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91.判(七)

    (第二更)

    几个孩子窝在舱底,由于空间狭小,他们连翻身的动作都做不了。(www.k6uk.com)好在孩子骨头细软,捆住手脚的绳子已被他们挣脱。

    一整天水米不进,到了半夜,孩子们又饿又冷,蜷着腿缩在一起。

    大丫抱着二丫睡着了,迷迷糊糊间感到船在摇晃,过了一会儿,就听见外头好像有人在吵架。

    彭修禾在黑暗中睁开了眼睛,他推醒几个孩子,轻声道:“是不是官差来找咱们了?”

    算算时间,家里也应该发现他今天根本没有去上学。

    几个孩子静静的听了一会儿,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瞬间点燃了大丫的希望。

    “是爹!”大丫激动的摇着大蛋,“咱爹来了!”

    不等彭修禾阻止,大丫和大蛋就开始大叫起来,“爹!爹!!”边喊边用力的拍着船板。

    彭修禾也跟着奋力拍打起来,不管是不是,先出去再说!

    这会儿官船那边正忙着打捞‘酒后失足’不慎掉在河里的郭仪,引航船上的大部分人也都过去帮忙。

    只有颜傅没动,他直觉这艘引航船有异,所以故意跟掌舵的船夫吵了起来。目的就是想引起孩子们的注意——如果他们在的话。

    他仔细侧耳倾听,虽然声音细弱,但已经足够让他心花怒放!孩子们就在这艘船上!

    黑麻脸也听见了,顿时不安起来,他明明记得堵了几个小兔崽子的嘴还将人捆的严严实实,怎么这会儿...

    颜傅二话不说就要拆船板,黑麻脸赶紧上前阻拦,不想却被颜傅一脚踢下了水!

    拍打声越来越急,终于,在颜傅撬开第三块船板后,露出了大丫满是泪痕的笑脸。

    “爹!”

    “姨夫!!”这是关祥第一次发自内心的喊颜傅。

    “齐叔叔!”

    颜傅低头一看,果真多了一个孩子。

    返航时只有颜傅和孩子们,范亮要处理郭仪的事,颜傅细心的发现,来时的船工比回程时足足少了一半。

    颜傅知道,郭仪大概不是死于失足落水,而是...蓄意谋杀。

    不过他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眼下最重要的是将孩子们平安的送回家。

    重逢自然是喜悦的,尤其是这种灾难后的重逢,兆筱钰终于可以安心睡觉了,五个孩子完好无损的躺在她身边,今夜没有什么能比这个更令人欣慰的了。

    归程格外顺利,等他们到达临水镇的时候,赵家人和彭家人已经在码头等了整整一天。

    “爹!娘!”彭修禾第一个跳下船,迎接他的是家人温暖的怀抱。

    而赵家...

    刘氏和赵小曼抱着几个孩子哭成了泪人,尤其是赵小曼,一双肿眼泡子哭的都快脱窗了。

    官船比吴家的船早到一会儿,范亮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对颜傅和兆筱钰道:“三日后辰时大人要在衙门口审理此案,汝等务必准时。”

    ******

    青烟袅袅,熏得宫墙内外像个香火极旺的道观,进出的人也都是一身道袍。这哪还有半点皇室的威仪,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误入了太上老君的炼丹炉。

    小内侍发髻高高盘起,身着单衣布裙,由于跑的太快,脚上的草履发出悉碎的摩擦声。他蹬蹬蹬的爬上台阶,在迈进大殿的一瞬间放轻了脚步。

    “皇上,八百里加急。”

    正在法坛上打坐的成帝不满的皱了皱眉头,示意内侍上前。

    打开折子,上面赫然写着一行正楷小字:南巡钦差郭仪回京途中偶遇水匪不幸殒命,望陛下定夺。

    “啪!”

    成帝狠狠的摔了折子,人都死了还定夺个屁啊!

    郭仪,郭仪...

    成帝指尖不停的叩击着底座,郭仪怎么会死呢?

    郭仪一直对自己忠心耿耿,虽说贪财了些,可这年头谁还没点特殊嗜好呢。

    成帝不觉得臣子爱好黄白之物有什么问题,那他为何会死呢?

    难道是得罪了上仙?

    或者上仙对他选的地方不满意?

    白眉曾经跟他说过,想要飞升必须借助青源山那个花娘的仙力,他才迫不及待的派郭仪和青檀去青源修庙,难道是他心不诚?

    不对,他沐浴斋戒了整整三日,没有比他心更诚的了!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忽然,成帝眼前闪过一张他最不想看到的老脸,他曾经的老师——李康华。

    嘁,那个只会喜欢装模作样的伪君子!肯定是他暗中阻挠才得罪了上仙。对,一定是这样!

    成帝喷出一口怒气,冲着法坛背后的屏风大叫道:“天师,天师!!”

    白眉匆匆而出,抱着丹炉的鼎盖弯腰行礼,“圣上。”

    “郭仪死了。”成帝边说边挥了挥手中的折子。

    “啊?”白眉惊呼,满脸的不敢置信。

    “是死了,”成帝点点头,“我记得你有个徒弟是跟他一块儿去的。”

    “启奏陛下,青檀的确是跟着郭大人一同远赴青源。不过...”白眉想把自己摘出来,不想成帝根本不给他机会。

    “你那徒弟来信没有,修庙的事儿怎么样了?”

    白眉只好捡成帝爱听的说:“一切顺利,只待吉时便可开工。”

    成帝搔了搔下巴,李康华居然没阻拦?那是哪里出了差错。“他见到李康华了?”

    “是。”

    “他怎么说?”行将就木?

    白眉想到青檀的来信,略沉吟道:“老态龙钟,精神不济。不过…事无巨细,事必躬亲。”

    成帝不屑的撇撇嘴,又一个老不死的!“来人啊,去跟姓陈的说,南安知府治下不严害死了南巡钦差,将他革职查办,擢升…那个,那个...”

    “虹富县。”白眉小声提示道。

    “对,虹富县县令李康华代知府一职,那个…”成帝又顿了顿,问白眉道:“朕记得郭仪有个小儿子前几日已过会试?”

    “是,郭仪的庶子郭扬,上个月入会试二甲第四十一名。”

    “行,就他吧,待殿试后任他为…那什么县县令一职。”

    “是。”一旁身穿法服垂手侍立的内侍规规矩矩的甩了下拂尘,应声退下。

    白眉心中暗暗祈祷大徒弟一定要将修庙的事顺利完成,郭仪这一死,还不知会生出多少变故。

    远在千里之外的青檀忽然眼皮一跳,就听赖在他怀中的春梅娇嗔道:“死鬼~,人家有了啦。”

    青檀一愣,“什么?你再说一遍?”

    “讨厌~,人家有了你的孩子。”

    “真的?!”青檀顿时惊喜若狂,太好了,他青檀,不,他齐延祖终于有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