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96.换地

    “你说你想把上等的水田换成荒地?”杨甫一脸不敢置信的瞪着颜傅,那眼神好像在看一个疯子。(看啦又看♀小说)颜傅微微一笑,“是。您给估个价吧。”县令大人的办事效率极高,颜傅收到衙门传讯的时候,他们一家人刚刚从布庄出来正准备回赵家堡。一接到消息,颜傅又返回了县衙。从向家抄没来的东西都收在县衙的仓库,颜傅只需凭盖过官印文牍就能领取。不过除了银钱和房契地契,其他东西颜傅连看都没看就叫人搬进了当铺。他和兆筱钰都不是真正的农民,旱地还好说,依葫芦画瓢,好歹还能务弄出一家人的口粮。不过水田就算了,他们既不会育秧又没啥种植经验,放在手里也是白糟蹋。夫妻二人已经商量过了,把水田换成山脚下的坡地,他们准备在那里建个属于自己的庄子。“你为啥要换地!?”杨甫难以理解,“那都是上等的水田,水田!全村都找不出比那块儿更出息的地了!”向家的那块水田位置极好养的又肥,别说十五两,就是二十两一亩都有人抢着要!“阿福啊,要不你再好好想想?”“叔,你别劝我了,我和孩子娘已经商量过了,二十亩好田换地,十亩中田佃出去送孩子们念书。”“......”虽然不是自己的地,可杨甫还是打心眼里觉得肉疼,多好的水田啊,说卖就卖...以后再想买回来可就难喽。“唉...!算了,我也不说啥了,你们年轻人有你们自己的打算。”其实杨甫心里隐隐有个猜测,颜傅这么做是急着要把向家的地脱手,免得向氏一族又借机生事。“叔,小子知道你是为了俺们好。”颜傅不是一时心血来潮,他早就有买地的打算,在别人眼中可能是不值钱的荒地,但在他看来却是难得的宝地!“罢,罢。”杨甫颇为失落的摆摆手,“那荒地三亩一吊,你准备要多少?”颜傅掏出二十亩水田的地契,“还请杨叔给估个价。”杨甫沉吟不语,“按说这上等的水田市价在十五两左右,但上等里头也分个好和特好。像你们家的这块地,怎么也得...”“这地不能卖!”不等杨甫把话说完,就见一帮村民气势汹汹的围了上来。为首的正是向家族长三叔公。颜傅大致扫了一眼,发现胡氏和七叔公等人也混在人群之中。看来胡氏他们是心有不甘来闹事的。杨甫颇感无奈,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此刻他也更能理解颜傅为什么会急于把地脱手了。“这地不能卖啊~!”三叔公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抚上颜傅的胳膊,语气十分恳切。“阿福啊,三叔公从来没得罪过你吧?你就当是可怜可怜我这个快要入土的老头子,这地咱们不卖行不行?”“三叔公,”颜傅扶住他的手,“你听谁说我要卖地了?”“啊?难道不是...”三叔公狐疑的回头瞅了胡氏一眼,“那你这...?”颜傅耐心的解释道:“这地还是咱们村里的地,我不过是找村长换一块。”“换哪?”颜傅指着村尾连接青源山的荒坡道:“换那儿。”“这,这也太...”三叔公的表情简直跟杨甫刚才的表情如出一辙,“阿福,你不是开玩笑吧,那可是块荒地,啥也种不成。”颜傅淡淡一笑,“放心吧三叔公,我们打算...”“不能换!”胡氏忽然突兀的打断了颜傅的话,如果换了那水田不就成了公中的了,以后还有她什么事。“这地是我们向家的地,凭啥你说换就换!不能换!!”颜傅锋眼一眯,胡氏像是被马蜂叮到了一般,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地契是县令大人亲手交给我的,如果不能换,那小子只好...”后面的话颜傅没有说的太过直白,但意思大家都听懂了,如果不能换,那他就拿去卖,这样好的地,保准很快就能出手。“阿福啊,你看这样行不行,这地我出银子买下,”三叔公转而又对身后的向氏族人道:“大家每户都出点子钱,以后这地就算作族中的祭田。”三叔公在向氏一族中的威望还是很高的,他话刚说完,就有不少族人点头表示支持。不管怎么说,这地还是向家的。颜傅看向杨甫,见他也不反对,甚至有点乐见其成,便同三叔公商量道:“不如这样,既然三叔公要买,那十亩中田你也一并买下吧?”“怎么?那地...”“地是好地,只是我们两口子种不过来。”也是,一家子只有两个劳力,其中一个还是病病歪歪的妇人。三叔公略一沉思,点头应允。颜傅接着又从怀中掏出一张地契,胡氏看的眼都红了。三叔公接过地契长舒了一口气,脸上也渐渐染上笑意。“阿福,这地你准备估多少?”杨甫给颜傅使了个眼色,意思是别卖贱了。颜傅想了想道:“中田十两一亩,上(等)田二十两。”三十亩水田就是五百两银子,可以置一千五百亩荒地。三叔公的笑容瞬间就凝固住了。“嚯——”“这地也太贵了!”“狮子大开口啊,你小子没见过钱是什么滴!”向氏族人纷纷表示这地要价太高,胡氏心说这样好的地还嫌贵,可复又一想,反正(这地)卖的钱又不归他,于是也跟着旁人骂了起来。“三叔公,”颜傅慢条斯理道:“这两块地光庄稼就不止十两银子,咱们村的地又紧俏,小子也不敢贱卖不是?”言外之意就是你嫌贵可以不买,反正我也不愁卖。“你是说连这庄稼也一块儿卖?”要知道向梁每年用的可都是从县里买的良种,平日里伺弄的也精心,如果是这样,那这个价格真是太值了。见颜傅颔首,三叔公也不再犹豫,“成,这地我买了。”之后他二人又在杨甫和众人的见证下立了契约,只待明日就能去衙门入档。此时天色已晚,颜傅就留在了村长家过夜,可怜桂芝好不容易用身上仅剩的银钱搭车来到赵家堡,却发现赵家人根本没回来!
乐德音说
本来还有一章,结果小乐乐光荣感冒了...头昏眼花的,实在来不起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