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十四章 名刀,雪走!

    “这把刀归本公子了,左文右武,你们两个去给本公子拿下来。(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傲慢的声音让张扬忍不住皱紧了眉头,然后继续对着侍女说道:“结账。”

    张扬可以不管,但这名侍女显然是认识这个声音的主人的,一时间尴尬的愣在那里不知所措。看到侍女这个样子,张扬不由一叹,这才转身望去。看来不解决这个麻烦,自己是没办法如愿买到雪走了。

    说话的是一个留着莫西干式的头发,耳朵上还带着一个巨大耳环的男人,胸口有一个狼头的徽章,吊儿郎当的样子一看就是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

    事实也确实如此,这个人正是罗格镇中第一佣兵团鬼狼佣兵团的少团长。仗着有个好爹,最爱惹是生非,被他欺负的人也往往只能看在鬼狼佣兵团的势大的份上,不得不忍气吞声。这也养成了他一副天老大地老二,他爹老三他老四的性格。

    还有三天就是鬼狼佣兵团团长的生日,作为儿子的张烈就想来万珍阁来挑选件礼物。刚刚在一旁闲逛的时候,就感受到了一股锋利的剑意。

    当即意识到能散发出这种剑意的,一定是一把绝世好剑。如果用来充当父亲的贺礼,一定能压过所有人,为自己以后继承团长的位置铺平道路。于是就心急火燎的冲了过来,正好看到张扬想要付钱的一幕,这才有了刚刚发生的事。

    “喂,小子!没听到我们少团长说的话吗,把剑交出来吧。”说话的是一个只有一米六左右的矮胖子。

    “白痴!”张扬轻蔑的话语却让那个侍女吓得面色发白,她可是清楚的知道这个少团长的脾气,说他睚眦必报都是轻的。

    果然,就见苏烈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说道:“有意思。左文右武,看来他不太会说话,好好教教他。”

    “等等!”这时一个焦急却又清脆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不多时,伴着踏踏踏的高跟鞋声音,一个白色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轻妆淡抹却掩不住女子本身的靓丽,因为刚刚急促的行走两颊带着一抹潮红,显得更加娇艳动人。但从雪白的脖颈和苍白的手掌,却可以看到一抹病态。

    看到女子的出现,张烈不由双眼一亮,轻柔的说道:“丹青你怎么来了。”

    袁丹青身后是一个穿着笔挺的西装的男子,头发一丝不苟的梳着,戴着一副黑框的金丝眼镜。尽管看起来文质彬彬,但不知道为什么却给了张扬一种不舒服的感觉。空蝉虽然阶级不高,但对于气息一类却极为敏感,这让张扬不由的多瞟了这人几眼。

    听到张烈的话,袁丹青心里直翻白眼,自己为什么要来他心里就没有点逼数吗?不过因为他鬼狼佣兵团少团长的身份,袁丹青并不想得罪他。于是开口说道:“少团长你这样会让我很难做的。”

    张烈讨好的朝着袁丹青笑了一下,“既然丹青你发话了我能不给你这个面子吗。左文右武,让他把剑交出来就放他滚吧。”

    “小子还不乖乖把剑交出来,少团长已经大发慈悲放过你了。”这次说话的是另一个高瘦的男子,张扬目测他至少要有一米九。

    张扬对于雪走可谓是志在必得,根本不可能交出去,更别提他的态度让张扬很不爽。有句话叫做有困难要上,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上,张扬决定迎难而上。

    “你知不知道你说的话不仅让我内心毫无波动,还甚至有点想笑。想要剑?有本事就来拿吧。”说完,不再理会几人,直接取出一张黑色的晶卡扔在柜台之上,然后将雪走别在了腰间。

    张烈的脸色阴沉了下来,表情显得有些狰狞,说道:“丹青你也看到了,这不是我不给你面子,是他自己寻死。小子我们出去解决,别在人家店里打。”

    对于这点要求张扬自然是答应的,虽然张烈是鬼狼佣兵团少团长这件事他不知道,但这万珍阁的势力张扬还是了解的。在人家店里打架这种得罪人的事,张扬也不想干。

    尽管事情变成这样让袁丹青有些无奈,但只要不在自己店里打起来就好,叹了口气就吩咐管家徐阳去处理。她的身体并不是很好,处理完这件事已经让她感到有些疲倦。

    管家自然就是站在袁丹青身后的男子,是一名元尊级别的强者,具体的等级张扬并不能从气息中感受出来。作为公证,徐阳率先开了口:“两方冲突与我万珍阁无关,决斗方式采取生死斗!对决方,张扬,左文右武。”

    在刚刚登记信息和签立生死状的时候,张扬与张烈手下的左文右武两人生死斗的消息就在罗格镇传开了。一时之间,位于镇中心的决斗场附近就占满了各种围观的群众。

    决斗这种事在罗格镇并不少见,毕竟这里最多的就是刀口舔血的佣兵,一旦起了冲突就会变得不管不顾。为了维持罗格镇的秩序,便在镇中心建立了这个用于解决各种争端的决斗场。

    既然是决斗,自然有着彩头。张扬这边压上的就是雪走,而张烈则压上的是10w的晶币。但因为张扬没有武器,所以暂时雪走还是被允许他使用,张烈的10w则交给了公证保管。但代价就是要以一敌二,对抗左文右武的联手。

    高瘦的那个弓箭手是左文,矮胖的那个战士叫做右武,这是张扬刚刚才知道的,两人都是25级的大元师。感受到张扬只有元师级别的波动,不由嘲笑道:“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元师就敢挑战两个大元师。就去地狱忏悔惹到了不能得罪的人吧!”

    毕竟苦修时日尚短,张扬自然还不能穿着修炼服和他们战斗,于是就朝着徐阳说了句稍等,然后开始一件件的脱下了穿在外面的修道服。

    修道服中提供重量的其实就只有护腕背心以及靴子,当张扬脱下砸在一旁的青石板上时。“砰砰砰”的闷声响起,碎裂开来的石板看的周围的群众全都木然,眼角狂跳。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几件看起来普通的衣物竟然蕴含着这么恐怖的重量。然后全都惊恐的看向了张扬,内心之中无数匹草泥马奔腾而过。这个年轻人竟然一直穿着这些衣物还如同一个常人!

    就在张扬脱去修炼服的瞬间,一股属于大元师的波动出现在了身上。感受到周围震惊的目光,张扬不由嘴角一咧。装逼的感觉,还真不错呢。

    就连原本如图一块石头一样毫无情绪的徐阳,都不禁对张扬投去了一个异样的目光了,更别提左文右武二人了。但当两人发现张扬只有初入大元师的实力后,才不由松了口气。

    张烈则更愤怒了,因为他讨厌别人比他更能装逼。于是眼睛微眯,射出一道危险的寒芒,冷声朝着左文右武命令道:“我希望他明天出现的地方是下水道!”

    “开始!”

    徐阳略带磁性的话语点燃了战火,就见矮胖的右武直接冲向了张扬。圆滚滚的身躯却持着一面巨大的塔盾,在张扬的视角之中根本看不到后面的情形。

    身后的左文,则张开了手中的长弓。随着口中念念有词,指尖汇聚的元力覆盖在箭支之上。借助者右武的掩护,将一支支魔法箭从不同的角度射向张扬。

    仅仅只是一个开局,张扬就发现了两人的配合显然是经过大量的战斗磨炼出来的。不过如今脱去了修炼服的张扬,却犹如龙归大海。脚尖一点地,就轻松的避开了一只箭矢,迎着冲来的左文撞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