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章 珞宇是谁

    另外两个亲传弟子都以他马首是瞻,也随着他的目光望去,本来傲世轻物的表情瞬间僵硬。(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其中一人面目突转阴沉,皱着眉头,疑惑道:“珞宇?石洪?是谁?怎么没听说过?”

    其余跟班也都惊讶不已,立刻七嘴八舌询问起来。

    “生擒无心老祖?就是那个在天玄通缉令上挂了十几年的无心老祖?”

    “这两个人是什么修为?能抓住无心老祖?”

    “这老魔头怕不得有大合境的修为?竟然能够将他生擒?”

    执事见他们面色红了又紫,紫了又青,干笑一声,忙道:“几位师兄这次出去的时间长了些,所以才不知道这些新鲜事。这珞宇是半年前新晋的亲传弟子,有着化形级的资质,还是极为稀少的雷属性,当时各峰首座为了争他做弟子吵了好几天呢,结果他最后拜进了隐昱峰。还有这个石洪,是隐昱峰首座新收的记名弟子。”

    “啊?隐昱峰?”

    三位亲传弟子还能端住稳重的架子,只是面露惊疑,眉头拧在一起。后面的那些跟班的内门弟子本来就在猜测不已,现在闻言彻底炸了锅。

    “化形级?还雷属性?”

    “隐昱峰什么时候开始收弟子了?”

    “大半年前?外门弟子的考教不是还有一段时间吗?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突然收徒?”

    为首的亲传弟子不悦地哼了一声,众人顿时闭嘴,可见其威望甚高。他沉着脸,皱着眉,沉声道:“少说这些没用的。这两人修为如何?”

    “嗯……”那位执事犹豫了一下,看着他的脸色,小心翼翼地说:“这两人都是,都是初元境,大概是中后期吧。”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长大了嘴,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眼神里写满了不相信,很快有人叫嚣起来:“你说什么?你脑子没问题吧?初元境就能生擒无心老祖?那我们岂不都白活了?”

    执事一头冷汗,连忙解释道:“众位师兄先不要急,听我细细解释。这个石洪本来就是外门的弟子,资质嘛,很普通,是隐昱峰首座一时兴起收的记名弟子。至于珞宇,我倒是不敢肯定他的修为到底如何,只是听说他心机颇深,从一开始就用秘法掩饰修为,是以没人知道他到底修炼到什么程度。不过那时他入门才三个多月,就算修炼得再快也不可能达到聚灵的境界。当时有传言说无心老祖身受重伤,正好让他们俩捡了个便宜,这种说法倒是更加可信一些。”

    “隐昱峰,珞宇。”为首的亲传弟子轻轻念着这个名字,也没有了继续待在这里的心思,直接把清点归纳的事情都甩给那几个执事,沉着脸离去了。

    其他人都看着他的脸色,紧跟着离开,一群人直奔珮峦殿。

    他们还没有回去,珮峦殿所在的山上便已经有不少弟子出来静候,之前跟珞宇发生过冲突的两个亲传弟子更是站在最前方,见这群人回来,立刻迎上前来:“齐师兄回来了。”

    可是却没有得到回应。

    这两人见齐云翊脸色不好,连跟众人打招呼的心情都没有了,便知道他情绪不佳,迅速遣散了人群,赶快跟着他一路朝着某个殿堂深处去了。

    这里正是这位珮峦殿大弟子的住处,能跟着他进来的只有几位亲传弟子和心腹手下。齐云翊知道那些执事说的只是人尽皆知的传言,真正可靠的消息还是要靠自己多年以来的心腹,一坐下便开口问道:“最近都发生了什么事?那个珞宇又是怎么回事?”

    接过一盏茶水,就听一个内门弟子恭敬答道:“此人是十个月前被生荣谷的蓠长老从外面带回来的,当天就测得他有化形级的雷属性,还有引灵七级的风属性。资质确认之后,各峰首座长老纷纷出关争抢,最后宗主决定在明心殿内公平竞争,让他自行挑选。听说当时各峰都许下了不少好处,可是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最后竟然选择了隐昱峰。”

    这人一看就是长期专门收集情报,个中细节竟也知道不少,说起来条理清晰,头头是道。

    齐云翊抿了一口茶,淡淡问道:“那师父也去了?”

    “是呀,首座也去了,听说当时又跟三源殿首座吵得不可开交,据说,据说……”

    这人忽然就不敢继续说下去了,一脸惶恐地看着齐云翊。可是当齐云翊没有听到下文,抬眼看他的时候,这人又不敢与其对视,慌忙低下了头。

    齐云翊见了,哪里还不知道接下来肯定没有什么好话,要不然此人怎么会是这幅失张失志的样子。他平日里最看不上这种遇着点事就把慌乱都写在脸上的家伙,心中冷哼一声,斜眼瞥着这个内门弟子,不悦道:“据说什么?有什么就说什么,你有什么好怕的?”

    这人扫了一眼周围的其他人,发现他们都没有帮忙救场的意思,看来这话还得自己来说,于是只能硬着头皮道:“据说,首座连首席亲传弟子之位都许下了,可是他……他还是没来。”

    话音刚落,便听咔的一声!齐云翊手中的杯子彻底碎裂开来,破裂的瓷片和溅落的茶水还没落到地上,就已经被一股霸道的灵力化为乌有。

    齐云翊刚刚才好容易压制下来的情绪瞬间烟消云散,表情渐沉得犹如暴风雨前密不透风的乌云,地位稍微低一些的人大气都不敢出,一个个噤若寒蝉。

    那个第一次见面就恨不得跟珞宇动手的亲传弟子倒是不怕,这个时候还敢在旁添油加醋。他翘着二郎腿,身体前探,眉毛一挑,冲着那个汇报情况的可怜弟子调侃道:“你说了半天都没有说到重点,你怎么不说说他跟夏佺殷走得有多近呢?”

    这话一出,齐云翊和另外几个刚回来的弟子,瞬间齐刷刷地看向他,数道冰冷的目光甚至可以冻结空气。这人却还是怡然自得,重新坐直身体,继续颠着二郎腿,恨不得他们当场爆发才好,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欠揍表情。

    最后还是齐云翊冷声问道:“还有这样的事?说具体的。”

    被几位亲传弟子用冷酷的眼神盯着,那名汇报近况的弟子连忙战战兢兢答道:“他们二人第一次相遇应该是六个月前,在渐涣川听课的时候。那次景郁和司空两位师兄见夏佺殷又在多管闲事,想要教训他一下,结果那个珞宇莫名其妙地跳出来插了一脚。自那之后,两人就越走越近,经常一起出现。珞宇还常来我们珮峦殿找他,也不知道两人在干什么,一待就是一整天,而且最近来得愈发勤了。哦对,还有一个渐涣川的亲传弟子,叫鱼行的,跟他们两人也颇为相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