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零四章 最美的逆行

    “虽然不知道你到底要去做什么,但是祝你好运。(Www.K6uk.Com)”刘远海没有权限知道罗川他们的计划,但他对罗川迷一般的认可,破壁者不会让他们失望。

    看到从楼中冲出的黑色身影,下方的士兵清楚,他们的任务结束了。破壁者向西,他们向东,剑指高墙。

    南都南部高墙,建成最晚。不少高墙设施都没有安装完毕,巨型异兽将这里当做了高墙的七寸,破坏高墙之后,将此地当成了绞肉机。

    无论是人类部队,还是异兽集群,都将此地当成了主要战场。林天祥看到一条条战讯通报,感觉到了头皮发麻。一天一个旅的伤亡,让他无法相信这是现代化战争。

    “通知三十旅顶上去,务必将异兽从破口处推回去。”很无奈空军这张最后底牌他暂时还不想动用,只能靠人力去顶住异兽群的空地一体打击。

    三十旅还未抵达,一处偏内的阵地已经硝烟散去。破损的坦克,坠落的直升飞机,还有密麻麻成堆的异兽尸体,当然更少不了变成嫣红的绿。

    张伟的懦弱又救了他一命,他无法相信,到现在阵地上只剩下了他一人。“连长,王山河…死了,死了,都死了…”

    回应他的是烟雾后方的一声兽吼,太恐怖了,他将手中的枪一丢。飞快跑下阵地,飞快转入林子,从乡间小道跑上了公路。当他确定异兽没有跟上了之时,他嗷嗷嗷大哭。“不当了,不当兵了,我要回去,我要回家。”

    张伟在沿路行走间,想到自己身份,他灵机一动,进入人去楼空的房子中找出一件大袍子。把周身裹得严实,又在外面套上了,印有国家一建的白大褂,再找了一顶民工的帽子,这才放心往城内走。

    张伟跑的很快,长途奔跑数十分钟后,张伟赶上了一队撤离队伍。

    这支队伍是基建民工,原本是打算留下他们进行抢修,然而却不曾想到这里的战斗打成了绞肉机。抢修根本没有机会,故而现在他们也要撤离了。

    除少量护送队伍,军人向前平民向后。

    面对护送的军人,张伟不敢直视。他努力将头埋在大袍子当中,他下定决心等下到了地点就上车,在此之前无论是谁搭理,他都绝不抬头。

    直到他听到一声闻讯,“当兵的小哥,你认识张伟吗?”

    问话的是一个妇人,她和这里所有人都一样,穿着一身黄色大褂。士兵摇了摇头,继续尽职的进行护卫。

    老妇换了一个士兵,继续问道:“你认识张伟吗?”

    张伟周身一颤,他不敢想象,母亲竟然来到了南都,还参加了基建。回家的主要原因就是见母亲,他如何不能激动。激动中他忘记了隐藏。

    张伟跌跌撞撞冲地上站起,高大的身躯,挡在了老妇的前头。“妈。”

    这声妈,让老妇人猛的抬头,她看到了张伟被硝烟熏黄的脸孔。她先是两眼一红,其后不顾形象的抓住张伟。“走,跟我回去,不准你当兵了。”

    张伟本来就打算当逃兵,被如此一拉更加坚定了自己回去的决心,只是这样似乎暴露了。

    士兵面容不善,火辣辣的目光近乎将张伟身上的大袍穿透。张伟心中暗叫不好,正当士兵准备开口询问之际,远处发出震天爆炸。

    即便这里隔得老远,所有人都觉得大地都是一颤。那里就是张伟逃过来的地方,张伟也清楚这种爆炸代表着什么。

    心头默默的感觉难受,尤其在民工大叔吐出一句:“那些娃子,怕是又要死光了。”他心头的痛达到了顶峰。

    痛很快被另外一种情绪代替,从远处阵地涌出一片阴云。

    “防空准备。”

