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27.拜师

    “娘...”

    大蛋摩挲着肩带,刚才抱着新书包手舞足蹈的兴奋劲儿逐渐被另外一种不安的情绪所取代。(www.k6uk.com)“要是...要是先生不喜欢我咋办...”

    兆筱钰努力搜索着自己第一天上学时的情景...

    好像没有过这种烦恼。

    “先生为什么会不喜欢你呢?”

    兆筱钰匢撸了一把大蛋毛茸茸的脑袋,小孩子的头又软又稀,偏他要学大人的样子绑起来...于是就成了现在这番不伦不类的模样。

    “哎?”大蛋愣愣的看着兆筱钰,忘了要逃离他娘的“魔掌”,“我也...不知,就是...就是想着...万一...”

    打从兆筱钰出了月子,就一直在教孩子们认字,客观来说,三个孩子中大蛋不是最聪明的那个,理解力比不上大丫,也不如二丫聪敏,大丫写十遍能记住的字,他至少得写二十遍。

    但不可否认的是,大蛋一直是最勤奋的那个。

    每天孩子们都有自己的“任务”,大丫喂鸡,大蛋跟着赵老爹下地,二丫还小,不过已经开始跟着刘氏学针线了。

    做完这些,就到了兆筱钰给孩子们“上课”的时间,上午一个时辰,下午一个时辰,每天还有作业。

    完成作业之后,兆筱钰会撵着孩子们出去玩一会儿,只有大蛋怎么说也不听,继续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念书写字。

    对于一个不满六周岁的孩子来说,大蛋算是相当自律的了,可兆筱钰不想大蛋变成一个只会死记硬背的书呆子,所以她最近常招向文几个孩子来家里玩,就是想让大蛋跟同龄的孩子们多接触接触,省得一天到晚跟个小大人似的,操心太重!

    “新儿,”兆筱钰把大蛋的脑袋摸的一团乱,发髻歪歪斜斜的偏到了一边,她索性将发带取了下来,给他撮了一个最适合孩子们的发型——朝天辫。

    “你上课的时候会捣蛋不听讲吗?”

    大蛋猛摇头,似乎被兆筱钰的话吓到了,“当然不会!”

    “那你会不会不听先生的话,不努力学习?”

    大蛋的小脑袋快摇成了拨浪鼓,“肯定不会!”

    “那你会欺负比你弱小的同窗吗?或者看不起人家,笑话人家之类的?”

    大蛋瞪大眼抗议,“我咋能那样!”

    “那就是了,”兆筱钰耸肩,“既然这些你都不会犯,为什么会担心先生不喜欢你呢?”

    “我...”大蛋搔了搔鬓角的汗珠,这个小动作跟颜傅如出一辙,“我怕...我学不好,叫先生失望...”关键是他怕自己学不会,让爹娘失望。

    兆筱钰笑着轻点了一下他的额头,“可是你要是什么都会,还用先生干嘛?”

    “我...”大蛋难过的别开眼,“我比姐姐妹妹认字都慢,我笨...”

    “勤能补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只不过你还没找到自己最擅长的方面而已,”兆筱钰继续鼓励他道:“上学是为了让你知事明理,不是为了考试,也不是为了我们怎样。你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别听你黑子叔叔他们胡吹,状元老爷不是那么好当的,全大龘三年才出一个。”

    “束脩也...我听姥娘说,我一年的束脩都赶上何奶奶他们家一年的收成了。”孩子们对钱财方面格外上心,大抵是以前的穷日子过怕了。

    “束脩的事儿你不用担心,有爹娘呢。对了,新儿,娘一直想问你一个问题。”兆筱钰把脸凑近大蛋,bia唧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好软啊~~~

    “你长大以后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娘,”大蛋一本正经的回答道:“娘,这个问题姥爷和傅勇叔叔他们都问过我。”

    “哦?”

    “嗯,”大蛋认真的点点头,这个问题他真的有好好想过。“我想成为父母大人那样的青天大老爷!”

    兆筱钰:...

    不知她家老颜听到这话会作何感想。

    “做官啊...”兆筱钰心说这孩子还挺现实,还没进学就想着当官了。“为什么想当官?”

    “除·恶·扬·善!”大蛋迈着官老爷的四方步,一把抄起桌子上的镇尺重重一拍,“大胆!尔等还不从实招来!”

    兆筱钰:...

    没想到她儿子的偶像居然是李康华!

    “当官...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我知道啊,”大蛋小脸一沉,放下了手中的镇尺,掰着手指算道:“有好多坏人要抓,还有贪官污吏要治,要会说很多好听的话,还要给上峰送礼......”

    兆筱钰:呃...

    孩纸,你是不是知道的太多了。

    ******

    提前一个月兆筱钰就和彭氏约好了,要带着孩子们一起上门拜师。到了七月初六这天,赵老爹非要赶着骡车送她们,还叫上了“蝗虫”小队中武艺最好的腰果。

    “爹,不用这么麻烦,俺们去去就回。”兆筱钰觉得实在是有点儿...兴师动众。

    “快走吧,晚了看叫先生不喜。”赵老爹有自己的考量,吴家毕竟在临水经营了二十多年,有些人不是说没就没的。

    彭氏一看这阵仗就明白是咋回事了,笑盈盈的押着向文的肩膀跟赵老爹道谢:“麻烦叔和大兄弟了。”说罢就领着孩子上了车。

    兆筱钰看着倚在门口巴巴望着自己的两个女儿,心下软的一塌糊涂,朝两人招手道:“丫儿,想不想跟娘一块儿去啊?”

    大丫牵着二丫激动的跑了过来,小嘴紧抿,不说去也不说不去。

    彭氏惯会看人脸色,笑劝道:“一块儿去吧,反正咱们待会儿也要拜会师娘,我听说王秀才有个小闺女,跟咱丫一般大。”

    兆筱钰暗道彭氏贴心,笑着将二丫抱到车上,再三叮嘱几个孩子待会儿到了学馆要听话,“乖乖的不准乱跑哦。”

    孩子们齐齐点头:“晓得了!”

    一进七月,早晚的气温明显有所下降,不像先前那般,一出太阳就热的喘不动气。乘着凉丝丝的微风,一行人很快来到了临水镇。

    因着大蛋他们读的是私塾,学馆就设在王秀才的家中。

    “就是这儿。”彭氏指着临街的一户街门道:“修禾他们平时就是从这个门儿进。”

    王秀才的私塾一共有五个班,别人是梅、兰、竹、菊、松,松班是今年才开的,大蛋和向文要读的就是这个班。

    “王先生他一个人能教过来这么多孩子么?”一个班十二个人,五个班同时上课,到时候能保证学习质量吗?

    “除了王先生,馆里还有两个先生,一个姓李,听说是王先生的同窗好友,还有一个姓罗,是王先生的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