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零一章 青楼文会(三)

    留下这些笔墨纸砚,陈菩提倒不是说非要用来做些什么。(wWw.k6uK.cOm)只是单纯觉得这知客漂亮话说的好,不好拒绝。陈菩提的性格就是这样,不太会拒绝别人。

    知客走了之后,陈菩提环顾。

    怪不得之前说吃饭的时候,不管是知客还是旁边这一桌的客人看自己的眼神都这么奇怪。

    原来人家都是来谈论诗词歌赋的,一壶清茶,一美酒即可。只有自己和小蛮二人一人端着个大盘子山吃海喝的。估计这知客也是看出不妥了,才侧面提醒了下自己。

    ”怎么大家都看着咱们呢?“

    ”是不是我吃太多了?“

    ”那要不我不吃了......吧?“

    小蛮大概也看出了不妥,手里赚着个羊拐弯,怯生生的问道。

    ”没事,酒楼还不让吃东西了?这是哪门子的道理?他们愿意看就让他们看着,咱吃咱自己的。“

    陈菩提把小蛮放下的羊拐弯又给她托回去,塞到了嘴里。小蛮明显是高兴的,对于她来说,没什么比到嘴边的美食更具有吸引力了。于是就继续埋头猛吃。

    “那是谁啊,还真来吃饭了?看那样子怕是有好些年没吃过饭了吧?”

    李茂斜躺着,手里把玩着怀中佳人的柔荑,有些不屑的说道。其实陈菩提他应该是在前几天见过的。不过当时人挺多,加上自己心神不定一时间也就没认出来。今天他其实是不想来的,他是一个习惯被别人时时刻刻捧着,顺着的人物。平时一般都喜欢和比自己低一档的勋贵子弟来往,能满足自己时刻被奉承的心态。说白了,这李茂别看着五大三粗的,其实也是一颗玻璃心。

    ”你不也喝着吗?人家怎么就不能吃饭了。这不就是个吃饭的地方吗?“

    殷正嗤笑一声反讽道。

    ”殷正,摆正你自己的位置。你弟弟还算个国公世子。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嗤笑本王?“

    李茂将自己手中的杯子摔在了前面,瞄的位置是对的。不过力度依旧不足,只是在殷正面前划了一个完美的抛物线。

    ”王爷?你问问你自己,你那王爷值几个铜钱?都是兄弟,“两肋插刀”说的就是你吧?“

    殷正很生气。

    虽然弟弟打小就被过继给了叔父,可是这兄弟俩的感情却一直是好的。从小到大,弟弟顽劣没少给家里惹麻烦。有好多次,都是年纪大的殷正代自己的弟弟受罚,跪祠堂。不过说来也是奇怪,这兄弟俩虽然从小一起长大。可是性格却是截然不同,弟弟顽劣,哥哥却很是稳重。

    年纪轻轻就已经是羽林军的陪戎校尉了。

    去年的时候,还迎娶了清河崔氏的二房庶女。说起来,这崔玉佛见了也是要称呼一声姐夫的。

    今天,他一个武夫本不会参加这样的场合,是被萧锐硬拉来的。原本想照个面就走的,可是不巧碰见了李茂。于是就这么留了下来,至于想干什么那就不知道了。唯一,能提供的线索就是。

    殷元昨天醒过来了,孙神医说,抢救及时命保住了。至于以后能不能再站起来,那就得看日后的恢复情况了。不过即便是能站的起来,这日后怕是也要落下一些残疾了。

    所以,他视李茂如寇仇。

    ”你......“

    李茂怒火中烧,虽然他也知道殷元的残疾和自己有很大关系。可是那有怎么样呢?当时的情形逼得自己不得不那样做。那么大的黑熊啊,一张嘴就把人撕成了两半。自己要不是灵机一动,怕是死的就是自己了吧。郎五武艺算是不俗了吧,到现在连个囫囵尸首都没找回来。这能怨本王吗?

    啊?

    能怨本王吗?

    “好了,都少说两句,都是斯文人,搞的这么剑拔弩张干什么?白白的让别人看了笑话。”

    崔玉佛放下手中的杯子,一手扶额,另一只手用手指轻轻叩着桌子说道。

    “我给玉佛兄一个面子,不与你计较。”

    李茂说着话,好像还挺委屈。

    殷正也不再言语,只是这眉宇间的戾气是怎么都遮挡不住。

    ”快点,我让我哥哥在这莺歌苑给咱留了位置,正好对着崔家的玉佛公子。咱们可以近距离一睹玉佛公子风姿。“

    说话间十几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二八姑娘,从一排马车上下来,顺着早已安排好的通道,一股脑的扎进了二楼的包厢。

    暗香袭人,把大堂的一群”少年凉“激动的不能自已。

    这些都是国公尚书,侍郎将军家的小姐。不管模样如何,只要有幸娶的一个。别说是少奋斗二十年,那就是一步登天也不是不可能的。十年寒窗,不一定比得上和这些官家小姐花前月下来的容易。

    不过,这读书人呀就是这样,即便是心里痒的都露出那股子骚劲了。也不愿意在人前显露出来,都喜欢憋着。好像这样比较有快感。不过是不是在暗中摩拳擦掌,等着一飞冲天那就无人得知喽。

    ”铮,铮,铮.......“

    一阵很有节奏的敲击声随之响起。大家把目光放在了这声音的源头。

    一个身着彩衣的漂亮姑娘拿着手里铜磬,不间断的敲击。待场中安静下来之后,就往后站了站,侧出一个身位。从彩衣姑娘的身后走出来一个艳光四射的半老徐娘。朝着场中的各位颔首行礼。

    这半老徐娘正是这莺歌苑的妈妈,扈娘子。

    ”各位都是我大唐的年轻栋梁,人中龙凤。往年的文会都是在我朝皇家园林里举行。今日屈尊此处,实在让我这小小的莺歌苑蓬荜生辉倍感荣幸。我这小小的风月之地能有幸沾染这国朝的文气,确实是夺天之举。希望各位才子都能发挥出自己的最佳水平,为我大唐的文华添彩。“

    这大唐就是这样,连个妓院里的老鸨都带着那么一股子豪气。

    扈娘子待下边的士子学生安静下来之后,继续做起了介绍。

    此次的评审规格很高。

    文会交流内容一共分为琴棋书画诗词五项。

    琴艺的评判者是宫中的乐师,棋道是太学精通十九道的棋博士。

    书法的评判者来头最大,是年近古稀的大书法家欧阳询。他与虞世南俱以书法驰名,并称“欧虞”,以其书于平正中见险绝最为著名,这样的大家被请来当作评判,可见这崔家的麒麟子确实是很值得回味。

    老爷子在家仆的搀扶下居中落座,期间崔玉佛和太学的几个博士亲自上前行礼。崔玉佛执的是弟子礼,不过这老爷子大概是有些老眼昏花,并没有做出什么表示。

    画技的评判者是司封郎中阎立本,虽然年纪轻轻,官职不大,可是在书画上已经是颇有造诣。所做之画,在这长安城中也是一纸难求。

    诗词赏析,是压轴大戏,由各位评审一致评判。

    暮烟姑娘也会在全程参与其中,这对慕艾佳人的”少年凉“们来说,就是另外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