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23.归来

    “噁~好臭...”

    高黑一脚踹翻了蹲在他对面的大庄,“你小子几日没洗澡了!”

    “俺...”大庄无辜的张大嘴,刚想说我每日都洗,可话到嘴边却成了:“我...嗷嗷嗷啊——!”

    高黑被他吓了一跳,这会儿夜色已浓,他们几个是晚饭后出来纳凉顺便抽几口旱烟的(兆筱钰不许他们在院子里抽,怕呛着小孩子),“你鬼叫个啥!”

    大庄哆哆嗦嗦的指着高黑身后慢慢移动的白影,“那是...那是...鬼...鬼啊!!”

    “胡吣什么!”高黑背后一寒,慢慢的转过身去。(www.k6uk.com)

    “咩...”

    那是一群羊。

    等等,高黑突然反应过来,地里怎么会有羊!?

    别是谁家使坏半夜把羊放出来祸害他们庄稼的吧!?(这脑洞也是没谁了)

    “嘿!”高黑几个赶紧站起来往羊群的方向跑,边跑边挥手大喊:“住下!别再走了!嗨我说你听见没!叫你丫别再走了!...”

    “黑子!!”赶羊的汉子忽然嗷的叫了一声,高黑这才发现羊群后面还跟着人。

    一股不亚于陈年老沤旧粪的酵臭味迎风袭来,大庄捂住鼻子向后仰,“不,不行了...”不能再往前走了,再走非被他们熏死不可!

    “黑子!我是小麦啊!!”小麦顾不得脚下是地是田是苗是草,激动的朝高黑飞扑而来,“兄弟们,咱们到家了!!”

    高黑使劲挤了挤眼,一拳阻住了扑向自己的小麦,憋着气问:“你是人是鬼?”

    “我啊!”小麦拍着胸脯,身上裹的羊皮毛扑簌簌的往下掉灰土,还带着呛死人不偿命的血腥和酸腐,“我小麦啊!”

    小麦一开口,高黑只觉得嗓子眼里齁的不行不行的,眼睛也辣得睁不开,快要晕过去了。“你...你站远点!!”

    小麦往后倒退了几步,“黑子,俺们没死!”说着又要激动的拥抱高黑。

    “别过来!”高黑将那只刚才碰过小麦的手贴着屁股上蹭了又蹭,借着街门上灯笼的微光,好半天才看清来人。一,二,三...“怎么就你们七个?”

    小麦叹了口气,“别提了,俺们遇上怪物了...”提起这茬小麦就想哭,“这一趟可真是不容易...”

    几个大男人都流下了伤心的眼泪,高黑几个见了也是心底一阵难过。

    “走吧,回去再说。”高黑几个帮着小麦把羊赶进东侧院(东侧院单独开了一个小门),“等明儿再给它们扎圏吧。”

    小麦等人自是无异议,跟着高黑等人往回走。

    “大哥,傅大哥!你们看谁回来了!”

    小麦等人回来的消息立刻传遍了齐家,众人大喜,傅勇等人原本都准备睡了,一听说小麦他们回来了,齐齐涌到了倒座房——然后又齐齐退了出来。

    实在是太臭了!

    小麦也觉得挺不好意思,忙问高黑他们平日是怎么冲澡的。

    倒座房对面有一排夏子,颜傅给他们整成了三间盥洗室,高黑指着厦子前头的空地道:“你们先在这儿用井水冲一货,我去给你们烧水去。”

    众人又是一番忙活,打水的打水,劈柴的劈柴,兆筱钰开了西侧院的临时厨房,高黑犹嫌不足,直接把大锅搬到空地上,临时搭了灶台给他们烧水洗澡。

    刘氏和赵老爹也不闲着,俩人去厨房给小麦他们准备吃食,兆筱钰找出几套干净的夏衫递给颜傅,“先叫他们穿你的凑活两天。”

    小麦几个把身上的羊皮毛割下来扔在门口,众人探头一瞅,只见里头那层血糊潦癞,一看就是没有处理过,剥完皮直接往身上套。

    也亏得他们能忍得下这种混杂着羊膻和不明呕吐物以及类似屎体气的臭味儿。

    几盆凉水下去,整个院子臭不可闻,地面上漂浮着可疑的泥垢,再这么下去非招蚊蝇不可!

    兆筱钰果断贡献出了自己的澡豆,半个时辰之后,院子里...并没有多少改善,算是香臭参半吧。

    “要不...把头发都剃了吧?”

    也不知小麦几个头上被什么东西黏住了,怎么也洗不开,颜傅果断出手,把小麦几个的结成坨的长发推成了板寸。

    “这才是爷们儿该有的样子!”颜傅对自己的“作品”很满意,要不是兆筱钰拦着他早就把自个儿剃了!

    小麦几个摸着比光头好不了多少的脑袋欲哭无泪,高黑安慰他们道:“这样挺好,凉快,反正过两天就长出来了。”

    换上干净的衣衫,小麦顿感自己如获新生。这时候刘氏的手擀面也出锅了,新麦自是香甜无比,再配上浓浓的酱汁...

    小麦几个吃的狼吞虎咽,把一干人看的额蹙心痛不已。

    “小麦,你见到老黄他们了吗?”赵大闻讯也赶了过来,他们回来以后,老黄来过三回,都说没找到人。不想今天他们竟自个儿赶着羊回来了!

    令赵大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山里什么时候有那种羊了?

    小麦摇头,“不认得。俺们见山上有人就没急着出来,等天黑以后才下的山。”

    “修庙的。”高黑解释道。

    “你们从瀑布掉下来之后去哪儿了?”这是大家最想知道的问题。

    “唉~!”小麦打了个饱嗝,“真是说来话长啊...”

    原来那日他们从瀑布掉下来之后,连人带筏子一起掉到了山涧里。

    “俺们还以为这回肯定死这儿了,那个缝子老深了!结果俺们就卡在那儿了。”

    山涧很深,但是宽度很窄。

    小麦他们喊了半天也没见着其他人,曾试图爬上去却没有成功,因为岩壁湿滑,根本没有下脚的地方。于是他们弃了筏子,跳到下面的岩缝中间,想顺着道儿找出出口。

    结果...

    “俺们就走到了一个洞里。可吓人了,一开始还好,黑漆嘛唔的也看不清楚...”

    他们的火折子也湿透了,所以几个人抹黑前行,饿了就吃泡灢的饼子,渴了就喝洞壁顶上滴下来的水,困了就随便找个地方蜷一蜷,就这么一直走一直走,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有一天,他们看到了火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