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八十章 一剑破山河(求收藏求推荐)

    剑道,主杀伐,一剑既出,万里山河皆破,无物可挡!

    张扬开始认真揣摩悬于虚空之中的那道剑意,将其融入到自己的技能之中。(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这种剑意果然极为可怕,到了后来又开始了变幻。一粒沙尘化为剑光将一片瀚海填平,一株草叶化为天剑将日月星辰斩落。而后,天地万物都释放着凛冽的剑光,最终又重新聚在一起,变成了最初的那缕剑光。

    这是一器破万法,一力降十会的意思吗?张扬思索着,因为无论是化为十剑,百剑,千剑,万剑亦或是亿万剑,最终所用的却只是“一”剑。

    怎么有种最先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然后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最后又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感觉?

    剑意的传承之中,没有剑招,有的只有一种意境。

    一粒尘可填沧海,一株草可斩日月星辰,天地浩然任我往来,命中不该我自一剑破开!

    万法相通,张扬不仅想要将这剑道融入自己的剑意之中,还想成就自己的道。以身化“剑”,一剑破万法!

    当然这并不是说将自己当做一把剑去修炼,而是将这种剑意涵盖的精神融入到自己的道之中,把自己比作那把无坚不摧的剑。

    在这一刻,张扬的眉心前,一个一寸高的小人沉沉浮浮,与心神交融。这个小人的眉目还有些模糊,看不清晰,但已与张扬有几分相似,这便是张扬的元神,是张扬的道的体现!

    原本捧在张扬手中的黑色剑鞘,此刻也出现在了小人手中,缩小了无数倍,但却释放漆黑的光芒。从剑鞘之中透出滚滚剑意,星河垂落,宇宙四裂,大星破碎的异象浮现在小人身后。

    尽管张扬的等级并没有提升,但战力却提升了一大截。若是对敌,这种意境融入招式之中,可破万法!

    漆黑剑鞘铿锵作响,像是山河在轰鸣,发出阵阵颤音。整座山体都在共动,远方的剑峰群亦随之共鸣,宛若仙剑在复苏。直到许久,张扬才再度睁眼,一切异象全部消失,眉心处的小人也融入了体内。那把黑色剑鞘则在张扬丹田内沉浮,居于那枚假丹之侧,一同吞吐元力。

    长身而起,张扬就踱步走到了剑池旁边,此时虚空之中的那缕剑光已经消失,存于九重天碑铭之中的剑道传承已经被张扬取到。

    剑池澄清透亮,若隐若无,有成千上万道剑光聚纳于水中。池中雷霆滚滚,于水中隐现,这让张扬不由叹了一口气。就算青金仙剑真的埋于剑池之中,自己也没办法取到了。

    此剑池已经通灵,蕴含不灭的剑光,可凝聚无无上剑意,自己若是触及,多半会触动杀局。

    不多时,面前的异象都消失,张扬再度出现在了铭刻了成天的金属天碑前。及肩的长发飞扬,每一根发丝都有着淡淡的神光,两道剑眉笔直,有若两柄天剑。眸眼开阖间有天地枯寂,而后繁盛,在衍化,在生灭,仿若开天辟地。

    一股一往无前,仿佛能力劈天地的剑意透体而出,连石阶上空在虚空中沉浮的大星都接连炸毁。当然,这不是张扬本身的实力已经可以达到摧毁星辰的地步,只是因为这剑意与此地的阵纹同源。

    真正摧毁星辰的是此地的阵纹,张扬只是引动了它们。若果有人在这条石阶上与张扬交锋,被张扬引动阵纹攻击,怕是没几个人能有活命的机会。这剑意,就是一把控制阵纹攻伐的钥匙!只不过张扬自己对此还一无所知。

    “曦儿,有没有觉得这次过后,小布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尽管不久后张扬身上的异象就全部消失,重新恢复了平时的模样,但给徐璇的感觉却大不一样。

    这种改变,我们往往称之为气质的改变。有了九天碑铭之中的剑道传承,张扬全身的精神气都不一样了。那种如同出鞘天剑一般一往无前的锋利之气,让人难以直视。

    如果项倾歌是俾睨天下的霸道,那么张扬便是无惧天下的王道。

    “气质变了,也不知道他得了什么机缘,竟然变得有点……”

    “有点小帅?”徐璇有些羞红的在瑶曦耳边轻声说道,这种锋芒毕露的锐气,确实会让人心潮澎湃。

    张扬自己也感受到了这种变化,赶紧开始将这种锋锐的气势内敛起来。尽管这样很出众很帅,就像项倾歌一样即使身处人群也能让人一眼看到,但是也很欠揍。至少张扬看到他这么狂的模样就很想把他摁地上,再给他脸上纹上鞋底的花纹。

    而且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棒打出头鸟这些话可不是说说的。张扬还是喜欢扮猪吃老虎,背后阴人这一活计,尽管这可能显得有些猥琐。

    做人还是要低调一点,像我这样的帅气男神,如果再这么出彩,还让不让其他人活啊。

    至于剑道所传承的精神,那是张扬融入作战方式之中的,可不是融入平时生活。与人交战时自当一往无前,至于什么时候融入生活,就要视他的实力而定了。

    想要真正做到无惧天下,可是需要实力的……

    有实力装逼的才叫牛逼,没实力装逼的,那叫傻逼。

    “我这次花了多久?”看到瑶曦两人走到金属天碑前,张扬问道。这次张扬甚至都已经快分不清到底是幻境还是某个奇异的空间了,因为那黑色剑鞘可是真真切切的在自己的丹田之中沉浮啊。

    如同先前的石碑,被张扬取走剑意传承后,碑铭本身就不再释放出难以令人逼近的气息。就是这个不一样的金属天碑也同样如此,那压塌虚空的缕缕玄黄之气不再溢出。

    “三分钟左右。”瑶曦的眼中都是小星星,挥舞着拳头,几乎快要咬到张扬的耳朵。“快说,这里面的玄黄之气你有没有拿到?碑铭里这么多的玄黄之气你根本用不掉,快分我们一缕!”

    张扬摇头道:“没有,我只是取到了这些字体之中的剑意。”

    至于那个剑鞘的事,张扬则没有告诉两人。不是因为不信任他们,而是因为没人知道的才能称之为底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