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16.草率

    “慢点儿吃。(wwW.K6uk.coM)”见两个孩子狼吞虎咽的往嘴里塞,兆筱钰忍不住出声提醒。

    向富贵点点头,手上的速度却是一点也没慢下来。

    向红吃的同时还不忘把肉丸子往怀里塞,兆筱钰本欲出声阻止,不过想了想还是没那么做。

    待两只大海碗被舔的干干净净之后,兆筱钰对向富贵道:“明天我们收麦子,你回去跟你娘说,我允许她们来地里割,不过只你们几个,若是叫了外人来,一粒我都不带给的。一天的功夫,收多少算多少,你们自己往回运,不过就一天。”

    向富贵兴奋的点点头,“谢谢大伯娘!”

    “你不用谢我,换成是别人家吃不上饭了我也会这么做。”

    权当是日行一善,兆筱钰才不承认自己动了恻隐之心。她们不配!一个小小的声音在心里的某个角落怒喊。

    向富贵押着向红的脑袋,俩孩子给兆筱钰鞠了一躬,然后转身跑了。

    兆筱钰看着两个孩子的背影,深深的叹了口气。

    “嫂子,那是谁家的孩子?”腰果好奇的问道。

    “老向家的,向金是他们爹。”

    腰果有些吃惊,“就是他俩把你...”

    “是啊,”兆筱钰抱着胳膊,心情坏到了极点。“你说,俩孩子,唉...”她能怎么办,把人打一顿再撵走?

    才六七岁的孩子,她也干不出这事!

    “嫂子你心太软了。”腰果如实道:“叫我...我肯定不管他们这么些肉菜。”

    “噗嗤~”兆筱钰失笑不已,“确实。”

    ******

    “不去,”胡氏恨恨的瞪着向红手里的肉丸子,“那地本来就是咱家的,是孩子爹...我公爹他们下了不少功夫才长得这么旺,又是拔草又是灌肥的,没白没黑的伺候着,如今白占了咱家的地,还好意思叫这人那人的去收麦子,她以为她是谁啊!不去!”

    “不去你就回娘家,”桂芝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强硬,她绷直了腰板儿指着大门口的方向道:“我这儿可不养闲人!”

    “娘,”向珠不满的皱着眉头,“嫂子说的对,她(兆筱钰)这是恶心谁呢,村儿里谁不知道那地是咱家的,用她充大方!要不咱找几个人...”

    “不行!”向富贵急的直跳脚,“大伯娘说了,要是别人去她一粒米都不会给的!”

    “谁是你大伯娘!”胡氏斜眼啐他。

    “珠啊,你明天就不用下地了,搁家做饭,我和你嫂子去。”桂芝怕闺女晒坏了更难说婆家,指使俩孩子道:“明天富贵和小红也一块儿跟着下地。”

    “啥!?”胡氏尖声惊叫,“他俩才多大,连刀把(镰刀)都够不着!”

    “也不用他俩够,跟屁股后头拾不行啊?”桂芝不满的瞥了一眼王氏,“再说,家里就两把刀,我再去邻衬家借借,咱仨一人一把。”

    “婆婆,”王氏生产之后丰腴了许多,一说话就显出厚厚的双下巴,“我和嫂子哪会干那种粗活,要不俺们在家...”

    “你们不干谁干啊!”桂芝大声叱她:“叫我一个老婆子养活你们,你也不嫌臊得慌!不干就滚,爱上哪上哪!我说了,这个院子里头不养闲人!”

    胡氏和王氏对看一眼,强忍着咽下心里的不满。

    ******

    “你说说你,”刘氏恨铁不成钢的虚点着兆筱钰的门面,“散给谁也不能便宜了她们呐!”

    此时宴席已散,帮工的人也吃过午饭后陆续离开,刘氏边刷碗边数落兆筱钰,“不是娘说你,咱再有也不能给那帮白眼狼啊!你看着吧,她们吃了你的还要在背后戳你脊梁骨!”

    “娘~,我知道~~~”兆筱钰抬起袖子擦了把汗,“你是没见那俩孩子,瘦的...”

    “再瘦能比我外孙女瘦!”刘氏瞪了她一眼,“想想之前,丫儿几个大骨头都刺出来了,她们可怜过你们吗!你们当牛做马的伺候人家,结果呢!提起向家那俩孩子我就来气,要不是他们你能躺那么些天?!差点儿就死他们手里了,他们老向家哪有一个好玩意儿!你们才好了几天啊就开始瑟!没见过你这么缺心眼子的!”

    “娘~~~”兆筱钰摸了摸鼻子,“那地原本就是人向家的,我们算是捡了个漏...”

    “什么向家的!你当我不知道,向家的地一直是阿福在伺弄!”刘氏重重把碗一撂,“再说了,那地是你们应得的!要不大老爷也不能全给了阿福!你忘了向梁之前怎么祸害你们了,昂!?”

    “你们娘俩吵吵啥呢,”赵老爹东倒西歪的走了过来,“前头人小将军他们还在跟阿福喝酒呢,就听你俩搁后头吵吵把火的。”

    “哼,”刘氏没好气的对赵老爹道:“你自己听听你姑娘干了些啥!”

    兆筱钰低着头,把先前跟向富贵说的话学给赵老爹。

    赵老爹听完半天没言语,“唉~你啊你啊...”他定定地瞅着兆筱钰的额头,想起了故去的亡妻,那也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女子。“给就给吧,几个婆娘能割多少。”

    “不是多少的事儿!”刘氏怒视着赵家父女两个,“是压根儿就不该给!”

    “娘~~~”兆筱钰一脸讨好的往刘氏身边挪了挪,“话我都说出去了,总不能食言吧,往后外人咋看我。”

    “哼,你等着瞧吧,有一就有二,她们非赖上你不可!”刘氏抱着一摞干净的碗往赵老爹怀里一塞,“去,还碗去!”

    兆筱钰暗暗叹了口气,草率了,太草率了,应该事先跟她家老颜商量一下的。

    不知是酒没醒还是人彻底醉糊涂了,颜傅知道这事儿以后没有责怪兆筱钰,反而安慰(至少兆筱钰是这么认为的)她道:“放心,她们不敢赖你。不过媳妇儿啊,以后心眼别这么实诚了,一招哀兵之计就把你拿下了。”

    兆筱钰大,试图挽回自己的颜面,“你说...旁人要是知道了...会不会夸我心地善良?”

    颜傅兀的打了个酒嗝,“你管别人怎么说呢,你自己心里得劲儿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