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七十九章 剑道传承

    逸散着玄黄之气的金属天碑后面,便是九重天中的最后一重,成天!

    尽管最上方还被迷雾遮掩,让张扬三人并不能看到位于九天之上到底是不是传说之中的天宫。(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剩下的石阶数量也已经肉眼可数,总计四十五阶,寓意九五之数。

    九五,飞龙在天,利见大人。天地人神鬼——人皇者,为人教一方之主,只尊天地,神鬼皆要避让。所谓“九五”,囊括大千世界,尽展滚滚红尘,但凡未能“跳出三界外、不在无形中”者,皆要受九五约束。

    呼出一口气,张扬就缓缓踱步走向了那块巨大的金属天碑。丝丝缕缕的玄黄之气不时溢出,迷迷蒙蒙,似乎每一缕雾丝都可以压碎一道山岭,沉重的让人窒息。

    张扬根本还没有触及到,甚至还未真正相遇,两者之间还有不短的路程,就已经快要承受不住,被那种威势压的喘不过气来。但当张扬将目光投向金属天碑上的成天两个古字的时候,那种压力却陡然全部消失了。

    原本返璞归真般的古字,此刻却灿灿生辉,烙印在天碑之上。光华四射,绚烂夺目,若璀璨的赤霞凝聚而成,一缕缕剑气喷吐而出,但却没有凌厉的杀意,反而显得有些柔和?

    两个古字,有着一股难以说清的韵味,让张扬有些神情恍惚,仿佛触摸到了一股如同顿悟一般难明的意境之中。前方,不再是如之前出现在一片白皑皑什么都不存在的空间之中。而是渐渐迷蒙起来,如梦似幻,给人以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最终,大道清虚,一切光幻全部消失归于平静。出现在张扬身前的是一口天池,闪烁着点点磷光。天池旁边是一颗老松,也不知树龄多少,如同一条老龙盘绕,苍劲有力展向天空。

    老松下是一方石桌,很是粗陋,古朴自然,一点也不讲究。石桌上有一漆黑剑鞘,没有一点灵光,黯淡古旧,也不知蒙尘了多少个世纪,有如同鸟篆一样的文字刻录在其上。

    远处,是一座座直插云霄的山峰。直上直下,每一座都如同一柄长剑,傲立苍穹下,有一种惊天动地的气势。

    一个穿着道袍的白发老者突兀的出现在面前,朦胧的白光遮掩住他的躯体,使得张扬难以看清他的面容。老者仿佛对于张扬无感,径自缓缓的走到了天池旁边,正洗涤着一把仙剑。剑体呈青金色,璀璨夺目,一道道仙羽般的波纹浮现,散发出森然的剑意,仿佛可摇动诸天星辰。

    如同一个泡沫碎裂一般,那名老者消失不见,那口青金仙剑亦消失不见。此地仍如刚才一般,唯有一口天池,老松,石桌以及剑鞘。

    突然,张扬仿佛福灵心至一般,这石桌上的莫不就是这柄青金仙剑的剑鞘?而那刚刚出现的老者,只不过是无尽岁月前的景象的再现?

    而这里便是他的洗剑之地,悟剑之所!

    “铮……”,“铮……”……

    张扬一步踏出刚想接近那剑鞘一观,就仿佛有十万天剑齐鸣,斩破云霄。远方的剑峰铿锵作响,凌厉的剑气透出,剑鸣响彻天地间。

    一道道剑气飞出,斩人心神,刺破云霄朝着张扬席卷而来。神芒蔽日,仿佛横断古今,十万天剑齐鸣。

    张扬知道,这些应该就是凝聚于成天碑铭上的剑意的考验了。剑芒仿若横越虚空,转瞬出现在了张扬身前。剑气杀气透过剑芒袭来,让张扬面色苍白,肉身将崩,非常难受。

    可以想象,这些剑芒是有多可怕!即使是透出的剑意和杀气,就已经让人难以承受,如果被这剑芒临体,张扬估计即使是元宗强者都得饮恨当场。

    张扬脚踩神速,不时穿插进瞬步,化成一道光,在剑芒的缝隙中冲击,快速冲向石桌,避开一道又一道凌厉的剑气。终于一把抓到了古朴的黑色剑鞘,顿时漫天的剑芒如同一片光雨全都飘散在了天地之间。

    原本澄清透亮的剑湖天池,却发出千丝万缕的剑光,像是埋葬着一柄绝世仙剑。张扬一个机灵,莫非那柄青金仙剑埋在了这湖剑池之中?

    同时,一股剑道真意透过剑池散发而出,张扬快速让自己心静,开始感悟起其中的大道起来。

    这是一种浩大磅礴的剑意,无以伦比。在这一刻,什么都不复存在了,只有一道永恒之光灿烂夺目。但就是这样一道剑光,却让天上的日月星辰都显得为微不足道,变成了萤火之光。

    一缕缕剑痕出现在虚空中,光是气机就足以粉碎元王以下的一切强者。若不是张扬手中的黑色剑鞘中正在喷吐出如雾一般的白色光晕,张扬早就在这剑意之中解体了。

    便是如此,张扬每走一步都感觉仿佛有万钧仙剑在指向他,身体依然要崩裂一般。远处剑峰齐鸣,仿若十万仙剑。

    不能硬闯!

    若是不领悟其中的剑道,根本无法接近那口清澈的剑湖,便是有着剑鞘也不行!

    凝视着虚空之中,仿若天地初开的第一缕光一般的剑光,张扬一动不动。手捧黑色剑鞘,宝相庄严,认真参悟起来,时间在这一刻毫无意义。

    这种剑意博大精深,浩瀚莫测,令张扬深深震撼。到了后来,虚空之中的剑光开始变幻,有时是一草,有时又是一木,但都散发着浩大深远的剑意。

    这便是相似前世武侠小说之中摘叶飞花皆可伤人的境界吗?到了一定境界,剑将不再局限于有形之质,一草一木,甚至一沙一尘都可成为手中天剑,动辄劈裂山海。

    张扬心中震动,联系到前面八块古碑之中的剑意,一路循序渐进,这九块天碑竟然是一门剑道传承!若不是自己偶有所感,怕是要错过这项巨大的机缘了!

    张扬眸光之中有着无比的郑重,朝着剑池方向行了一礼后,就盘坐下来。先前的参悟已经让这剑意不再排斥他,至少那种几乎要解体的感觉是没有了,但仍是不能迈进剑池半步。

    握着黑色的剑鞘,张扬又重新将心神投入到虚空之中的剑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