    这里的兵力不多,仅仅只有一个班。士兵没有心思去管张伟了,他飞快爬上高射机枪。在阴云放大之际,重重扣下扳机。

    几架高射机枪,根本不足以撑起火力网,飞行异兽连切割气流都没用。扑到机枪阵地,将士兵高高抓飞在空。

    “啊”,士兵凄惨叫喊须臾消失,在天际化作了一道道碎片。

    张伟将母亲牢牢护在身下,当异兽杀光士兵开始屠杀民工之时。他一跃而起,抓起高射机枪,向天挥出一条巨大的鞭子。

    突然响起的机枪,让享受屠杀的飞行异兽措不及防。当场跌落数头,重新飞天规避之后,它们也不打算再给张伟机会,一道道切割气流飞出,天空顿时扭曲。

    “儿啊,快跑。”张伟母亲,看到汹涌而来的飞行异兽群,几乎第一时间向着张伟扑去。然而她哪里能够比得上飞行异兽的速度,就算她跑到,也不过是见到一具头身分离的尸体。

    危机时刻,一枚枚呼啸的火箭弹将扑下的飞行异兽拦腰截断。

    异兽找到了新目标,那是一架武装直升飞机。直升飞机,吸引住异兽群,一面拔高,一面吐出火舌。他打算将这群飞行异兽带走。

    飞行异兽对于直升飞机上的吸引喇叭,有着迷一般的错爱,它们立即放弃地面攻击。转向直升飞机扑去。

    数分钟后,直升飞机在空中分解。然而异兽依旧没有机会重新返回,又是数量直升飞机,盘旋着,对异兽群进行吸引。

    飞行异兽越来越远,张伟的心越来越痛。

    当一抹绿色带着撤离用的长途汽车赶到。张伟清楚安全了,一张张青涩的面孔在他眼前浮动。他怪异想到了死去的战友,他们想回家么?

    远处枪声再起,绿色如同开阀的洪流,与对撞黑色潮水。两股水流激昂,勇猛,双双无所畏惧。冲撞的尖端血光四溅,,雷声震天。

    靠窗安置好母亲,张伟没有去问母亲到这里参加基建的缘由,也没有去问父亲去了哪里。他回应了一眼车下军官警惕的眼神,其后走下车门,每走一步就解开一颗纽扣。当他从新来到母亲的车窗前时,他与那些绿并无差别。

    张伟从小就是懦弱,父亲为了改变自己,让自己当兵,母亲为此和父亲有过大吵。在母亲心中自己就该一辈子被她保护,这个保护自始至终自己都没想过回报。

    当异兽飞临的时候,当张伟重新抬起机枪,他找到了怯懦的源头。他一直觉得家是自己的后盾,但当异兽飞临,他才发现这个后盾的屡弱。

    现在的他突然觉得满足,母亲见过了,他心中有一个超越父亲的英雄想要出来。

    车辆缓缓开动,母亲看到了车下的儿子,顿时变得紧张。她大力拍打车窗“不当了,不当兵了,我们回家。”

    张伟汇入了绿色,向着汽车挥手,大喊。“妈,我不回去了。”

    车辆越走越远,一路尘烟。张伟低下头不敢面对少校的目光。

    少校眼光毒辣,当看到张伟的第一眼,他就清楚这是一个逃兵。本想马上采取措施,却见这个逃兵从车上走下,当听到他的喊声,这才清楚妇人是逃兵的母亲。行为不可接受,却能理解。

    少校拍向一脸决绝的张伟肩头,“士兵,打完异兽,我们一起回家。”

    “打完异兽,我们一起回家。”张伟点头含笑。

    “上等兵张伟,请求归队。”

    “准。”

    队伍转身,背对离去的车队。张伟喃喃,不断重复:“我叫张伟,我是军人,面对危险,我逆流而行……”

    前方是惨烈战斗,异兽的吼叫压迫着大伙的内心。张伟的自言自语,开始了传染,这些都是新临战场的新兵,他们没有比张伟胆大多少。

    “我叫,刘强”

    “我叫周方宇。”

    “我叫王天成”

    “金文”“韩文斌”

    “…我们是军人,面对危险,我们逆流而行…”

    踏入战场,他们不再回头。

    南都市区,天空上不可见的黑色漩涡,密集的洒落丝线。罗川抬起的头颅渐渐放下。“老师,屠神工程现在启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