咳嗽,直到过了端午才能好。

    关家人都说关成这是闻不惯烟味,所以他从来不进厨房,冬天烧炕也是她去添柴...

    记忆的阀门一旦打开,那些曾经不被注意的细节现在却如洪水般猛烈地撞击着赵小曼。

    赵小曼晃了晃身子,好歹撑住没倒下去。

    “亲家公,我们是真不知道啊!”关婶子还在一个劲儿地描补,“是不是这位洪大夫看差了,我们家成子...”

    “洪大夫是绝对不会看岔的!”赵老爹和颜傅异口同声地反驳道:“你们关家这是骗婚!”

    翁婿二人想到一处去了,如果给关家定性为骗婚,赵小曼就不用守在关家。

    毕竟她才二十出头,未来的日子还很长。

    赵小曼死死咬住嘴唇,不让眼中的水渍落下来。

    赵老爹如铁塔般强势地挡在女儿身前,“小曼好些日子没回家了,过几日她兄弟要定亲,今儿我就把她带回去。祥子我也一起带走,正好去添个喜头。”

    无论是定亲娶亲,主家都喜欢招小孩子去凑热闹,有添丁添喜的美好的寓意。

    关家老两口对视一眼,满心苦涩。

    说不让吧,自家不占理,毕竟是他们隐瞒病情在先;说让吧,这小曼一走,谁来照顾关成,里里外外这么多活儿谁干。

    赵老爹才不管这些,二话不说就把闺女和外孙带上了车。

    关家无法,只好叮嘱赵小曼和关祥早点回来。

    回程的路上,洪文仔细将关成的病情说了。

    关家几代单传不是没有原因的,这年头根本没有什么计划生育。

    从洪文的描述中,颜傅推论出关家有遗传病史,这才是导致关家人口不旺的结症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