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15.嫌隙

    “娘,”二丫拽着兆筱钰的裙角,“弟弟哭了。(看啦又看小说)”

    兆筱钰脚步一滞,俯身抱起二丫,“估计(弟弟)是饿了,儿饿不饿?”

    二丫搂着兆筱钰的脖子软软道:“儿不饿。”

    娘俩快步来到后院,彭氏急急上前道:“我正说去找你,俩孩子哭的嗓子都哑了。”

    今天二丫的任务是看顾双胞胎,倒不是她不尽心,而是人小腿短,好半天才挨到兆筱钰身边。

    兆筱钰匆匆往屋里去,就见俩孩子一个哭声震天,一个低低的啜泣,哥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嫂子,你帮我把橱里的小奶锅拿出来来。”兆筱钰抱起哭的鼻涕眼泪乱沁的双胞胎,轻轻的给他们擦脸,“奕儿乖,不哭~~~弘儿乖,不哭不哭噢...”

    (作者君突然很想哭,订阅实在是太惨了...)

    “这是...”彭氏打开锅盖闻了闻,一股奶腥味扑面而来,“你就给孩子喝这个?”

    人怎么能喝畜生的奶!

    “没招儿了,我又没奶...”兆筱钰示意彭氏把奶锅子放在炉盖儿上温起,心说喝羊奶怎么了,姐还是喝牛奶长大的呢。

    “何满媳妇不是...”

    “唉,快别提了。”兆筱钰无奈的笑笑,“自家的孩子还是不麻烦别人的好。”

    “咋地啦?”彭氏眼中闪烁着好奇(八卦)的火焰。

    兆筱钰也想找人吐槽,就一五一十的跟彭氏说了。

    从赵家堡回来后,兆筱钰又把俩孩子送去了何家。

    除了鸡蛋红枣之类的谢礼之外,兆筱钰还给了何婶子五两银子,答谢她们家一直以来给与自家的帮助。

    这次何家没有推托,痛快的把东西和银子都收下了,老二庆奕之前一直跟着何家大儿媳妇曹氏,老三庆弘是何满的媳妇孙氏在喂,所以这次还跟以前一样。

    何满凭白得了二两银子,刚开始还乐得不行,后来不知听谁唠了两句嘴,当天就逼着孙氏喝了二芽汤,还不许孙氏说出去。

    “反正咱家这个也一岁半了,他们齐家有的是钱,不拿白不拿!”何满掂着手里的银角子,“就这我还嫌少呢,这是打发要饭的呢!”

    孙氏毕竟是为娘的,不忍心看那么小的孩子饿着,就熬了米汤喂庆弘。

    结果孩子一回家就吐了,兆筱钰当时就急了,要找何家人讨说法。

    刘氏劝她先别跟何家撕破脸,等颜傅他们回来再说。“咱家现在老的老小的小,何家不认你也没招。再说你何婶子对咱们一直不错,这事儿可能她不知道。先放放,等烧炕了娘去跟她说。”

    兆筱钰虽然忍下了,可心里还是起了疙瘩,随便找了个借口没再把俩孩子往何家送。前两天去县城赶大集的时候,兆筱钰买了一头刚下过崽的母羊,现在每天挤羊奶给孩子喝。

    彭氏嘴巴张了几张,颇有些唏嘘道:“这...这真是...人心隔肚皮啊,平日里看着你们俩家走的挺亲的,居然还会发生这种事。”

    兆筱钰微微一笑,吹凉滚烫的羊奶,灌进颜傅给双胞胎做的竹筒奶瓶里。“这事儿嫂子知道就行了,可千万别跟人说。”

    “呃,”彭氏忙点头道:“那是,不说,不说。”

    ******

    “小玉,小玉!”

    兆筱钰刚哄睡了双胞胎,就听外头有人在喊她。“嫂子我去看看,你帮我给丫儿弄点吃的。”

    “嗌,放心吧,”彭氏拿棉被将双胞胎围起,“这儿有我呢。”

    兆筱钰点点头,等关上门才问来人道:“啥事?”

    一个面生的妇人冲她招招手,“小玉啊,门口来了俩孩子,非要叫俺们给他摆一桌席面...”

    兆筱钰见那妇人目光躲躲闪闪,知道其中有异,立刻抬脚就往前走。

    挤出座无虚席的前院,兆筱钰一眼瞥见了守在垂花门的木头,“咋回事?”

    木头摇头,“俩孩子,一直在大门口吵吵。”

    兆筱钰快步穿过影背,听到了孩子的哭闹和吵嚷声。

    “让俺进去!俺娘说了,这是俺家的!”

    “赵小玉你个臭不要脸的骚娘们,挨千刀的丧门星,你给老娘滚出来!”

    是向富贵和向红,一边叫骂一边踢打着阻拦他们闯进门的腰果。

    兆筱钰黑了脸,她活这么大还没见过嘴巴这么毒的小女孩。“闭嘴!向红,你刚才骂我啥?”

    凌厉的气势吓得两孩子当即哑了声,“你们俩来干啥?!”

    向红不服气的掐腰梗脖子道:“俺娘说了,你们家有今天是抢了俺们家的钱,你把俺们的钱还回来!”泼辣不讲理的样子跟胡氏学了个十成十。

    兆筱钰冷笑道:“谁跟你说的你找谁要去,别在这儿胡搅蛮缠,再闹把你们丢山里头去!”

    向富贵显然被兆筱钰的‘威胁’吓怕了,畏缩道:“大伯娘,我们是来吃席的。”

    向家老宅的日子不好过,胡氏和向珠在胡家呆了几天,被胡氏娘家嫂子骂作是吃闲饭的,胡氏一赌气就领着孩子回了向家老宅。

    可她们一无银子二无来源,家里出这么大事儿,不可能像以前一样接受仇人(颜傅一家)的供养,于是胡氏等人不得不绣些帕子枕套之类的,换钱养活自己。

    没有地,粮食都得拿钱买,向富贵长这么大何曾吃过这种苦,几天才能吃一顿肉,还是星蒙几块。

    其实青源村大部分庄户人家都是这么过的,几天能见一次荤腥就很不错了。

    早在前几天胡氏就撺掇着桂芝来齐家吃席,桂芝也想来,她倒不是为了那口吃的,而是想让颜傅在众人面前认她。

    虽然两口子在赵家堡的时候已经把话说死,可桂芝心里总还保留着一丝期望,正是这丝期望让她成为向家老宅如今说一不二的婆婆。

    结果兆筱钰干净利落的拒绝了她,气的胡氏在家骂了好几天,毕竟心有不甘,就教唆俩孩子来捣乱。

    看着两个孩子面有菜色的小脸,兆筱钰又气又怜,“在这儿等着。”

    过了一会儿,兆筱钰端出两个大碗,里面全是肉丸子之类硬菜。

    向富贵喜得眉开眼笑,伸手就往碗里抓。

    兆筱钰往后一撤,俩孩子抓了个空。

    “先去洗手。”

    向红张嘴又要骂,却被向富贵一把捂住了嘴,硬是拖着向红到井台子上洗了手。

    兆筱钰一人分了一双筷子,“就在这儿吃,这碗是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