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八十一章 九天之上

    天碑不知以何种金属制成,如同被氧化了一般光芒黯淡。(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碑铭上成天二字银钩铁画,没有一丝一缕的气息出现,连原本的玄黄之气都全部内敛。

    唉,叹出一口气,张扬不由感到有些遗憾。尽管得到了碑铭之中的剑道传承,但里面的那些玄黄之气张扬同样心水的紧。

    玄黄之气虽然无形,但却是锤炼一切有形之质的圣物,最为难得。张扬曾经从系统中取得的任务物品,无始钟所在的世界,便有一件用玄黄母气锻造的帝兵,万物母气鼎。

    尽管此处的玄黄之气不是母气精粹,却也是不可多得的圣物。别的不说,任何一缕拿出去换上一件张扬之前使用的青铜古战车这样的远古装备绝对是不成问题。

    “走吧,让我们看看九天之上的到底是什么?”张扬说完,就又率先踏了上去。

    张扬这样次次都选择第一个步入石阶,并不是为了抢占机缘,只是为了试探未知的危险而已。对于自己的保命手段,张扬还是有点自信的。

    成天之上,云雾缥缈,仙道气息弥漫,可是舍此之外,一眼望去什么都没有,空空荡荡。张扬回眸,只见背后一片虚无,退路全无,唯有前进!

    “我们莫不是真的来到了九天之上吧?”张扬三人全都神魂悸动。

    恍惚间,似乎有一种声音在天地间回荡,如同道音一般缥缈,仿佛是有人在高天之上讲道。大道之音不断回响,如黄钟大吕,让人彻悟。天地间似乎亮起了一道仙门,高悬于上,绽放无尽神韵。那天音妙谛,无量道土,浮现在眼前,一条璀璨的仙光大道铺现在脚下。

    这是一种无法抵挡的诱惑,仿佛成仙的契机就在眼前。只要踏入那道仙门,就能跻身仙道领域,九天之上的仙门背后就是仙域!

    三人全都面呈祥和之色,如痴如醉。在耳旁萦绕的道音,指引着几人不自觉的迈动脚步,虔诚无比。地涌甘泉,天降金莲;两侧鸾凤飞舞,金龙漫道;空中瑞彩千道,神虹万条,各种祥和不断流转。

    突然,位于体内丹田的漆黑剑鞘一震,张扬就感觉肉身一震刺痛,仿佛有数万只蚂蚁在啃噬一般。下一秒,所有的祥瑞全都模糊了,四周一片迷蒙。如临深渊,如坠地狱,通体生寒,冷汗瞬间浸润全身。

    张扬激灵灵打了个冷颤,他隐约间觉得,自己刚刚似乎与死亡仅有一步之遥。那原本缭绕于耳边的大道之音变得虚幻,不再能听的真切。

    与此用时,瑶曦所着的道袍绽放出无尽霞光,星星点点的星光附着在洁白如玉的体表。下一秒便如同张扬一般,如遭雷击止住了步伐,显得茫然无比。

    只有徐璇,还在一脸虔诚的往前走去,双臂朝前伸展似乎想要拥抱那道仙门一般。张扬赶紧一把拉住徐璇和瑶曦,而后快速后退。下一刻,天地变幻!当离开足够远时,面前的景物才彻底清明,不再混沉与迷蒙。

    九天之上,没有宫阙,也无仙人,只有一口青铜古棺!

    这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地方?

    “我明明听到了大道天音,看到了仙域门户,为什么转眼就全都消失了?“徐璇非常不解。

    张扬与瑶曦对望一眼,都看到了双方眼中的凛然。本以为探索到的是仙道机缘,却不想这所谓的缥缈仙音实为魔鬼的低语,将他们引向死亡的边缘,让他背脊都泛起一股凉气。

    抬眼望去,只见古棺暗淡无光,甚至周身爬满了铜绿,静静的横陈在那里,没有一点波动。那刚刚让体内剑鞘预警的杀意又是从何而来的呢?是因为葬在这青铜古棺之中的东西还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呢?

    这一刻张扬三人全都面面相觑,不敢向前踏出一步。他们怎么也没有猜到,出现在九天之上的会是一口青铜古棺。如此之诡异再加上刚刚出现的危机,使得三人根本不敢有一点异地,生怕一个不慎引来惊世杀局。

    “砰!”

    远方,巨大的声响自石阶下方传来,烟尘弥漫,各色的宝光照耀整片虚空。成片成片的道纹在九天石阶上空浮现,若是换做其他地方,造就被打穿了。一阵诡异的嘶吼声划破长空,直抵张扬三人所在的九重天之上。

    “这个声音,是鬼船里的那个东西出来了?!”张扬的声音有些惶恐,那里面的事物之恐怖他们这几个一直待在鬼船上的人了解的最为直观。

    “居然有人能和那东西战斗?”瑶曦的嘴巴都成了欧字形,眼中透露出了惊骇之色。

    突然,一道漆黑如墨的光束直抵天际,如同一柄天刀劈砍而下。所过之处,连九天石阶上空的道纹都传来一阵爆响,不断崩裂开来。

    项倾歌!

    看到这道如同毁灭之火的乌光,这个与鬼船之中的恐怖之物交战的人的名字也呼之欲出。

    爆炸之声接连不断响起,并且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飞快向上攀升。中天,羡天……不多时,一黑一金两道身影就出现在了成天之上!

    那道金色的身影,自然便是项倾歌。只见重瞳开阖,阴阳混沌之气化为一道道神芒射向黑影。金色铠甲上一个个古朴的符文亮起,每一个都仿若划过时空而来,烙印在黄金甲上空,经文之音不决于耳。

    金色的长发狂舞,每一根都释放这无尽的神光,恍若神明下凡镇压作祟的魔头。只不过胸前却有一个透亮的伤口,正溢出一缕缕的黑气,带着死亡的气息。

    那道黑影并不像张扬几人先前所想的,如同苦海之中的那些鬼怪模样,也没有三头六臂青面獠牙,反而是一个穿着一袭灰黑色道袍的中年人。

    中年人的皮肤呈现一种病态的苍白,唯有嘴唇猩红如血。一头长发及腰,一半漆黑如墨,一半洁白如雪,呈现一种妖异的俊美。如若不是周身释放着无尽的死气,张扬甚至会将其当做一个有着特殊化妆癖的美大叔。

    那名中年道人刚一出现在成天之上,就一只右手探出朝着张扬几人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