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22.播种

    不知颜傅跟傅勇商量了些什么,第二天俩人就找着赵大进了山。(www.k6uk.com)

    其他人还是该干啥干啥,前些日开好的荒地已经深耕过两遍,这几天赵老爹和兆筱钰忙着选种育种,等土再干些就能播种了。

    孩子们除了捡石头又多了一项新任务:把后院堆着的石头刷干净。

    山雨常常从前一天的半夜下到清晨,孩子们披着蓑笠在雨中嬉戏,拿着棕毛刷挥来挥去,一会儿学不知名的大侠,一会儿又模仿颜傅等人,刷石头倒成了次要的。

    临近中午,天边的积雨云渐渐被风吹散,太阳又出来作妖了,照的人直犯困。

    兆筱钰在廊下挑拣着豆苗,刘氏挨在她旁边做针线,缝的是赵老爹的秋裤。

    “小玉啊,豆苗子都发好了么?”赵老爹扛着锄头,裤腿挽到膝盖以上,一看那架势就是要下地。

    “爹你看这样行不行?”兆筱钰将面前的竹垫伸给赵老爹看,“娘说油菜和肥田萝卜不用发我就没弄。”

    新开的六百多亩荒地周围已经挖好了排灌沟,栽上了树苗,因着沙质太高,夏季易涝,再者是头一茬种,所以选种的作物还是以养地为主。

    比如麦子套种黄花草(学名草木犀,一种药材,种子由洪文提供,亦由他回收。主治:清热解毒,消炎,干四肢浓水。可用于脾脏病,绞肠痧,白喉,乳蛾等。芳香化浊,截疟。用于暑湿胸闷,口臭,头胀,头痛,疟疾,痢疾。);棉花套种涝豆(学名田菁,外表类似大号的含羞草,耐涝、耐盐、耐瘠、耐旱,抗病虫和防风能力强,成熟后打浆可作牛羊猪的饲料)。

    再比如甘蔗间种绿豆、豇豆,红花草(学名紫云英,播种之前需要先经过一系列严格的筛选,比如擦种、盐水选种、浸种、拌种,之后)与肥田萝卜混播,红苕同油菜混播,除此之外还可以插种或单做绿肥,主要以豆类为主,比如满江红、柽麻、竹豆、猪屎豆、绿豆、黄豆、大豆等等。

    赵老爹用指肚捏了捏豆子,又用指甲掐了掐嫩黄的豆苗,“嗯,中了,都是反上来的热气,看把你焖中暑喽。”刘氏看了看天劝道。

    “是啊爹,都快吃晌午饭了。”兆筱钰也劝,虽说五十来岁放到他们原来的时代还属于壮年,可辛劳一辈子的赵老爹着实已经不年轻了。

    赵老爹犹豫了一霎儿,“我就在附近瞅瞅,不走远了。”说罢便扛着锄头走了。

    娘俩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无奈。

    “娘,”兆筱钰坐到刘氏对面,认真道:“以后别再让我爹赶车了吧?”风里来雨里去,还赚不了几个钱。

    刘氏咬断线头,“我说他也得听啊。小玉你是不知道,你爹死犟,我早两年就不叫他拉了,可他非不听!”

    “等冬上大弟成亲了,娘你们就搬来和我住吧。”这件事兆筱钰和颜傅早就商量过了,俩人一拍即合。

    “啊?”刘氏听了很是吃惊,听小玉这意思要跟他俩养老?“哪有丈母爹住女婿家的?”

    “咋地啦?”兆筱钰不解,家里又不是住不下,而且有刘氏和赵老爹在,她和老颜确实轻松不少。

    “不中,你叫外头人咋看你爹。”都说养儿防老,刘氏还保留着老思想,那就是老了以后靠儿子,女儿...终归是别人家的人。

    “咋就不行,”兆筱钰急了,“以后家里有我大弟和兰姐儿看着,等盛哥过两年娶了亲还不是得分出去。又不是不让你们回去了,您二老可以随时回赵家堡,咱家这么些地,让盛哥儿两口子搬过来也不是不行啊。”

    “赵家堡是咱的根儿,落叶归根,你爹肯定不同意。”刘氏虽然对兆筱钰的提议很是心动,但她更了解赵老爹的脾气。

    “我去跟我爹说。”兆筱钰边说边开始扎裤角,刘氏拦她,“都这点儿了,你跟我做饭去,等回头空了我先问问你爹再说。”

    ******

    颜傅三人当天傍晚就回来了,期间过程他没有同兆筱钰详说,总之还算顺利,等开完地就准备采矿。

    这天夜里没再下雨,到了第二天一大早,齐家人和“蝗虫”小队分作三组开始播种,一组撒种,一组拉沟,一组盖种。

    兆筱钰也来了,她一身标准的农妇打扮,头上戴着苇笠,脖子上挂着汗巾,膝盖以下扎着裤管,像模像样的跟在赵老爹身后撒种子。

    撒种是三组里头最累的(至少兆筱钰是这么认为的),一直弯着腰,这个活计必须有常年耕种经验的老农民带着才能撒好,种子之间的间距要均匀,不能多也不能稀,多了容易抢养分长不好,稀了...则是对土地最大的浪费。

    前头撒好了种子,后面的人就跟着拉沟,这也是一个技术活,沟道儿不能太浅也不能太深,还要留出间种或套种着别的绿肥的间隙,关键是得拉直,这样种出来的庄稼才易于管理和收割。

    兆筱钰以前只在书上见过农民种地不易,如今亲身体会了一把,对此有了更深刻的感悟。

    头上顶着毒辣的大太阳,整个人像是钻进了烤箱里一样,背上烫的厉害,脚下一深一浅,步履不平,有好几次她都差点儿摔倒。

    一开始兆筱钰还干的劲劲儿的,随着低头弯腰的时间越来越长,温度不断升高,她的速度远落于赵老爹之后,甚至连大丫都赶不上。颜傅喊她休息她也不听,一定要坚持种完自己承包的一亩地。

    没错,就一亩,谁能想到一亩地这么大,种起来如此费劲。

    跟在她身后的拉沟的腰果倒是轻松了,半天才划拉一下。大蛋是管盖种的,他人小,用脚驱一驱土就盖完了。如此一来更显得兆筱钰动作缓慢,笨手拙脚。

    一天的时间,兆筱钰统共种了两亩地,代价是——

    整整在炕上躺了三天!

    ******

    感谢暖暖的打赏!么么么么(* ̄3)(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