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21.寻矿

    接连下了几场大暴雨,导致齐家开荒的工期一拖再拖,直到进了六月门,还有河对岸的一整片地没开始动工。(Www.K6uk.Com)

    整日辛苦的劳作,搞得众人身心俱疲。石头一堆堆的往外挑,却始终没有颜傅要找的那种。当然,令人沮丧的远不止这些。

    “你说什么?没有?”兆筱钰失望的耷拉着脑袋,前段时间刚养起来的圆下巴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下去。“不会吧,那这些天岂不是白费功夫?”

    “是啊,”颜傅在一张纸上写写画画,计算着土层的深度和内质。“什么都没找见。”

    至于后院堆得那些奇形怪状的石头,他选择性的忽略不计。

    “你不是...”兆筱钰放低了声音,午后的阳光毒辣,这会儿大家都在歇晌。“找了好几个地方么?”

    “是啊,”这次开荒的主要目的是勘探矿源,颜傅定了几个点,最深的挖了将近百米,为了掩饰深坑还在荒地上扎了十几个草垛子,可惜一无所获。“一个都没有。”

    这也是让颜傅觉得奇怪的地方,先前他曾在荒地上捡到过一些裸露的矿石,难道(它们)不是这块荒地的原住民?

    兆筱钰默默地叹了口气,换了个舒适的坐姿,尽量保持一动不动,这样就能少出点汗。“那...咱啥时候能开工?”眼下已是六月,往前上秋天就该冷了,最迟十月底大雪就会封山。

    “怎么?”颜傅将视线转向兆筱钰,“家里没钱啦?”

    “是啊,”兆筱钰蔫??的托着腮,给颜傅算了一笔账。“前两天买牛花了十八两(三年的壮牛犊),新打的犁架、牛轭、犁头、耙子、铁锨林林总总不下二十两,果苗,小树,种子,粪肥...哦,还新买的石磨,打谷机,谷萝、谷桶、竹垫、簸箕、畚箕...加起来...”

    兆筱钰慢吞吞的翻出自己的记账簿,“一共是八十七两三钱二分银子,这还不算每天吃的肉,偶尔加顿小酒,一人一身夏布衫子...哦对了,前两天还捐了二两银子的徭役,杨婶子昨天来家里坐了半天,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叫咱家带头捐钱(修花娘庙),我估摸着至少还得出这个数。”

    兆筱钰比了个二,现在村里谁不知道她家有钱,二十两算是买个平安。

    “嗯,现在家里还有多少现银?”颜傅放下了炭笔,正襟危坐。

    “不到四百(两)。”

    “今天是初二...我记得下个月大(蛋)...新儿要去拜师是吧?”不知大蛋受了什么刺激,不许别人再叫他小名,所以现在全家都喊他新儿。

    “嗌~!”兆筱钰一拍大腿,“可不是嘛,下月初八,我得抽空去问问彭氏需要备什么拜师礼...”

    “娘!娘!”

    正说着,屋外响起蹬蹬蹬的脚步声。

    夫妻二人朝门口看去,就见大蛋手里捧着一块嫩绿色的东西跑了进来。

    “下次记得敲门。”这话兆筱钰不止教过一次,以前家里只有一个屋门,孩子们也没有什么**意识,现在不一样了,她可不想...那啥的时候突然有人闯进来。

    大蛋敷衍的冲兆筱钰点点头,兴奋的举起手中的石块在颜傅面前摇晃,“爹你看!”

    这是...

    颜傅抓住大蛋的手腕,只见石头的底座是一块普通的岩石,上面却像一团团嫩绿色的松球,有点像珊瑚,但比珊瑚的晶体更绒长细密,松球之间还沾着新鲜的水珠。

    他接过石块对着光源仔细的端详了一会儿,喜逐颜开,“哪来的?”

    “从后院捡的!”无意间捡来的石头能获得爹的关注和在意,大蛋倍感骄傲。

    原来趁着大人们午休没人管他,一个人溜到后院的石碓里玩,许是昨夜的雨水将石块上的泥垢刷下来一些,正巧被大蛋眼尖的发现了这块石头。

    “这是啥玩意儿?”兆筱钰凑上前去用指尖戳了戳,“不像是玉。”

    “这是菱锌矿,”颜傅笑道:“碳酸盐你知道吧?”

    “呃...略有耳闻。”兆筱钰努力挖掘着自己那点微薄的化学知识,“就是做牙膏的那个对吧?”

    “...你想说的那个名词是不是叫碳酸钙?”

    兆筱钰:...

    “爹,啥是碳酸盐,能吃吗?”大蛋好奇的问。

    “当然不能!”兆筱钰对孩子们用嘴探索世界的行为相当无力,“叫盐就是真的盐啦,你见过老婆饼里有老婆吗?”

    颜傅:...这个比喻不太合适吧?

    “可桃花饼里就有桃花啊,”大蛋认真道:“娘~啥是老婆饼?好吃吗?”

    “新儿,”颜傅果断结束了这个话题,“你带爹去看看你找石头的地方好不好?”

    “好!”

    一大一小去了后院,兆筱钰瘪瘪嘴,端下五斗橱上的笸箩,拾起针线继续给孩子们做夹袄。

    城里鲜少有成衣铺子,即便有也卖的十分昂贵,一家人从内衣到棉袄,都得兆筱钰一针一线的缝。幸亏原主赵小玉比较擅长女红,又有刘氏在一旁教导帮衬,否则她就是想依葫芦画瓢,短时间内也是不可能完成的。

    屋里静悄悄的,过了一会儿,外间又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媳妇儿你看!”这次推门的是颜傅,他一手拿着一块黑糊糊的石头,一脸激动。

    兆筱钰扭了扭僵硬的脖子,“这是...煤...碳?”

    “不,这是辉铜,之前裹得泥太厚了,我没认出来。”

    “这么说...”兆筱钰后知后觉道:“咱们荒地上还是有矿的?”

    “当然,”颜傅肯定道:“只是矿层比较深,我估么着...至少得有好几百米。”

    “几百米?!”兆筱钰惊呼,“开什么玩笑,咱们啥机械化设备都没有,咋挖好几百米。”而且这里地下水丰富,钻井都用不了十米!到时候光抽水就是一个大问题。

    颜傅在地上来回踱了几步,“矿我是一定要开的。”有原料才能保证产量,对此颜傅十分坚决。

    “可是...”兆筱钰探过身子悄声道:“私自开矿是犯法的吧?”

    虽然在青源来说,李康华就是法律。

    “那也得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