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21.121

    计程车里。(www.k6uk.com)

    终点编辑起了个大早一一然而, 大早上就收到了大噩耗。

    “今天有几个作者请假?”

    “愤怒猫、钟狂、城轲和越刀嗜血都跟各自的编辑说了。”

    “我靠, 怎么轻歌也不来了,第一天集体生病?”收到作者发来的请假消息后, 迷豆尝试挽留不果, 转头就怼:“你家钟狂又带头干什么了?”

    “这也能赖我家作者?都是成年人了, 你能不能成熟点?水土不服头一天不舒服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把火烧到钟岚身上, 程宇航就不乐意了。

    同一天身体不适, 是人看了都知道有猫腻, 不过本来就不是强制出席, 实在腾不出时间来,只在年会上露脸也是可以的,鲁哥安抚二人:“都消停点,屁大点事, 要不是有工资, 这破景点我还不爱去呢,这些作者一个比一个身娇体弱,不想暴晒很正常, 不去就不去呗。”

    迷豆气呼呼的:“拍全体照的时候怎么办?”

    “让甜糕把头p上去啊,她不是p图很厉害吗?”

    在座惟一的女编辑甜糕,因为低血糖而有气无力地反驳:“你对女孩子是有什么误解啊……”

    “我就开个玩笑,来,请你吃糖。”

    鲁哥从腰包里摸出一板巧克力, 塞到甜糕手中, 她剥开来一啃, 甜味在唇舌间漾开来,心理上登时好受许多,只是忍不住嘀咕,鲁哥看上去那么糙的爷们,居然会随身携带巧克力,还是甜度极高的牛奶味,真是看不出来。

    到了酒店,程宇航才想起来办理入住手续需要本人下来一一他知道小钟通宵了一晚上,今天才不想出席活动的,便以为她这会是该在补眠,本来就一万个心疼,才想自己走一趟把房卡拿上去。

    终点四组-宇航:抱歉,你还醒着吗?下来办一趟入住手续

    钟狂:好,现在下去

    钟狂:没事儿,我在码字,还没睡

    办好入住手续后,钟岚将睡死在床上的卓远川叫醒,让她到自己的房间里继续睡。

    终点给作者订的房间都是单人房,她也懒得改了,横竖两个晚上的事,便一起睡在大床上。

    码完一万字后,钟岚估摸着差不多有困意了,才爬上了床。

    卓远川的睡相挺安份的,不乱抱人也鲜少翻身,只不过睡得很低,不爱睡在枕头上,经常用头往她身上蹭,像只爱亲近人的大猫。

    头一天的集体活动,被大神们睡了过去。

    而老老实实出席活动的作者,不少都在翘首以盼这五位大神一一作者往往也是读者,也有心仪的男神,其中以城轲在作者之中的地位最为崇高,其次就是初次登场的钟狂,好奇他长相,或是有在追他的连载,平常很难在扣扣上联系到他,想当面结交后,见过面了,再交朋友就方便了。

    怎么都病了,这么巧合?

    难道是耍大牌吗?

    没这必要吧,除了钟狂,其他人往年也都准时出席……

    最失落的,莫过于曾与钟狂为敌,后来被他折服,一口一个狂哥的北爷了。

    他还以为今天就能见到狂哥呢!

    [网文江湖]年会应该开始了吧!没人尝试偷拍一下钟狂吗?求照片!

    好奇心杀死猫,也催使大家丧心病狂了起来。

    【3楼】华不绝:

    坐等钟狂高清无│码照片流出

    【11楼】我今天就要吃火锅:

    三楼说得太邪恶了

    不过没有现场作者出来吗?这次去的应该有不少新人吧,快来满足一下广大群众的好奇心啊!

    【33楼】欲生:

    咳咳,不才就是现场作者……

    让你们失望了,狂大第一天身体不适没有出席,还有四位大神也请假了,应该要等明天才能看见他们

    此结论一出,更是吊足了网友们的胃口。

    种种猜测,也成为了作者们热议的话题,连‘问一下编辑钟狂房号,去夜袭他’这种提议都蹦了出来。

    以往的年会,大神们的交流止于和网文界的八卦,而钟岚的加入,和《英雄联盟》的出现,让众人的关系从网友进化成了战友一一在网瘾青中年眼中,网游等于第二人生,何况是需要团队合作的游戏,玩久了,会有曾经出生入死的错觉。就连对游戏不感兴趣,平常远离人群的城轲,也被他们的氛围所感染,最后玩到一块去。

    在城轲眼中,钟狂的性格一点都不狂。

    她更像是这五人之中,平衡大家特色和脾性的粘合剂。

    虽然自她来了之后,群里更闹腾了,不过,他并不讨厌这种感觉。

    就在广大群众的翘首而盼中,来到了终点年会的第二天。

    出席年会的作者其中,不乏有背负着全村人的希望,争取拿到第一手资料,发到作者群里让大家八卦之心得到满足的。

    上午,由于要年会要拍照登台,集体化妆造型。

    来得早的先化,一批一批的安排,会化妆的女作者都倾向自己动手,倒是对此毫无概念的男作者乖乖坐好任其摆弄居多。钟岚不喜欢被陌生人碰来碰去,婉拒了这项服务,留在房间自己动手。

    于是,想在化妆时蹲钟狂真容的八卦作者们,又失算了。

    不过没关系,年会开始总要亮相吧!

