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90.判(六)

    (第一更)是夜,郭仪一个人倚在船舷上喝闷酒。(Www.K6uk.Com)他身边的长随小心翼翼的提醒道:“大人,您伤势未愈,临行前大夫曾叮嘱不可饮酒…”“滚!”郭仪气的将酒壶砸向那人,“滚!!”打从被炸伤那天开始,郭仪就一直心绪不佳,对谁都没个好脸。心高气傲的钦差大人生平第一次遭遇刺杀(他把这次爆炸袭击事件定性为刺杀),除了身体被灼伤之外,心灵上也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只要一闭上眼,他就会想起那团嘶嘶冒火的火弹,好像随时会将他吞噬。夜里也睡不安稳,常常会梦到自己被炸成碎尸。几天下来,郭仪被折磨的精神萎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衰老。他转身回望着无边的黑暗,下意识的轻抚着脸上残留的药膏子,如果他毁了容...郭仪忽然打了个寒颤,那他的仕途就彻底完蛋了!郭仪有些后悔,不该一路上那么张扬。会是谁呢?是谁想要他的命?他的眼前闪过一张张政敌的脸,无一不是在幸灾乐祸的嘲笑他。不过...郭仪心底又生出一丝庆幸,虽然受了不小的惊吓,好在性命无虞。李康华承诺会给他一个交代,他对此不是很确信...那个狡猾的老狐狸!吃一堑长一智,这次回京郭仪低调的不能再低调了,只包了一艘官船和一艘引航船护送。他走得时候除了李康华等人谁也没有告诉,更没有通知沿途的官员接待。“大人,”一名随从匆匆弯腰上前,“船夫说前头水流湍急河道险窄,是不是靠岸歇息等明日天亮再走…”“歇息?!”郭仪眉毛一挑,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他濒临爆发的前兆,“本官在沂源都没歇息,这会儿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你叫本官在哪歇息!?!”随从暗暗叫苦,心说大人你可以歇在船上啊,又不是没有床褥。他们从出了临水就一直在赶路,如今船工疲乏,夜里还不许人家休息,哪有这样的道理!这人又不是铁打的。郭仪不耐烦的冲随从摆摆手,他现在一心只想快点回到京城,哪还顾得上船夫下人们累不累!“是。”随从掩下心中的不满,看来今晚上是没法睡了。钦差大人的话船工们自然不敢不听,不过他们自有一套偷懒的法子。河道险窄,这帮船夫都歇了摇橹,全凭几页布帆前行。不过今夜风小,所以半个时辰后,郭仪气恼的发现这船根本没走多远!而与此同时,吴家的船却是一路急速前行。兆筱钰抱着胳膊立在船头,从最初听到孩子们的下落后激动的一心奔向沂源,到现在的静夜中忧心忡忡,兆筱钰叹了口气,只剩下满身的疲惫。颜傅将自己的外衣披在她肩上,劝道:“你先去休息一会儿,到了我叫你。”兆筱钰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合过眼,但此刻却没有半点睡意。“咱们快到沂源了吧?”“唔。”颜傅自然的将兆筱钰搂在怀中,遮挡了大部分的晚风。“别担心,咱们肯定能找到他们的。”明知道这是安慰自己的话,可兆筱钰还是没由来的心头一松。原本在舱内小酌季亮,无意间看到他夫妻二人靠在船头亲密的说话,莫名就升起一股恼意,他重重的踩着步子走了过来,停在兆筱钰的身侧。“那客船早就到了沂源,你们上哪儿找孩子。”兆筱钰刚落下一半的心又提了起来,是啊,沂源那么大,水路四通八达,万一...颜傅不知道为什么本能的就厌恶这个叫季亮的家伙。听到这话,颜傅更是火冒三丈。“那依军师高见,姓许的会将孩子带往何处?”语气中的讥讽连兆筱钰听了都有些吃惊。她微不可察的扯了扯颜傅的衣角,意思是让他对季亮客气点,毕竟人家帮忙出来找孩子,就算看在李潜的面子上也不能叫人太过难堪。“自然是京城。”季亮丝毫不在意颜傅的态度,他迎着河风衣袂飘飘,愈发衬的他儒雅不凡。“为什么不顺江而下直达江南?”兆筱钰记得于氏是这么说的,那个牙行的许老板要把孩子们送去江南。“京城繁华富庶,”虽然江风硬冷,可季亮还是觉得手头少了点什么(大概是羽扇吧)。“商人重利,比起被人发现或者(孩子们)想法子逃走带来的麻烦,不如尽早脱手。”其实颜傅也是这么想的,不过他不想跟季亮似的在那摇头尾巴晃的瞎显摆,幼稚!三人没再交谈,而是一致的望着不远处的明月。吴家船轻,又无行礼负累,在一帮老船工的全力抢行下,众人终于在半夜时分赶到了沂源。沂源是大港,港口设了重重关卡。范亮到了码头一问,监船的说傍晚时分共有上百艘船只进港,从青源来的就有五艘。不过入夜后离港的只有一艘官船,他们在码头稍作停留就走了。众人听了心知肚明,那是钦差郭仪的船。颜傅不由纳罕,真有这么巧?一行人分作两拨,兆筱钰和季亮等人上岸找孩子,颜傅和范亮继续北上。船又行了约么两个时辰,水面上忽然浅浅的闪烁着点点微光,众人大喜,终于赶上了!等跟对方喊完话,范亮吩咐一干手下道:“你们几个跟着齐兄弟上前面找,你们几个跟我去后头。”颜傅深深看了他一眼,率先跳上了那艘引航船。“什么人!”范亮一个大步踏上船板,很快就来到了主舱室。“郭大人,别来无恙。”郭仪又惊又俱,嗓子眼里却是被痰堵住了一般,半天吐不出一个字,急的他满头大汗。黑暗中,范亮如捕猎的豹子上前一把拎起了郭仪,在他死命的挣扎中将人丢进了水里。“噗通!”水花在船舷处激起巨浪,郭仪拼命的拍打着水面,范亮随即也跳入水中。“救...”范亮邪魅的露出森森的白牙,不等郭仪喊完救命二字,就将他彻底拖入水底。不久之后,一张苍白的脸面渐渐浮露于水波之间,惊惧的双眼空洞的盯着夜空,隐隐还有两汪恨水。
乐德音说
求首订求推荐求月票!小乐乐正可怜巴巴的拿着碗盯着诸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