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十七章 阴阳神池

    脚踩金色道纹浮空而行的项倾歌,在阵纹之中忽前忽后,忽左忽右。(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那些阵纹的符号与光芒,才一刚刚接近,就被项倾歌眼中流出的混沌之气划向了两侧。转瞬之间,已经迈过了阵纹之中一半的路途!

    “天哪!重瞳竟然这么可怕,所有阵纹仿佛在他眼中不存在一样!”

    人群之中有人惊叹,随后有人反映过来,大呼道:“拦住他!别让他进入巢穴!”

    “哧!”

    一时间宝光飞舞,法器乱冲,天空几乎沸腾。不光是各个学院势力的人,就是那些异兽都纷纷的出手,想要阻拦项倾歌踏入巢穴。

    被攻击引动,成片成片的阵纹开始散发出发光,一缕缕符文交织形成的火焰出现。符文火焰一经出现,整个空间都被炙烤的扭曲一般。小部分朝着那些释放攻击的学生和异兽涌去,大部分则朝着位于阵纹中心的项倾歌汇聚。

    “杂碎们!你们这是在自寻死路!”

    项倾歌双眼又喷出了耀眼的仙光,重新在体外化作一青一紫两把宝剑,朝着通往金翅大鹏巢穴的通道斩去!身上的铠甲则出现了一个个古朴的符文,在周围形成了一个金色有如蛋壳一样的防护罩。足下一点,就顺着两把飞剑破开的道路冲去。

    “啊,这到是什么火焰!”各种惨叫之声从那些没有避开符文火焰的人身上传出。无论是护体元力还是各种防御法宝,一旦沾上这种火焰就仿佛被瞬间点燃一般根本无法扑灭。数息之后,地上就多了数堆白色的骨粉。

    这时,张扬突然身形一个踉跄,玉块突然传来的巨力让他再也把持不住,冲出了怀中。玉块一飞出张扬怀中,就在所有人面前释放出耀眼的金光,同时一股莫名的无形力量笼罩向张扬及身旁的几人。

    在下一刹那,张扬及瑶曦等人就感觉天旋地转,接着眼前一黑,就进入到了金翅大鹏巢**部。而在外面的人看到的则是玉块照出一道光芒后,就携裹着张扬几人直接破开了所有阵纹冲入了通道之中。

    “这是什么?为什么能直接进入巢穴之中?难不成是钥匙!”有人惊讶的喊道。

    “该死的杂碎!”项倾歌也看到了这一幕,当即不管不顾。一声低沉的喝吼,右眼之中就再度喷出一道乌黑的光芒,当即让围绕在周围的金色符火全部熄灭。

    前方的阵纹传来阵阵爆响,随后一寸寸的炸裂开来。乌光灼灼,乃是由纯粹的符号构筑而成,代表着毁灭。宛如火光,烧的虚空扭曲,近乎塌陷。

    项倾歌足下金色道纹流转,一步踏出就已经到了通道之中,整个人就消失在了所有人面前。

    “这是缩地成寸!”有人沉思片刻后,不敢置信的道出了项倾歌所使用的步法。

    所有人面面相觑,他们没有想到,项倾歌除了恐怖的重瞳之术和双系异能外,还有着这种恐怖的步法。要知道,这种步法运转到极致,快到难以想象,一步踏出已是万里,号称世间最快之一。

    而其他人既没有张扬这种金翅大鹏巢穴的钥匙,也没有项倾歌这种逆天的战力,只能不甘的在外面继续等候。直到半小时后,随之金翅大鹏巢穴再度复苏,金色通道涌出阵纹封锁的区域后,众人才各自腾跃而起冲了进去。

    不过对这些张扬几人全然都不知道,自进入金翅大鹏巢穴后,他们就已经被面前出现的景象所惊得呆立当场。

    巢**部如同一个小世界,只不过上空没有日月星辰闪耀,只有一缕一缕厚重的混沌之气弥漫。内部流光溢彩,有隐隐的祭祀之音传出,烟雾缭绕处还似有仙女显现。

    一黑一白两口神池占据了整个巢穴底部,有如两片汪洋。构成一幅太极模样,位于鱼眼处的,则是两株果树!果树没有树叶,只有两三颗拳头大小般的果子孤零零的挂着。

    奇异的是,位于黑色神池中果树结的是白色的果实,而白色神池中结的却是黑色的。每颗果实上有着一个奇异的符文,有的如同钟鼎,有的如同刀剑,阴阳之气弥漫。

    这让张扬几人感到惊讶,金翅大鹏巢穴之内的洞府怎么会有这样两口颜色诡异的神池!那两株果树上的果实更是牵引了所有人的心神,能够生长在如此奇异神池之中的果树,所结出的果实又岂会是凡物!

    “杂碎,给我离开这里!”

    项倾歌的模样有些狼狈,原本围绕在周身的金色神光已经全部消失,身上的铠甲也显得有些暗淡。一头金色的长发散乱的披在肩上,右眼处一行血水挂在脸上如同一道泪痕。

    尽管项倾歌一副狼狈不堪的样子,但包括张扬在内,即使是以六对一却全都如临大敌。实在是先前项倾歌展现出来的实力太过恐怖,可以说他是迄今为止张扬见到过最强的一个人!

    “杂碎,将那块玉石交给我,饶你一命。”

    就算对于项倾歌的实力有些忌惮,但张扬也不是这种会轻易服软的人。更何况在三千金丹功法和两次吸收月华的修炼后,张扬的实力也步入了27级大元师的实力。

    而且自己这边还有着瑶曦几人,从刚刚玉块能够带他们进入巢穴就可以知道这是一把至关重要的钥匙。光是一进巢穴就看到的这两口神池和果树已经如此不凡,那洛杰的宝藏之中又会有怎么样的逆天之物?

    就是为了这些机缘,怎么也得拼一拼,不然活着和咸鱼有什么区别。不,连咸鱼都不如,只能是咸鱼身上的氯化钠。

    “如果我说不呢!”

    项倾歌淡漠的扫视了一圈张扬几人,露出了轻蔑的冷笑,眼中闪烁着冷冽的寒芒。“那么便去死吧,杂碎们!”

    即使身负重伤,率先发动攻击的仍是面对六个人的项倾歌,可以想象这个人和何其的自负。

    “锵!”的一声,一把两人高的薙刀就出现在项倾歌手中,猛地一挥,剧烈的罡风伴着刀气席卷向了张扬等人。

    “震刀·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