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44.发嫁

    桂芝一夜没合眼,坐在炕头直至天光大亮。(Www.K6uk.Com)

    在灰色的土墙根儿和炕洞之间,时不时有老鼠从脚面窜过,桂芝搓了搓脸,活动了一下麻木的双腿,颤巍巍的打开了房门。

    日子越来越难过,桂芝和向珠都起了不该有的心思,娘俩的目标都是齐家,不过一开始,向珠肖想的不是李潜,而是人称小将军的傅勇。

    出门前,桂芝对着水缸拢了拢头发,默默把昨晚上想好的说辞在心里背了一遍。

    “三叔公,珠儿不见了!那孩子心眼实,指不定被哪个哄贩了去了。”桂芝狰狞的面容倒映在水面上,“好像有人见着她去了村尾...会不会是赵氏...?”

    她状作抹眼泪的样子假哭了几声,“三叔公,您老可要给俺们做主啊,梁子这一走,就剩下俺们娘俩相依为命...”

    忽然,桂芝抽了抽鼻子,不用问,肯定又是米粒在院子里拉屎。她厌恶至极,愈加坚定了要离开这里的决心。

    “吱呀——”

    就在这时,院门兀的开了,向珠迈着沉重的脚步走了进来,她看都不看桂芝,径自回了屋。

    桂芝快步跟上她,在她身后关上了房门。

    向珠木着脸迟迟不吭气,桂芝心里急燥的难受,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咋样?”

    不问还好,桂芝这一问瞬间点燃了向珠的怒火,“咋样!?你还有脸问!要不是你不中用,我也不会连份儿嫁妆都置办不起!”

    “老不死的,”向珠发疯似的对着对桂芝拳打脚踢,“我真是到了八辈子血霉才投生在你肚子里!”

    ******

    这次齐家的动作很快,不等向珠和桂芝反应过来,提亲的人就上门了。

    更令人意外的是,第一个上门的居然是春梅她娘!要知道,自打向梁父子下了大狱,春家人就再没露过面,甚至连向梁下葬那天都没派人来吊唁。

    “他大妗子,好些日子没见了。”春梅娘是空着手来的,按说求娶人家闺女,怎么也该意思意思,可春大落是谁啊,十里八乡出了名儿的老抠,“成不成还不一定呢,费那钱干啥!(春大落语)”

    “是啊,俺们这种上不了台面的穷亲戚,哪能入得了你们家的眼。”桂芝阴阳怪气的回道。

    “看你说的,这不是小梅前阵子进了城,俺们去...”

    桂芝不耐烦地打断了向氏的絮叨,“她姑,你找俺有啥事?俺正忙着哩!”没功夫跟你闲扯蛋。

    “当然是好事,大喜事!”向氏拉过桂芝的手,直接开门见山,“他大妗子,咱两家亲上加亲咋样?”

    “啥?!”桂芝一把甩开了向氏,开什么玩笑,她还指望向珠钓个金龟婿给她养老呢!要是嫁到春家...哼,想都没想!别说门,连窗户纸儿都没有!“珠儿她爹还没过百日,...”

    “所以才要趁着热孝里成亲啊!要真等出了孝,咱珠儿不熬成老姑娘了!”向氏‘一心一意’的为向珠打算,“俺们家椿子和珠儿正好年纪相当,咱们俩家又知根知底儿的,珠儿没了爹,我这当姑的还可劲儿疼她。不是我自夸,你问我那大儿媳就知道,我这婆婆算是十里八乡数得上的好婆婆了,又不管他们屋里的事儿...以后分了家,就是珠儿说了算!”

    “分家?”桂芝心说你家春大落舍得么,春椿那孩子也是个浮的,高不成低不就,整日游手好闲,怎么看也不是良配。

    向氏笑的不大自然,“分,肯定得分,俺们家就俩小子,不给他们给谁呀。你放心,到时候俺们跟着老大过。”

    “我有啥不放心的,”桂芝皮笑肉不笑的顶了一句,“我记得你们家椿子不是看上了北王庄的闺女?”

    “呷,没有的事儿!”向氏极力否认,北王庄的闺女多贵啊,张口就要十二两银子的彩礼,哪像向珠,不但不要聘礼,齐家还愿意出二十两银子的嫁妆。

    一想到白花花的银子,向氏的两眼险些弯成了元宝,“俺们椿子打小心眼子实,跟珠儿又是一块儿长起来的表兄妹,我也有闺女,咱们都是过来人,这过日子,最难得的不就是找个实心实意的人家?我这既当姑又当婆,你说这样的好事上哪找去!”

    至于春椿一听说春大落要他娶向珠,硬是闹了好几天没回家的事儿,向氏选择性的忽略了。

    哼,桂芝心中冷笑,“我就这么一个闺女,我还等着她以后给我养老呢。”

    向氏立马表态:“他大妗子,不是我说,你就是那享福的命。俺知道你心善不是那些卖儿卖女的刻薄人,你放心,等椿子娶了珠儿,肯定加倍孝顺你!”

    这些日子桂芝见惯了冷嘲热讽,冷不丁听向氏这么一捧,心里还挺受用。只是她不甘心招春椿做女婿,又怕过了这村儿没这店,万一向珠真熬成老姑娘...

    桂芝有些犯难,模棱两可道:“这事...我还得问问珠儿。再者,她爹没了,向金和向银又是那种情况,珠儿的事儿还得请三叔公做主。”

    向氏一看有门,为了保险起见,当天就嚷嚷的村里人尽皆知,桂芝又气又恼,却也无可奈何。

    “我不同意,要嫁你嫁!”向珠压根儿看不上春椿,娘俩又干了一仗。

    不过几天之后,向珠却又同意了。

    原来春椿在青檀的劝说和煽动下,哄着向珠‘回心转意’,直接生米做成了熟饭!

    这下桂芝也没资格拿捏春家了,两家火速交换了庚帖,日子就定在了八月十二。

    兆筱钰也没想到向珠的亲事定的这样草率,她痛快儿给了银子,他们家对向珠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听说向珠要成亲,大丫学着缝了一个喜包给她添妆。向珠很是嫌弃的收了,却压在箱底一起带到了春家。

    到了成亲那天,向珠简单的梳洗打扮过后,被人扶上了花轿。

    桂芝哭的稀里哗啦,破旧的大杂院渐渐被迎亲的队伍甩在了后头。可不知怎的,向珠坐在大红的喜轿里,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

    直到很久以后,她才幡然憬悟:原来关于向珠的一切,早在她踏上花轿的那刻起,就已经彻底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