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32.捉奸

    刘氏将擀面柱子上的菜饼飞速摊在鏊子上,饼面在挨到铁皮的一瞬间迸发出一种奇妙的反应,焦香混着菜肉的香气由远及深地萦绕在鼻尖,惹得口水泛滥,舌蕊和齿间疯狂地叫嚣着要吃!

    刘氏抬起胳膊擦了一把汗,顺带着瞥了一眼吃的满嘴油的兆筱钰,

    “你咋啥人都敢往家领?”兆筱钰嘴里塞得鼓鼓囊囊,根本倒不出说话的空隙,她猛一吞咽,结果——食物正好卡在了喉咙中间!

    今儿怎么这么点背!!兆筱钰大力拍打着胸口,震得胸膛嗡嗡作响,

    “水...水...”大丫见状立马起身抓壶,刘氏没好气的递过来一碗豆浆,

    “慢点儿吃,没人跟你抢!”兆筱钰咕嘟灌了一口豆浆,堵在嗓子眼里的食物开始慢慢下坠,

    “他死皮赖脸的非要跟来咱家吃饭,我估摸着...他可能是知道今天娘要擀饼...”

    “净胡说!”刘氏拍了兆筱钰一巴掌,兆筱钰的肩头立时多了一个白色的手印,

    “进村儿的时候碰见人没?”兆筱钰端着豆浆想了半天,

    “好像...没吧。(wwW.K6uk.coM)%乐%文%.”他们回来的时候都过晌了,正是一天最热的时候,狗都不在外头溜达。

    “丫儿,该翻了。”刘氏一边擀饼,一边指挥着坐在鏊子前面翻饼的大丫,她转而对兆筱钰道:“你去问问你爹,看大人还想吃点啥。”兆筱钰瘪瘪嘴,那么一厚摞饼,撑不死他丫的!

    ******

    “娘,”向珠悄悄放下窗户挡,将桂芝拉到炕头,神神秘秘道:“你猜我刚才看见谁了?”桂芝眉头一拧,曾经修的十分精细的柳叶眉,这会儿全都粗粗拉拉的揪成了一坨,看着有点儿像女版的张飞。

    “谁啊?”向珠瞅了一眼门帘子,小声道:“赵小玉。”桂芝嘴角一抽,

    “看见她有啥稀奇的?”提起兆筱钰桂芝心里头就不自在,她是向梁‘买’来的妾的事儿别人不知道,兆筱钰却是门儿清,这让桂芝对她心存忌惮。

    “你不知道,”向珠往桂芝身边挪了挪,亢奋的眼中燃烧着熊熊的八卦之火,

    “我看见她和一个男人...”

    “啥?!”桂芝惊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她一把抓住了向珠的手,

    “啥男人?啥时候的事儿?”向珠目光炯炯的盯着桂芝,

    “就晌午那会儿,我去村头儿(杂货栈)买线,那个贱人就坐车上从我身前儿过,赶车的是她爹,车前头坐着一个二十啷当岁的男人...”

    “你看清楚了?不是赵茂?”桂芝的手不自觉的收紧了一些,向珠吃痛,挣脱了桂芝。

    “不是!”向珠虽然这么说,心里却有些打鼓,应该不是赵茂,她忽然记起了对方的衣着打扮,

    “那个男的穿的是长衫绸裤!”肯定不是赵茂,他一个木匠穿什么绸裤!

    那是读书人才有的打扮!就算...就算那个贱人再怎么往娘家扒拉,那裤子也不是随便哪个就能穿得起的!

    “是咱们村儿的么?”桂芝又问。

    “不是,”向珠回想起那个男人在车上扇扇子的样子,没由来的一阵嫉妒,贱妇!

    都是个破鞋了还整天勾搭男人!

    “你确定不是...”桂芝还想再问,向珠登时恼了,不耐烦道:“我都说不是了!”话音一落,屋里顿时安静的只剩下母女二人的呼吸声。

    桂芝抿着嘴角不知在想些什么,停了一会儿,就听向珠轻声问她:“娘,我有个法子能让我哥重新认回咱们,就看你敢不敢。”桂芝心口一跳,

    “啥法子?”自打胡氏和王氏领着孩子归家后,桂芝要养一大家子人,孤儿寡母的又指望不上。

    桂芝每天算计着那点粮食过日子,颇有些心力交瘁。她没有一刻不盼着她儿子回心转意,重新接纳自己,所以向珠一说有招,桂芝深埋在心底的小火苗腾地一下子就燎旺了。

    向珠阴毒的盯着桂芝身后的墙面,那里有个明显的大洞,是抄家的时候被官差们砸出来的。

    “要是咱们能抓到那个贱妇偷人...”桂芝赶紧捂住向珠的嘴,

    “这话可不能乱说。”向珠一把甩开桂芝的手,

    “娘你想啊,我哥成天进山,家里修了那么大的宅子,就只住着那个贱妇和赵家那俩老货。那个贱妇趁我哥不在,手里又把着钱,啥事儿干不出来!”桂芝一听还真是这么个理儿,她也的确很久没见到阿福了。

    可要说赵氏偷人...

    “娘,”向珠眼中闪过一丝妖冶的红光,

    “要是咱能抓着她偷人,我哥一气之下把她打杀了...最不济也得把他们一家子撵出去!到时候...我哥一个大男人又要伺弄地又要照顾几个侄子侄女,肯定忙不过来,没有那个贱妇拦着,你是亲奶,我是亲姑,几个侄子侄女又小,没有比咱娘俩儿更合适去我哥那儿照顾他们的了...”桂芝心头一热,没错儿,以后她就成了齐家名副其实的老太太,什么妾不妾的,还不是阿福出点银子的事儿。

    向珠见桂芝有些意动,继续添柴拱火,眼角撇了撇厢房,

    “那几个累赘...到时候就把她们撵回娘家,把宅子收回来,咱们齐家凭啥养着她们!”对!

    这话简直说到了桂芝的心坎上。向珠早就想好了,一旦撵走了赵小玉,齐家必须得有个女人操持,她可以趁机更名换姓,到时候再让齐延福给她出份嫁妆...

    “可就咱娘俩...”桂芝一想起黑塔般的赵老爹,心里有些没底。

    “娘你傻啊,老向家最不缺的就是人!咱们去找三叔公,把这事儿跟他一说,让他出面。”到时候那个贱妇就是裤裆上的泥巴——不是屎也是屎!

    “行,”桂芝越想越可行,

    “那咱们啥时候去啊?”向珠猛地一拍炕沿,

    “还等啥,现在就走!”...郭扬一连吃了七八张菜饼,直到实在是撑不下了才算完,颜傅一度怀疑县衙是不是不供他饭食。

    吃完饭,郭扬提出要在院子里溜达溜达,齐家统共就这大点儿地方,不一会儿就全走遍了。

    倒座房旁边的院子一直锁着门,颜傅推说是放杂物的地方,郭扬虽然好奇,却也不好直闯。

    逛完了院子,郭扬准备告辞,谁知人还没出垂花门,就被一帮气势汹汹的村民围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