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八十九回 昆仑山之战

    转眼间离赴昆仑之约还有半日。(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这日深夜,殷武庚径直在宫中甬道行走,少时来到了藏宝阁面前。其实殷武庚之前已经打开藏宝阁进去查看过一番,里面仅有的几件中品法宝也被多宝道人偷走了,里面空空荡荡也不剩什么了。不过之前从龙吉手中收走的紫绶仙衣、金蛟剪、缚龙索以及混元金斗都存放在藏宝阁中。大战在即,殷武庚需要取出这些法宝,尤其是——混元金斗。此宝夺天地造化,大罗金仙之下一律收之,跟孔宣的五色神光不遑多让。

    殷武庚将混元金斗托在手中,心思:‘我的紫雷锤已经融合完毕,但是这先天灵宝毕竟威力过大,若失手打伤了阐教门人也是不妥,只会加重两教的怨气;这混元金斗只拿人,不伤人,倒是首选。’随即将金斗放入了袖中收好。

    二教约战之时定在午时,待卯时,殷武庚将宫中诸仙召集在龙虎殿上,只听他说:“今日赴阐教之约,只为取剑不为伤人,元始师伯指明叫我一人迎战,若我一个人去显得截教无人,若是都带去,倒觉得是我怕了阐教。所以……”

    殷武庚顿了一下,说道:“龙吉、紫竹仙、镇元子与我同去。奎牛兄与鬼谷子、灵曦留在宫中看守宫门。”

    此言一出灵曦倒是不乐意了,噘着嘴叫道:“师父!我也要去!我还没去过昆仑山哪!”

    殷武庚摇了摇头说道:“那里毕竟是阐教的地盘,难保不会有什么意外,你道行太低,还是留下的好。”

    正说着,突然宫门处传来一个声音:“这等大事,怎么能没有我?”殷武庚扭头一看,面上微微一喜,原来是马遂回来了。

    只见马遂捏着两撇小胡子,披头散发笑嘻嘻而来,口中叫道:“我痴仙总是迟到,不过这次总是赶上了,就让我陪殷兄弟同去。”

    其实马遂跟无当圣母乃是同辈,都是教主第一代弟子,不过并非教主入室的四大弟子,但也是座下随侍七仙之一,颇有地位。论辈分,殷武庚得叫声师叔,不过教主已经下令由殷武庚接任大弟子,马遂也得认可,所以干脆以兄弟相称。殷武庚也不介意称呼,就此皆大欢喜。

    “也好。”殷武庚见马遂想去,便答应了。如此一来,便有马遂、龙吉、紫竹仙和镇元子四人陪同殷武庚前去。临行前,殷武庚将紫绶仙衣让龙吉换上,又将金蛟剪交给龙吉,将缚龙索交给了镇元子防身。

    昆仑山半山腰处有一个镜月湖,湖面平静无风,坐北朝南立着一个赏月台。今日,早有元始天尊携广成子等八位弟子以及杨戬、雷震子等候在此。另外还有一人,乃是八景宫老子的大徒弟‘玄都师’。连这极少出宫门的人都来观战,足见八景宫也不能全然不理仙界之事。

    元始天尊乃是圣人,所到之处瑞气千条,祥云照顶,耀的湖面一阵阵的反射光华。到了午时,一声钟响。众人抬头看去,只见殷武庚跨九灵元圣而来,两侧挂蛟龙双鞭;身后四人,龙吉和马遂众仙都认得,但是紫竹仙和镇元子不曾见过。

    元始天尊心思:‘为何这天庭的公主也一起而来?还有这两个散仙模样的,不曾见过。没想到短短时日截教竟然能重聚人心,这殷武庚倒有点本事……’

    四人落在观月台外,殷武庚下了坐骑,一抖黑袍,朝元始天尊和诸仙拱了拱手,声如洪钟道:“截教大弟子殷武庚率领四位门人拜见阐教教主及诸位道友!祝教主圣寿无疆!”

