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33章 物美价廉的《东京侯报》(第一更)

    第333章

    王洋回到了室子里,坐到了铁炉子边的榻沿,搓着手感慨万千。(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今天到底是什么鬼,风水不对?全都是这种令人摸不着头脑的社团名字……”

    “这样的社团名字很正常啊,万某倒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就像咱们的蹴鞠社,名字不也挺有特色的吗?”

    王洋想了想之后,一巴掌拍在大腿上,自己绝对不能屈从在那些丑恶势力的淫威之下。

    “可那也比叫什么小横桥下的老韩家要好。这么长的名字,不行,得有限制。限定队名不能超过五个字,不然指不定一会再来一个‘东京汴梁西边小横桥东头的老韩家’蹴鞠队,这怎么整?”

    “……咱们是不是管得太宽了?”万彬看着满脸正义感十足的王洋,哭笑不得地问道。“万一人家不愿意,那怎么办?”

    “改得也改,不改也得改,要不然他就别参加这场春季蹴鞠赛。”王洋站起了身来就要过去通知报名人员,就在这个时候,却看到了赵佶这位端王殿下一脸八卦地窜了进来。

    “巫山兄,大事情,朝堂上又出事了。”刚一进屋赵佶就冲王洋大呼小叫地道。

    “出什么事情了?”王洋一愣。

    “东坡先生今天玩了个大的,不想再留在朝堂之上,请求外调了。”赵佶窜进了房间之后给自己倒了杯茶水一饮而尽之后说道。

    “外调?看样子东坡先生顶不住压力了……”王洋不禁有些唏嘘,看样子,东坡先生又继续行走在历史的老路之上了。

    苏东坡终于受不了了,没日没夜被那些无数的旧党官员攻讦,一怒之下向太皇太后提出了请求外调,不过皇太后当庭婉劝其留下。

    但是,这果然证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苏大大已经有些心灰意冷了原本还想着回到了朝堂之后大干一场,可没想到,自打自己伤好上班之后,天天这么捣腾,谁能受得了。

    苏大大只是满脸的热血和正气,又不是王洋这样的厚脸皮,被人骂多了心灰意冷了,觉得与其在朝堂呆着还不如到外地去更逍遥一些。

    赵佶砸了砸嘴,无可奈何地叹息了一声。“是啊,任谁让人这么成日的往身上泼脏水,谁也受不了,而且这几年来,东坡先生出仕地方,过的反倒更逍遥痛快,哪像这朝堂,成日里勾心斗角,争取夺利……”

    虽然王洋很希望苏东坡这位文学巨子能够留在东京汴梁,但是自己最多也就只能够劝说几句,听不听在于对方。

    不过,以苏偶像那种见路不平就喜欢一声吼的脾气,留在朝堂里边,的确很容易得罪人,若是到了地方,以他苏学士的美名,再加上他在朝在野所拥有的威望,想必肯定能够过得比在帝都还要逍遥才对。

    朝堂之上的旧党,怕是也很希望这位旧党的疾先锋还是最好在各地继续流窜逍遥的好,总比成天在朝堂之上叽叽歪歪,攻讦自己人要好得太多。

    “东坡先生的事情咱们管不了,不过这蹴鞠社比赛的事情,你这位堂堂的端王殿下可得上点心,来,给你看样东西……”王洋走到了旁边,打开了一个木箱子,从里边取出了一个圆布兜。

    “这不就是蹴鞠球吗?咦,感觉这个似乎与咱们平时踢的有些不同,感觉好像要沉一些。”赵佶接到了手中,感受着这个表面是由六角型的皮革蒙成的崭新皮球,满脸新奇地忍不住开始用脚颠了颠。

    “好,感觉真不错,弹性十足,可就是感觉有些沉了,不像咱们之间的那种蹴鞠球轻灵。”赵佶不愧是球场上的老司机,很快便找到了这种结实的皮球的缺点。

    “那是因为之前咱们的蹴鞠球更多是用来玩花活的,所以以轻灵为主,而轻便带来的后果就是如果踢得稍远,球就容易发飘,不容易控制,而且因为蹴鞠球内的填充物和缝制不合格的原因,容易破损,常常一场球踢坏一两个也是常事……”

    但是这种蹴鞠球却不会,它用的是最好的硝制牛坡,而且都经过了手工缝制,里边的填充物既不是吹了气的猪尿泡,也不是那种容易受潮茅草,而用的是更坚韧的竹条编制而成。

    “这样的球,其结实程度可是要强过那咱们平时的蹴鞠球,不会再出现咱们前两天大力射门之时脚出球破的尴尬局面。”

    “那行,小弟我先去试上一试,看看是不是真的如兄台所言一般……”赵佶用脚麻利的一挑,用手接住了球之后,就迫不及待地窜了出去。

    赵佶来到了门外那片空地之上就开始兴致勃勃地颠起了球,看到王洋一脸无奈地也出来之后,吆喝了一声,然后脚背一送,把这个新球直接挑飞起来朝着数丈外的王洋飞过去。

    王洋迎着来球出脚一带,稳稳地将球停住,看到对面那兴致勃勃不停冲息勾手的赵佶,怎么看都像是在期待迎接飞秀的边牧一般,嗯,还好赵佶不知道边牧的形象,不然说不定这货会很好奇的把舌头伸出来比划一下。

    王洋一个潇洒的小摆腿,将球给踢了过去。而赵佶果然稳稳的接住。这家伙干脆让那梁师成和童贯这哥俩给他当对练,玩到满头冒汗,这才恋恋不舍地窜回了屋子里边灌了一大口凉水。

    “先生,这种球着实不错,虽然比起过去的蹴鞠球要重些,可是度却变快了不少,而且弹性十足……”不愧是昏君,除了干皇帝,做其他的都很有水平,至少只是玩了一会之后就能很有经验地评价了这种新球与老蹴鞠球之间的区别。

    “嗯,既然觉得不错,那到时候,咱们就把这种球列为比赛用球了。”王洋点了点头,回头就让那几个皮匠加紧制作。

    好歹是一场投资近万贯的大赛,比赛用球没有个三五百,怎么也得有一两百个。因为现如今的球都是手工制作,为了防止出现质量问题,导致比赛场上无球可踢,每场比赛都会准备五六个球。

    《东京侯报》的第五期赠接近三万份,仍旧是在最短的时间之内被一扫而空。而现如今,街头巷尾的人们都在谈论着《封神演义》里的那些人物,不论是那个白发才迎娶了个又丑又恶的肥婆的姜子牙。

    而正是因为有了像《封神演义》与《一千零一夜》这样的故事的存在,反倒使得《东京侯报》的第六期,也就是终于开始收费的第六期居然没有出现所有人想象中的那种销量大跌。

    第六期的《东京侯报》共三万份,而不到中午时分,只卖三文钱的《东京侯报》就被无数的《封神演义》与《一千零一夜》的读者们一扫而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