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十七章 强杀!(上)

    将老魔杖从系统中取出的张扬,看了一下如今天色尚早,就打算出门去找表妹张静静。(澳门太阳城娱乐)将大魔杖送给她的同时,顺便约个晚饭。

    “黑白之罗、二十二之桥梁、六十六之冠带、足迹、远雷、尖峰、回地、夜伏、云海、苍蓝队列、将太园绘满并直冲天际吧。缚道之七十七,天挺空罗!”

    一张蓝色的灵子网路出现在了张扬面前,通过这种灵子网路,张扬能够感知到其覆盖范围内的景象,还能感知到之外的人的灵压,也就是气息。而追踪的范围则是视使用者实力而定。

    一幅幅如今周围发生的情形如同一张张照片,在张扬脑海中呈幻灯片一样放映。

    “奇怪,表妹呢?”没有找到张静静的张扬,忍不住疑惑道。尽管自己的天挺空罗并不能完全笼罩学校,但学生常去的场所几乎都已经被笼罩了进去。

    “难道还没有回来?”,毕竟明天才是期末测试期限的最后一天。

    不过毕竟天挺空罗已经张开,张扬干脆在脑海中回忆起属于张静静的元力波动,在灵子网路的覆盖范围之外开始感知起来。张扬放下手中的学院地图,疑惑的说道:“表妹怎么朝那去?”

    刚刚在范围之外感受了一会,张扬就捕捉到了属于张静静的元力波动。然后对照方位在学院地图上找到了她如今前往的目的地,太清池。

    太清池位于学院西北方向,是为了学院中的功法技能与水有关的学生修建的地方。说是池,其实说是一片湖也不为过。不过由于苏城并不是沿海城市,所以学生中御水的并不多,这也导致了太清池附近一般并没有什么人。

    不过张扬尽管不清楚张静静在那干嘛,但事出反常必有妖,有些担心张静静的张扬租了辆飞行器后就冲了过去。

    张静静疑惑的看着叫自己出来的陈刚,不明白为什么会将自己约到这么一个地方。不过张静静却也不担心自己会发生什么意外,因为在校园中校徽就是最好的保护。一旦遇到危机的时候,只需要元力注入校徽就可以启动警报,到时候学院中的强者会第一时间前来救援。

    张静静好奇的只是陈刚叫自己出来的原因,若不是因为说这件事关系到自己的表哥张扬,她也不会出来。不说陈刚是修真部的而张静静是魔法部,就说陈刚的风评,就已经让张静静所不喜了。

    看着打量自己的陈刚,张静静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冷声说道:“陈老师,到底是关于我表哥的什么事?”

    听到张静静的话,陈刚露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说道:“张扬这个同学,严重违反纪律。无故旷课长达半个多月,多门测试成绩不及格,经学院研究一致决定,予以开除处分。”说完,又从空间装备中取出一张处分通告。

    张静静只是皱着眉头看着陈刚,仍是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就算表哥真要被开除,该通知的也是表哥自己和姑母啊,为何会找到自己。而且最近表哥的实力已经有了显著的提升,学院也没有理由开除他,尽管张静静确实在那张处分通告上看到了学院的印章。

    陈刚看到一言不发的张静静,不由在心里疑惑道,难道自己暗示的还不够明显吗。“我想你可能也听说过新来的院长是我叔叔吧,在开不开除张扬这件事上我还是能说上几句话的。只要你以后跟了我,好好听话……”

    陈刚的话还没说完,张静静已经出声道:“败类!想都比想!”说完,就扭头走开了,起伏的胸膛显示张静静心中已经极为愤怒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陈刚竟然会抱着这种想法。

    “你应该不会蠢到想说出去吧。”

    远处陈刚那令人作呕的声音又再度响起,这令原本想告诉自己导师林若彤的张静静不由心中一凉。咬了咬牙,朝着自己宿舍飞去。

    看到离开的张静静,陈刚啐了一口唾沫到地上:“什么东西,给脸不要脸的婊子,早晚让你们师徒在我身前跪下。”

    突然,无数条巨大的绷带突然出现在陈刚周围,嘭的一声将他紧紧的缠住。陈刚惊恐的发现,以自己28大元师的实力,竟然崩不开这些布带!而这时,一个令陈刚极其厌恶的声音才从后方响起。

    “缚道之九十九,二番,卍禁!”

    “初曲,止绷!”

    正是那个击杀了变异巨恐鳄的第九十九号鬼道!不过此刻两者的威力天差地别,不仅仅是因为张扬的熟练度提高了,更是因为张扬不仅开启了气定神闲的效果,还从商店中兑换了一个一次性消耗品,十倍界王拳!

    十倍界王拳是属于七龙珠世界的一个招式,使用后能够将自己的力量、速度、攻击力、防御力提高十倍!但这招对于身体也有着也有着极大的负面影响,如果使用时超出自己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那么先垮掉的将是自己的身体。

    气定神闲以及十倍界王拳两者效果的叠加,一时间竟然让陈刚无法从张扬的缚道之中挣脱!

    陈刚也看到了此刻还在结印的张扬,忍不住厉声喝到:“张扬你想干什么!”同时疯狂的调动体内的元力企图挣脱,一个塔型的防御法宝也被召唤了出来。

    “贰曲,百连闩!”

    数十根巨大铁刺在陈刚的防御法宝张开前出现,将挣扎着站起来的陈刚重新固定在地上。并且数根铁刺还穿透了陈刚的四肢,在白色的布带上留下了一团团血红的鲜血。

    “啊!”忍痛将防御法宝张开后的陈刚,色厉内茬朝着张扬质问道:“张扬!你竟然敢这样!”陈刚已经感到了一丝惊恐,因为他发现自己竟然无法从这奇怪的布条中挣脱!而那周身散发的红光则如同实质的杀气,更是让他知道张扬是想取他性命!

    但除了那一丝惊恐,更多的则是愤怒!一个自己一直看不起的学生,此刻竟然想要杀了自己!要不是因为教师的校徽有着记录的功能,陈刚才不会将它放在宿舍,早就呼唤学院的强者了。不过此刻的动静一旦传出去,学院也会派人来查看的,自己只需要坚持到他们带来就好!

    看着那个塔型防御法宝张开的一个金色的透明防御罩,陈刚重新恢复了自信。这个可是一个有着30多级的防御法宝,凭张扬绝不可能打破的!

    “终曲,卍禁太封!”

    陈刚眼前一暗,不由抬头向上望去,就见一个巨大的碑石从天而降,以泰山压顶之势朝着自己压来!

    “咔!咔!咔!”,一声声的脆响传来,整个塔型的防御罩发出了一声声不堪重负的声响。金色的表面也出现了一道道如同蛛网的裂痕,但还是坚韧的挺立在那,将张扬的终曲挡住!

    陈刚一看,心头一慌,惊讶于张扬强大的破坏力。看到塔型防御罩如今的情况,赶紧一咬舌尖,一口精血喷吐到漂浮于身前的塔型法宝上。

    就见宝塔散发出一阵红光,外面的防御罩也重新稳定了下来,那些裂痕也开始渐渐的修复了起来。看到这一幕,面色煞白的陈刚才不由松了口气。

    想到因为这一口精血,差不多3个月的修炼就付诸一炬,陈刚忍不住一阵心痛。一时,对于造成这一切的张扬更是怒火中烧,怒声斥责道:“张扬!到时候我一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把你妈妈和妹妹姑母都抓起来,在你面前玩弄死她们!让你在悔恨之中死去!”

    看着陈刚扭曲的面容和散发着疯狂的眼珠,张扬咬牙切齿的道:“你,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