    元始天尊点了点头,其余诸仙也都起手还礼。天尊道:“十日前,二教有言在先,今日决定诛仙剑与戮仙剑的归属。汝有截教精义,我有阐教道行,二教各有千秋,所谓道有千条,实则并无高下之分,全在修仙之人耳。我阐教门人不多,但都是有德之辈,知逆顺;但截教中人,虽号称万仙却被毛戴角,不分门类一概收入门下,可惜了截教的精深。”

    殷武庚背着手淡淡一笑,答道:“晚辈倒与师伯看法不同。仙祖鸿钧传道时曾说过‘凡有九窍者皆可成仙’,被毛戴角者也是九窍,师伯为何不一视同仁?这岂非有违仙祖的训示?我倒认为,不但是有九窍者可入仙流,但凡一心向道者,皆有道心,亦皆可入仙流。至于能否成正果那就要看各自的造化了。”

    此言一出众仙哗然,众人没想到殷武庚区区三百年的见识,竟然敢提出如此大胆的教义,不禁各自动容。

    元始天尊捋了捋须,说道:“小友能有这些想法倒是难得。不过道如渊海岂在夸口?贫道也不为难你,也不说二教谁高谁低,只要你今日胜了我两位门下弟子,诛仙剑和戮仙剑便由你拿去吧。”话一落因,广成子抱着仙匣走出观月台,向殷武庚展示了一番又拿回了亭子,放在其中。

    “不知是哪位道友先让殷武庚讨教?”殷武庚问。

    正在此时,突然又有两道身影走上山来,殷武庚见了这两人不禁眉头微微一皱:‘果然不出所料,他们也来了……’

    只见燃灯道人和洪锦踱步而来,朝着元始天尊行礼道:“听说今日二教有约,乃仙界罕见之事。弟子携带门人特来观看。”元始天尊微微点头,让二人站在一旁。

    燃灯道人得意的看了殷武庚一眼,笑道:“殷小友,久违了。”

    殷武庚岂能不知道燃灯的如意算盘,暗思:‘他今日敢大摇大摆而来,必然是料定我不敢在昆仑山动他,罢了,先不要理会他,还是集中精力备战。’

    那边龙吉可没这好脾气,伸手指着洪锦叫道:“洪锦!你这缩头乌龟还好意思出现?”

    洪锦被这一骂也气红了脸,忍着气冷笑道:“你骂谁?我可是你的夫君!你骂我岂不是骂你自己!”

    “呸!”龙吉一咬嘴唇,当着众人面一字一句说道:“我龙吉可没有你这样的夫君。我已经让月老拆了红线,又奏明帝父解除了你我的一纸婚约!你已经被消了神籍,你我再无关系!”

    龙吉当众说出家丑,这让洪锦有些没想到。一旁的马遂冷笑道:“洪锦,当日你和燃灯老儿趁我与殷兄弟不在,假借旨意围剿碧游宫杀戮众仙,这等大罪你还好意思出现在昆仑山?”

    “我……”洪锦一时语塞,不禁跺脚骂道:“龙吉你!一日夫妻百日恩,你竟然丝毫不念情分,围剿截教你也难逃干系!我……我也是为了天帝陛下着想,不像你,明明是天庭的人,偏偏要帮这些截教门人!”

    “你错了!”龙吉一拍胸膛说道:“我龙吉已经入了截教,今日我并非以天庭公主的身份而来,而是截教门人。你还有何话说?”

    洪锦不禁满头冒汗看向其他阐教门人,希望能有人替他说话解围,但是杀戮仙人本来在仙界就是不可饶恕之罪,此刻岂会有人替他说话?见众人眼神中暗含鄙夷,气氛一时间紧张起来,不但是洪锦,连燃灯也开始头上冒汗了。

    “洪锦,先来算算我们之间的账吧!”龙吉丝毫不留情面,祭出腰间的雌雄双剑便要朝着洪锦刺去。剑刚出鞘就被殷武庚伸手拦了下来。

    “别冲动,龙吉。”殷武庚截住双剑,将剑推回剑鞘,幽幽道:“这里是昆仑山,不是咱们碧游宫,跟他的账等下了山再算不迟。”

    元始天尊也说道:“公主与洪锦的私人恩怨还是下了山再了结吧。雷震子,先下阵讨教一下截教的高招。”

    “遵命!”雷震子一声清啸,人如飞鸟般展翅飞出,只听雷电之声响起,人已经张开翅膀如蜻蜓点水般落在了湖面。

    殷武庚随即身入灵猿也停在了湖面,与雷震子相对而立。他看雷震子背后的风雷双翅上熠熠生辉,原来是肉翅之中镶嵌了三十六柄天罡刀,这天罡刀无坚不摧、削铁如泥,能破仙人护身罡气,有可以随心而变,攻防一体。

