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07.探(二)

    熬夜导致感冒加重,两眼通红,看什么都是花的。(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如果明天我更不了,那只能说明...小乐乐不幸倒下了...

    看在人家这么努力的份上,能不能给个订阅?

    ******

    “快划!”颜傅厉声指挥着众人,加快了手上的速度,“往这边走!”

    众人顺着颜傅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右前方有一条狭窄的支流,被两侧的山峰压成了一个三角型的拱洞,如此一来,便能阻挡这些疯狂的巨鹰。

    赵大欲要出声阻拦,却被猛然冲下的巨鹰扇了一个趔趄,差点栽进水里!

    此时想往回划已是不可能,强大的水流正把筏子一个劲的推向岔口,赵大忙于和巨鹰周旋,也顾不上和颜傅争辩。

    这种时候,军人的团队协作能力就很好的体现出来了,众人背靠背一致对外,像五朵盛开的仙人掌,将刺,不是,将箭头瞄准巨鹰的眼睛,大力射了出去。

    巨鹰显然被流矢激怒,更凶残的从四面八方朝众人扑来,大家一边奋力抗击巨鹰,一边合力划桨,终于,竹筏以从未有过的速度越过窄窄的激流,进入幽暗的弯道。

    狭小的空间将巨鹰阻挡在外,耳边只剩下一片啸嚎。

    “娘,这是啥鬼地方!”高黑气吁吁的抹了把汗,不知是不是陡然失去光照的原因,他觉得背后一阵发寒。

    赵大重新撑起竹竿,“咱们回头,阿福!咱们回头!”

    “不行!”傅勇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条裹住流血的手臂,“外头全是鹰,回头不是找死么!”

    “再往前走才是找死!”赵大急哧哧冲前头吆喝,“阿福快停下!”

    行在最前面的颜傅将竹竿深深的扎入水底,却意外的发现此处的河道极深。

    船停不住了!!

    不但停不下,还以更快的速度往前冲。

    就在这时,河湾那边忽然传来急流空洞的吼声,汹涌的水浪拍击着沿岸的礁石,急速旋转的涡流在船的四周飞溅,好像成串成串的炸弹在河底爆炸,滔滔白浪跌伏不停。

    颜傅努力将长竿抵住岩壁,众人也探出身子,将手中的杆子拄到礁石或岩壁上,试图将船停下。

    然而这样的努力全是徒劳,石壁太滑,杆子根本撑不住!

    河水不断地撞击在嶙峋的礁石上,水雾激起的浪花腾空而起,把船上的人都浇了个透心凉。

    “石头!!”

    “小心!!”

    河道中央不知从何时起冒出一块块形状各异的岩石,河水从岩石间冲过,狂暴的吼声震耳欲聋,涌起巨大的浪峰!

    这下众人都成了落汤鸡。

    颜傅只能尽最大的努力避开岩石,竹筏在岩石的间隙中左躲右闪地颠簸着,一下被拖上波峰,一下又跌到浪谷,估计连造筏子的人都想象不到,有一天这简单的竹筏还能上演如此杂技。

    不远处,一条横线划断了水天,河水转眼间变得无影无踪,在它消失的地方,升起一片可疑的水雾

    “瀑布!前头是瀑布!!”赵大失声大喊,可惜已经太迟了。

    竹筏瞬间腾空而起,所有人都被抛向虚空。

    “啊!!!”

    ******

    不知过了多久,颜傅伸手挠了挠发痒的脸颊,却触及到一片潮湿。

    他睁开眼,所看到的一切血红又模糊,四肢好像被卡车倾轧过,已经深深陷入泥泞。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意识到自己正半躺在水中,以一种奇异的姿势。

    记忆的片段还在反复重播,颜傅按下脑中的定格键,让画面停顿在他们滚下瀑布的一刹那。

    他下意识的抱住自己的膝盖,缩成了一个球...巨大的水花...枯枝烂叶...筏子断成了碎竹...圆滑的鹅卵石...

    “汪!汪汪汪汪!”

    是纸片儿!

    颜傅四肢并用,摇摇晃晃的从水里爬了上来。

    “汪!”纸片儿吧嗒的爪步声此刻听来仿若天籁,颜傅费力的抬起胳膊,摸了摸它的脑袋。“你主人呢?”

    回答他的却是一阵低低的呜咽。

    颜傅使劲闭了闭眼,视力终于恢复了一些,原来红的一片是晚霞,还有天边越积越重的云彩。

    他重新回到河边洗了把脸,开始检查身上的伤口和食物。

    谢天谢地,他背挂的弓弩还在,但是腰间空空的,弯刀和竹筒不知去向,幸运的是,装食物的牛皮褡裢还在。

    即便是牛皮,在水里泡了这么久,里面的东西也浸湿了。也幸亏刘氏用油纸把馍馍仔细的包了,只最顶上的那层湿了,底下的还好。

    颜傅将外衣裤子脱下拧干,仔细检查着裸露的皮肤上有没有沾染水蛭;紧接着按压肋骨,手指的所到之处都疼的厉害,好在没有伤筋动骨,颜傅一屁股坐在地上,从褡裢里拿出上次洪文给他的药膏涂抹起来。

    纸片儿乖乖的趴在一旁,轻添着自己未干的毛发。

    抹完药,颜傅又吞了那个被河水泡的馍馍,这才感觉到自己活了过来。

    其他人呢?

    颜傅一深一浅的往前走,地上坑坑洼洼,乱石杂草羁绊,他从地上捡了一根树杈,拄着它艰难前行。

    “赵大傅勇!”

    “魏五高黑!”

    “小麦木头!”

    颜傅边走边喊,迫切地希望有人能给他一声回应。

    然而他注定要失望了,纸片儿耷拉着尾巴跟在他身后,一人一狗就这样行了几里地。

    眼看天色渐暗,颜傅不得不考虑今晚在哪儿过夜的问题。

    火折子湿了,不能点火,对于只身流浪在荒野中的人,是一种极大的考验。

    颜傅寻了一圈,决定在一颗老榕树上凑活一晚。

    “纸片儿乖,我先把你拉上去,别怕,我马上上来陪你。”颜傅撸了一把纸片儿的软毛,用藤蔓将它缠起,另一头穿过高高的树杈,慢慢的将它拉到树上。

    纸片儿站稳后迟疑的倒退了两步,喉咙里又开始呜咽起来,显然这样的高度让它很是害怕。不过颜傅很快就爬了上来,将它紧紧抱在怀中。

    “别怕。”

    一人一狗就这样在黑暗中互相依偎,颜傅想起了上次在林中遇到的豹子,微微打了个冷颤。

    没事,这次他有弓弩还有纸片儿,豹子肯定不是他对手。

    这样想着,颜傅渐渐失去意识,脑海中最后的画面是兆筱钰每次迎接他归来时的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