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39.拾柴

    农夫田妇最新章节!

    踩蘑菇的小姑娘~

    啪!啪!

    随着颜傅魔鬼的步伐,两株屹立在树根上的小蘑菇轰然倒地,瞬间被碾成了一堆蘑菇泥。(www.k6uk.com)

    背着一个大竹筐~

    duang~duang~

    颜傅抖搂了抖搂身后的大竹篓子,筐中的工具发出轻微的撞击声。这是向福平日里拾粪用的,他在河边整整清洗了一个时辰,那帮洗衣裳的村妇都用异样的眼光瞅着他。

    瞅什么瞅?瞧你们那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清早光着大脚板,走遍树林和山岗~~~

    低头榷了一眼自己脚上的那双新草鞋,颜傅心里着实有点儿小感动,这还是冷面赵老爹连夜给自己编的呢!

    我踩的蘑菇最烂,烂的像那泥巴分不清

    踩落落落落落地里踩落里踩

    赵大瞥了一眼兴奋不已的向福,怎么有一种领着孩子爬山郊游的错觉。

    沉闷的赵大没有言语,他轻轻拍了拍纸片儿的脑袋,加快了脚速。

    浅山密林,鸟语融光。

    颜傅兴奋啊,这两天憋在那个巴掌大的小院儿里,吃不饱,睡不好,一脑门子官司还要受赵小玉那个黄脸婆的气,能舒心才怪!

    这个赵小玉啊啧啧啧啧,向福什么破眼光!就是脸长得稍好看点儿呗,根本就不知道温柔为何物,忒任性了也!一言不合就亮爪子,上辈子属猫的吧!

    哼,脾气比猫大,吃的比猪还多,一顿饭竟吃了三个白面饼子,也不怕撑死自个儿!就算是要把前几天的一次性给补回来,也不用拿命搏啊!哼,吃独食,坏肚子

    颜傅在心里默默吐槽着赵小玉,不知不觉来到一片坑洼之地。咦?这是废弃的陷阱吗?

    赵大头也不回,仿佛知道向福会有此一问。“那些坑原本种着桃儿李杏,被村里人挖去了。”

    呃原来如此,真是可惜了,要不过些日子还能给孩子们垫补点儿野生水果。

    话说向家所在的这个青源村,民风有些不可描述。

    原本青源村只有八十多户人家,因着东邻临水镇,南通虹富县,是远近闻名的富裕村儿,要不一亩中田怎么能卖到八两银子呢,放在北方都能买一亩半好地了。

    二十多年前的那场大饥荒,让很多北地的灾民都逃到了这里,渐渐生根发芽,才有了青源村现在的规模——全村将近四百户人家,村民超过一千多口,成了当地名副其实的大村儿。

    村里原本有两个大姓氏,一向二杨,向家是仗着宗族人多,杨家则是老牌儿的耕读世家,祖上出过大官儿,听说杨家的那位老祖还当过皇帝的先生。

    按说村里有读书人,民风应该不错,但是

    青源村还吸纳了不少外来户儿。

    能一路逃难过来,且没在路上饿死或被打死,最后还能在向杨两家的同意下落户儿,可想而知这帮人该有多难缠。

    所以青源村的民风,彪悍谈不上,奸诈时常有,至于淳朴嘛…从来没见过!

    就比如说现在,站在何家门前的刘氏,尴尬的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摆。

    原来赵老爹和刘氏下半夜就赶着骡车出来了,这才在颜傅出门儿前赶到。正巧今日逢五,刘氏领着大丫去村口儿赶集,买回来一对蹄髈。

    到了中午,刘氏端了一碗蹄髈汤想给何家送去,谁知刚走到门口,就碰上了何家的小儿子何满。

    “哟,婶子又来啦?”来的可真够勤的,都快赶上回自个儿家了。

    刘氏见了何满面露灿笑,“正好,婶子正要上你们家去。”

    何满斜了斜嘴角,“去接孩子么?这太阳还高着呐。”

    刘氏一顿,笑容僵在了脸上,听何满的意思,这是对自家很不满呗?也是,人家凭啥帮你们喂孩子,不乐意也是人之常情。只是小玉没奶,好歹也得求着何家喂下这一个月来。

    刘氏想通之间的关节,挤出一道包子褶儿:“是啊,这不是炖了蹄髈,给你们家送碗过去。”

    “嗌,可别地了,”何满皱着眉头瞅着刘氏手中的那碗蹄髈汤,阴阳怪气道:“我们家可不敢要,您自个儿留着喝罢。”说完也不管刘氏,径自开了栅栏,把刘氏晾在门口。

    很快,刘氏就听到何家正房里传来争吵声。

    “不祥!你还把他们当宝,让我媳妇儿喂,你这是怕我不死啊”这是何满的声音。

    “你喷什么粪!”这是何婶子的声音,“你嫂子和你媳妇儿生孩子,人小玉没少帮忙,不就是吃口奶么,你媳妇儿是论斤卖啊!”

    刘氏看着手中的蹄髈汤,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何家人的争吵,兆筱钰也听见了。想起今早上向福递给自己的小钱袋,那轻飘飘的分量,兆筱钰长叹一息,唉~要赶紧好起来才是。

    ******

    颜傅吞下最后一口硬馍馍,问赵大道:“咱们晚上在哪儿歇?”

    赵大抹了抹嘴角的残渣,伸出掌心给纸片儿舔。“后山上有个小屋儿。”

    整个青源山脉绵延不绝,据赵大说,这里有几十座高达万丈的大山和十几座小山盘联而成。先前他们走的是缓坡,后来穿过峡谷,沿着溪水边逆流而上,这会儿已经到了前山的山顶了。

    颜傅灌了几口水,向福的身板儿还不错,一上午跑了这么远的路,居然还不是很累。

    “咱们走吧,下晌你跟紧我。”赵大不放心的嘱咐了一句。

    颜傅点点头,听赵大说,溪谷有不少野兽出没,很多猎人的陷阱就设在那里。

    站在山顶向下望,一片水美草丰的溪谷如画毯一般铺在地上。下坡走的快,二人很快就来到溪谷中央,这里的草比想象中要高的多,颜傅无意间瞥见了一只灰兔子,可惜现在不是抓兔子的时候。

    过了溪谷,便是山脉的危险区——鬼林,连赵大都极少进来,但颜傅想要人参,就不得不经过这里。

    一进林子,天色霎时就昏暗下来,尽管此时不过下午两点左右。

    一步,一步

    颜傅气喘吁吁的扯着赵大道:“还要走多久?”

    “嘘~”赵大做了个手势让颜傅噤声,因为他这会儿已经听不到纸片儿的声音了。

    颜傅直起身子,放眼望去,整个树林昏暗幽深,似乎没有尽头。

    “汪!汪汪汪汪”

    忽然,寂静的林中传来纸片儿撕心裂肺的嚎叫声!

    看清爽的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