    ‘看来这雷震子打头阵是想先消耗我的法力,等待下一阵杨戬出场时可以轻松些……看他练就的天罡风雷翅,想必也吃了不少苦头。’

    殷武庚猜的不错,修炼这天罡风雷翅个中痛苦绝非常人想象,要先用天罡刀依次刺入肉翅之中,再以仙力慢慢融合,最后达到可以让天罡刀随心而发的境界。

    “殷武庚,还记得被你杀了的姬灵心么?谁杀我姬氏族人,我雷震子一定不会放过他!”雷震子双翅发出雷鸣,一扇之下,脚下的湖水仿佛开锅了一般翻腾起来。只见那三十六道白光飞出,划破长空,呼啸而来!

    殷武庚摇了摇头,叹一声:“说报仇么?那我殷商一族的大仇该算到谁的头上呢?道友既然已入仙门就不该再执念于人间的恩怨。”面对天罡刀迎面飞来殷武庚竟然不闪不避,只听叮叮当当的一阵金铁交鸣,三十六柄天罡刀全数被挡开,仿佛打在了一块铁板上。

    “玄功?”阐教八位金仙见了不禁大为惊讶,连元始天尊见状也暗自惊讶了一下,自思这阐教的至尊功法怎么会被殷武庚学到。只有杨戬似乎想到了一些端倪,‘这六界内会玄功的除了教主圣尊之外,便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我,另一个便是梅山七怪的袁洪。他的玄功莫非是袁洪所传?’

    雷震子自然也是一阵惊讶,天罡刀破不了玄功这就意味着自己绝不可能赢过殷武庚了。不得已只好先收回飞刀。

    玉鼎真人飘然而出,飞到殷武庚身边问道:“殷道友,这玄功乃是我阐教不传之密,当年由教主传给我,我而传给徒弟杨戬,再没有传给过其他人。不知道道友这玄功是从哪偷学来的?”

    龙吉知道来龙去脉,毕竟是她从袁洪那要来《玄功》然后交给了殷武庚,现在被人追问赶忙飞上前辩解:“你凭什么说这护身的功法就是你阐教的玄功,这是我截教的……金刚真身,只怕是天下功法殊途同归,所以看上去有些相似罢了。”

    玉鼎真人摇了摇头,冷笑道:“公主心思机敏,贫道说不过你,不过殷道友自己心中应该明白,若用本教神功就算赢了也不光彩,不足以显示你截教的高明啊。”说罢转身而去。

    殷武庚将手一摆,对龙吉说道:“你也退下,我自有计较。”龙吉只好暂时退开。

    那边雷震子见天罡刀奈何不了殷武庚,出言讥讽道:“还以为截教道法多么高深,原来还得仰仗我阐教神功啊!哈哈哈哈!”

    殷武庚答道:“道友不必激我,我就不用玄功硬接你的天罡刀,也好让你见识我截教绝学!”说罢散去玄功,将身一震,浑身紫气潆绕。

    “好!”雷震子见状将双翅的天罡刀聚成两股,旋身一转,那三十六柄天罡刀仿佛一连串的飞刀,连成一线般直击殷武庚胸膛。只见殷武庚周身响起混沌紫雷,天灵飞出一柄紫雷锤来护在头顶。只听湖面雷声大作,那三十六柄天罡刀依次打在紫雷锤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震惊百里。但那紫雷锤何等厉害,乃圣人锤炼之宝,天罡刀纷纷弹开,连殷武庚三尺也近不了。

    “这是……通天师弟的紫雷锤?”元始天尊到此时才终于面色一变,他没有想到通天教主竟然将自己的随身之宝都交给了殷武庚,这破釜沉舟的决心是他没有料到的。

    天尊不由捋须自语道:‘好啊,通天师弟!是师兄小看你了!’元始天尊这三百年来并没有像通天教主一样,将道行传给杨戬或雷震子,因为他知道,只要有他在,只要有他的七十万年道行在,阐教就绝不会倒掉。纵然殷武庚再出色,也绝对威胁不到圣人,何惧之有?何况对与元始天尊来说,他真正潜在对手乃是其他几位同级别的教主,这让他不敢轻易损了自己的道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