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426 想落井下石?

    蒋红玉费心琢磨着用药方讨好苏云凉,却不知道苏云凉手中有着最好的炼药传承,那些药方对她来说不过是可有可无的存在。(www.k6uk.com)

    起先苏云凉为了藏拙,故意只挑了一些不怎么打眼的灵药出来,还对蒋红玉和蒋弘麟撒了个谎,说那些是她现在能够炼制的所有灵药。

    实际上,传承塔中所有的一阶灵药她都已经学会,并且炼制了不少灵药攒在手里。

    二阶灵药她虽然炼制得不多,但是她手中有着完善的药方,还有传承塔的演示功能,全部学会不过是时间问题。

    蒋红玉就是给她药方,也只是让她能够光明正大地“学会几种新的灵药”罢了。

    毕竟她没什么背景,身后又没有强大的靠山,突然学会那么多灵药,容易惹人怀疑不说,手中的药方还会遭人觊觎。

    可若是别人自己将药方送到她手里,情况就变得完全不同了。

    蒋红玉心里苦笑的时候,苏云凉正和家人聚餐。

    因为心情不错,她今天亲自下厨,做了一大桌色香味全的菜。

    肥兔子自从跟着她从南山猎场里出来,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阵仗。菜肴一摆上桌,它就馋得口水直流。

    要不是鬼藤动作够快,及时将它绑了起来,这只不老实的肥兔子恐怕已经不管不顾地跳上了桌,拼命祸害了。

    因为这个小插曲,苏云凉硬是没让肥兔子上桌,而是让鬼藤把它绑在旁边,任由它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大快朵颐。

    肥兔子顿时急了,跟鬼藤闹了好一会儿,可惜不管它怎么挣扎,也无法摆脱鬼藤的控制。

    它还想怒吼,可惜被鬼藤塞了满满一嘴,什么声音都叫不出来。

    最后,它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苏云凉他们吃完了一大桌子的美味,气得肚子都快饱了。

    苏云凉让鬼藤把它放开的时候,肥兔子瞬间瘫在了地上,绝望得像是一只死兔子。

    苏云凉走到它面前,用脚轻轻踢了踢它:“喂,你没事吧?”

    肥兔子动也不动,仿佛它已经死了。

    苏云凉又踢了踢它:“你确定不起来?我数三声,你要是再不起来,可就没吃的了。”

    肥兔子依旧不动:“……”这个大骗子,它才不姓呢!它刚刚都看到了,菜都吃完了!

    “真不动啊?”苏云凉故作遗憾地叹了口气,“哎,本来特意给你留了你一份,既然你不吃,那我给别人好了。”

    话音未落,刚刚还倒在地上装死的肥兔子瞬间立了起来,一双乌溜溜的脑袋直勾勾地看着苏云凉,透着几分狐疑和审视:“吃的呢?你自己说的,不能骗本大爷!”

    “谁稀罕骗你啊。”苏云凉嫌弃地撇了撇嘴,取出一个大瓷盆放在它面前,“拿去吃吧,吃完了记得洗干净。这可是你的专属食盆,摔了可就没了。”

    瓷盆又大又深,里头分出一个个格子,可以将不同种类的菜肴分别装进去,分量不多不少正好。

    这么一大盆,肥兔子怎么也能吃饱了。

    肥兔子大概也觉得自己能够吃饱,一看到这个大食盆,它的眼睛瞬间变得黑亮黑亮的:“你还真留了啊?算本大爷没看错你。”

    嘿嘿,它当初选择大美人当饲主果然是选对了!

    这要是选了别人,它去哪儿吃这样的美味呀。

    想当初它在南山猎场里头称王称霸的时候,也是打劫过那些人类的灵食的,当时还觉得味道真不错。

    现在回忆起来,它都想呸自己一声!

    它二黑可是堂堂妖兽,哪能屈尊降贵去吃那些垃圾玩意儿!

    苏云凉见它开始吃了,也就懒得多管,直接回了房间。

    她打算从今晚开始闭关,把引灵丹给炼制出来!

    云萱能够想到的事,她岂会想不到?

    东城区看似安全,其实自从杜家来闹过事之后,沈宅附近就多了许多耳目,都是各大势力派来探听消息的。

    她这个突如其来的二阶灵药师对于帝京的各大势力来说完全是个意外,不管是为了洛天身上的毒还是为了她的炼药能力,那些人都想探清她的底细。

    如今她当众说出引灵草和引灵丹,各大势力肯定已经收到了消息,就等着看好戏呢。

    她若是能够炼制出引灵丹,他们自然会前赴后继地蜂拥而来。

    若是她炼制不出来,那些人不仅要把她当成笑话,云家也会趁机发难,落井下石!

    她岂会给云萱这个机会?

    不就是引灵丹吗?她连洗髓丹都能炼制出来,就不信自己炼制不出引灵丹来!

    可惜她手中的引灵草只有一株,根本没有多余的引灵草供她浪费。

    她必须得小心再小心。

    所以炼制引灵丹之前,她打算先学习其他二阶灵药的炼制,等炼药能力上去了,再来炼制引灵丹。

    这样一算,她这次闭关怕是要花上不少时日。

    于是回房之前,苏云凉先和沈轻鸿深谈了一番,又抱着苏小白和苏小宝亲了好一阵,这才恋恋不舍地回了房间。

    眼看着房门在眼前关闭,沈轻鸿脸色变了变,心里有些失落。

    苏云凉的隐瞒让他有些难受,不过他知道,眼下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引灵草的消息传出去后,恐怕很快会有人上门试探。

    苏云凉在里面闭关,他不能让那些人察觉出里面并没有苏云凉的气息。

    所以他毫不迟疑地拿出准备好的阵旗,在正房周围布下重重阵法,把整个正房都笼罩了进去。

    这些阵法都是单向的,从外面进入阵法会被困住,但是从里面走出去,并不会受到影响。

    沈轻鸿布完阵后,这才松了口气。

    他想到南山猎场的那几天,心情又好了起来。

    苏云凉虽然没有直接告诉他,可是在南山猎场里的时候,她并没有刻意避开他,这已经是一种变相的透露了。

    他现在只当什么都不知道,早晚有一天,他会让苏云凉亲自向他打开心扉。

    “行了,进去吧。”朝苏小白和苏小宝招了招手,送他们回房间的时候,沈轻鸿忍不住多看了苏小宝一眼。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皇家灵武学院里的苏云雪再次收到了家里寄来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