    当然,并不是每个人都被蒙在鼓里,知道真相的五人,城轲和愤怒猫一脸耐人寻味,资历摆在那,不熟悉他俩的,都以为这两位大神走的严肃路子,不能随意开玩笑,这八卦之火便烧不到他们头上。至于资历尚浅的越刀嗜血,非主流长发搭配[超凶.jpg]的神色,问了两句问不出什么来,倒也没人敢打破沙锅问到底。

    剩下的突破口……

    “钟狂?我当然见过了,真是的,我跟她什么关系,好兄弟!”

    面对众人的簇拥,封轻歌满脸的洋洋得意。

    “有拍照吗?”

    “有也不给你们!”

    “我靠,吃独食,不厚道啊,那你形容一下他长什么样子呗,有你高吗?”

    “唔……”指腹摩娑着下巴,封轻歌思考着怎么卖关子:“没我高,不过长得特别惊人,不对,其实用‘惊吓’来形容可能会更加准确。”

    一张很‘惊吓’的脸,到底是什么样的?

    众人苦思不得其解,撬不开封轻歌的嘴,只能气呼呼地瞪他泄愤,只可惜连他脸皮最表面的一层都瞪不穿,看着嗨呀好气呀的网友们,被瞪得很过瘾。

    房间内。

    “好了吗?”

    “差不多了,我给你擦点定妆粉。”

    闭着眼睛的钟岚,只觉脸颊一阵微痒,听卓远川说好了,才睁开眼睛。

    “这么漂亮,我都不舍得给别人看了。”

    她不太会挑衣服,礼服就选了最保守不容易出错的经典款小黑裙。

    钟岚发量不少,平常懒得收拾,就一条清爽的马尾解决所有问题。卓远川却比她更有少女心,今日特地替她盘了看着无论扎还是解下来都很麻烦的繁复公主头,一半向后以一只水钻蝴蝶夹收束成辫,一半散落下来,符合她对好友的所有幻想一一精致不失柔媚的小公主。

    ……所以她经常觉得卓远川对她有点误解,也许这就是闺蜜眼中出公主吧。

    钟岚走至全身镜前,沉吟良久,得出结论:“果然很漂亮。”

    毋须谦虚,瘦下来之后,即使看习惯了,也依然觉得很好看。

    正因为美而自知,才如此珍惜这份得来不易的漂亮外形,时刻费心维护它。

    “可惜不能携眷出席。”卓远川略感遗憾。

    “你算哪门子的眷?”

    她瞥她一眼,抬手笑着整理她因为聚精汇神替她化妆而乱了的头发。

    “我是网文界大神的头号狗腿子,汪!”

    “你别逗我笑!我妆要裂了!”

    钟岚虚虚捂住脸。

    眼瞅着时间差不多到了,卓远川替她收拾好手包里用来补妆的小样,便打算送她下去。

    刚推开门,就碰见在门外等着的熟人。

    程宇航一抬眼,就和秒杀自己的大帅哥打了个照面。

    “编辑你来接我的吗?”

    “啊?对,对,这位是……?”

    是闺女的……不,是小钟的男朋友吗?

    用挑剔的目光将卓远川从上到下的审视了一遍,除了帅得轻浮之外,倒是挺相衬的。

    “我是她闺蜜远川,”帅哥笑着开嗓:“那钟岚你跟他下去吧,我去附近转一圈。”

    “好。”

    目送好友走远,钟岚转身侧眸:“你是挨个作者接下去的吗?”

    终点对作者的服务,居然体贴至斯。

    “走吧,我只是怕你迷路,找不到地方。”

    “……”

    钟岚很怀疑,好友跟编辑,都把她当弱智。

    另一边厢,入座后的终点作者,无不将目光瞟向椅背贴着‘钟狂’二字的空位。

    “你们怎么老盯着钟狂的位置,看看女作者不好吗?女生站的妹子好年轻啊。”

    “都没有特别漂亮的。”

    “也不能这么说吧……你看!那边进来了一个,我靠我靠快看!”

    尤如中学男生的窃窃私语,带动了早已入座的作者之间的气氛,早就等开场等得无聊的他们,一致将视线投向了入口。

    映入眼帘的,是少女如画的眉眼。

    漂亮脸孔在荧幕上看得多,现实中却难得,偶然得见一次,往往忍不住失态多看两眼。

    钟岚带的化妆品都很朴实,全是日常妆的色系,卓远川化妆包里全是鲜活大胆的颜色,自作主张的替她眼影上扫了闪粉。

    事实证明,她比钟岚更有审美。

    礼服如一束黑水,将她窈窕的身材勾勒得更动人,扬眸望向一排排的椅子,彷佛在寻找着什么。

    “我靠,这妹子的笔名叫什么?有人知道吗?以后女生站的推荐票都给她了!”

    “不知道啊我靠,不过待会看一下座位不就知道了吗?”

    “等等,这边坐的不都是主站作者吗?”

    等一下,那边的空位,就只剩下……

    在持久的瞪视下,美人在写着‘钟狂’笔名的位置坐下,与旁边坐着的城轲大神熟稔地攀谈起来。

    众人不瞪了。

    眼珠子都掉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