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十六章 反向暗示一波

    天边的最后一抹残夕被吞没,整个世界陷入黑暗。(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在灯红酒绿霓虹闪烁的城市上空,东方青月脚踏飞剑,白裙飘飞如仙,穿过这一片繁华。而守寂真人,也驾驭着飞剑,紧随其旁。

    说起来,今天的东方青月之所以换上白裙,还是守寂真人好说歹说劝服的结果,原本她执意为死得好惨的孙白披麻戴孝,不肯将丧服脱下,说这是对于已经安息的孙白的不敬。

    最后守寂真人费尽口舌,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凭借三寸不烂之舌,将穿丧服这件事,信口胡诌到可能引起两盟大战,导致生灵涂炭的夸张程度,这才让东方青月勉为其难很是不情愿地换上了一身白裙。

    其实他有一点倒也没说错,穿着丧服去人家拜会,确实是一种很不礼貌很不尊重的行为,尤其是对方身份还是妖盟的小公主。若是让那些妖族知道,肯定会不满的,若是遇到些脾气暴躁性子太直的妖族,大打出手都是有可能的。

    “东方长老,既然净明禅师已经伏诛,不知你准备何时动身返回总盟啊?”

    御剑飞行的途中,守寂真人装作不在的模样随口问道。

    之所以关心这个问题,因为他慌啊!

    自从得知那孙白和这东方家执剑长老的奸情后,守寂真人可谓是茶饭不思,整日惶惶不可终日,觉得一旦事情败露自己第一个要被灭口。

    这东方青月,简直就像是一枚定时炸弹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直接炸了,现在他唯一的心愿,就是早点将这尊大神给送走,不要来祸害自己了。

    以她远高于自己的执剑长老职位,加上这次还是受了盟令下山来江城执行任务,住在分盟墟界很是于情于理,身为堂主的守寂真人也不好明说什么。

    东方青月目露哀伤,语气郑重道:“我决定在孙白的衣冠冢前,为他奉香守灵七七四十九日,然后再做回盟的打算!”

    七七四十九日……

    听到这个时间,守寂真人内心咯噔了一下,这也实在太长了些吧。

    “可是我担心东方长老你这么久才回去,族内亲人还有师尊会担忧啊,更何况如今东方长老你婚期将近,也许得好好筹备一番才行啊!”尽管不能明说,但暗示一波还是可以的,守寂真人如是说道。

    听到这番话,东方青月似乎深表赞同,点了点头。

    见到她点头赞同,守寂真人内心一喜,心想这东方长老终于明白自己的良苦用心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修书一封回去,告诉家族我要为孙白奉香守灵,让他们将婚期延后一段时间好了。”东方青月很是理所当然地开口道。

    守寂真人差点一口气接不上来,直接从飞剑上栽落下去。

    这东方家的执剑长老,真的不是个白痴么?

    这么浅显的暗示,都听不出来,我这明明是让她麻利点早点回去啊,怎么就反向暗示了呢,还要主动修书败露和孙白的奸情,这不是嫌我命活得太长了么?

    反向暗示了一波的他,现在内心很沧桑很憋屈很郁闷,可是还不能明说。

    可紧接着,他发现自己郁闷得有些太早了。

    “守寂堂主你就放心好了,我东方青月不是忘恩负义之人,一定不会忘记孙白的。以后每年这个时候,都会前来为孙白奉香祭拜的!”

    放心个鬼啊放心,我真的不是暗示的这个意思啊,还能不能好好交流了……

    守寂真人欲哭无泪,这完全没法交流啊,只能怀着满腔的心酸苦楚,默默望天。

    御剑飞行的速度何其快,不多时,两人便抵达了目的地,楚家。

    同时,御剑于半空的他们两人,也遇到了身为妖盟护法的美妇人。

    “妖盟的青思护法大人,我与道盟新晋的执剑长老东方青月,特意来此拜会小公主了!”守寂真人抱拳行礼道。

    而美妇人的目光,在东方青月出现后,却一直落在她的身上,还有那柄青月剑上。

    “你便是东方家最近盛传的那剑道天才吧,你的师尊……剑主他,近来可还安好?”

    话题涉及到了师尊,东方青月郑重行礼答道:“师尊他久居剑峰之顶,潜心修行很少露面,晚辈也以近三年只问其音,未见其人了。”

    “多少年了,他果然还是老样子啊……既已红尘为仙,无敌于当世,又何苦如此困顿自己呢。”美妇人脸上露出黯然苦笑,似在感慨着什么。

    “师尊曾言,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因此修行一途,不敢懈怠!”

    接着,东方青月有些疑惑地问道:“莫非青思护法前辈,曾与师尊有旧?”

    也难怪她会有此疑问,因为先前美妇人的神态和话语,无不彰显着非同寻常。

    “不过曾相识罢了。”美妇人轻声叹道。

    然后,她望着东方青月脚下所踏的青月剑,面露缅怀之色,接着道:“这柄剑既然如今在你手中,你自当好生努力才是,可莫要辱没了这柄剑,当年在他手中的威名。”

    “谨遵前辈教诲!”

    东方青月在此行礼,现在她可以确定了,这妖盟的青思护法,确实和自己的师尊有旧,并且关系匪浅,而不是如她所言的只是曾相识。

    这话语中的“他”,指的便是自己的师尊,剑主。

    现在的修行界内,已经很少有人知晓,数百年前,在师尊还未成为剑主之前,所用佩剑便是无上道器青月神剑。只是后来,青月剑被他所弃,另择了一柄剑。

    那柄剑,为天下第一剑。

    “小公主就在屋内,你们自行前去吧,但是切记一点,莫要在人前暴露小公主的身份,尤其是在那叫宁夜的少年面前。”临走时,美妇人吩咐叮嘱道。

    之所以如此叮嘱,还是因为小公主实在太粘太喜爱那个宁夜了,就像是真的将之作为爸爸般。

    美妇人担心,若是那宁夜知晓了小公主的真实身份,会利用小公主对她的依赖喜爱,借此大作文章。到时候有小公主做挡箭牌,谁也奈何不了他。

    “宁夜······”

    东方青月默念了声这个名字,虽然不认识这名字的主人,不知晓这名字的身份,但还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记住了。

    而此时,因为肩部突现金鳞之事,而耽搁了良久的宁夜,也穿好了衣服,准备离开房间去到楼下了,

    他自然不会想到,第一次笑因为他,第一次哭也是为了他的绝世美少女,道盟路痴执剑长老东方青月,此时正在屋外朝大门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