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八十八章 棺中秘宝

    “哐当”

    九天之上的青铜古棺,发出了一阵清晰的颤动声,让张扬几人全都遍体生寒。(www.k6uk.com)解决了中年妖道,不会再出来一只老粽子吧……

    僵硬的扭动的脖子,张扬情不自禁的将目光投向了九天之上,同时心中默念诸天神佛的名号。

    “咕咚……”

    青铜古棺被掀开了大半,漫天光华再现,仙气氤氲,五光十色。各种纹络呈现,全都是上古字符,艰涩难懂。写满了虚空之中每一个角落,绽放出无量光辉。

    青铜古棺被打开了!

    “嗷……”

    一声低吟的龙吟声自古棺之中响起,一条有如青烟组成的青龙冲出,袅袅的消散在了天地之间。

    而随着这些青烟消失,张扬就感觉到了一丝异样,但具体是什么却又说不清道不明。这种感觉就好像一直被忙碌的生活所压抑,登上高山看到一望无际的天地豁然开朗一般。

    “怨气没了。”相比张扬,瑶曦的感觉更为彻底。

    “龙脉也死了。”项倾歌眸中的光芒散去,淡淡的说了一句,就大步朝着青铜古棺走去。

    龙生怨气,纵使还未完全长成,但已经开始仇视一切生灵。那种无形的气息影响着张扬几人,如同一把尖刀悬于头顶。

    龙脉死了,怨气自然也随之消散了。而且从刚刚青铜古棺之中传来的异象来看,龙脉应该是与葬于那里的人同归于尽了吧。

    如今怨气散尽,这种压抑的感觉也自然随之消失。想来也是,从龙脉化身成真龙动辄需要千百万年,结果却是徒做嫁衣,复活一个死人。

    这让龙脉如何不怨?借助这一次开棺的机会,与那想夺它造化的人一同消散,也是这龙脉最后的一搏了。

    先前感受到的危机是这产生了怨气的龙脉?还是这古棺之中的东西?

    这样一想张扬还不得不感谢一下那个中年道人来替他们几个挡灾了。古棺激活龙脉的防御手段就如同防火墙,张扬几人与中年道人就如同病毒。

    只不过中年道人的威胁远比张扬几人来的大,优先级自然也要高一些,所以最后那条青龙才会选择对中年道人出手。

    重新踏上九天之上,这次丹田内的漆黑剑鞘再没有异动,只有一具青铜古棺静静的躺在上面。张扬向内观看,只见一团混沌迷蒙,正在汹涌,说不出的神秘,想让人探个究竟。

    混沌气息之中隐隐有一个人形,这里应该是曾经的尸身所在,如今已经在龙脉的攻击下化道了,再也没有了复活的可能。

    片刻过后,连人形都已经再难看到,棺中只有一片混沌在流淌,恍若一个小世界。而在这片混沌世界之中,隐隐有着宝物经书带着光华一隐而没。

    蓦然,两道光芒从这片混沌世界之中射出,一金一银纠缠着朝着虚空之中飞去。青铜古棺一颤,里面混沌澎湃,像是一片汪洋要冲出来。

    “哐当”

    掀开大半的棺盖又重新合拢,青铜古棺最终也稳定了下来。棺壁光滑,青铜流动异彩,闪烁出一片古老的符号,慢慢的将所有溢出混沌气吸收。

    “砰”,“砰”

    两道破空声传出,瑶曦与项倾歌已经冲上高空,直奔从青铜古棺中飞出的两道光芒而去。看着两人,张扬不由在心中怒骂了起来,他不会飞……

    不过不会飞不代表不能抢了,只见张扬双腿弯曲,元力聚集于脚掌猛的一踏,一股气浪炸开张扬就如同一枚火箭冲了上去。半空之中施展出吊星接力,就继续飞窜而上,只一瞬就后来居上追上了瑶曦与项倾歌二人,甚至隐隐还要超出一小截。

    “杂碎”,项倾歌剑眉一扬,略感到一丝意外,神色露出了无以伦比的认真。即使嘴上不说,但对于张扬斩杀了中年道人一次还是极为在意的。

    那么便在这次的抢夺之中分一次胜负吧,杂碎。

    两个符文在眸中交相辉映,细看正是先前生长在阴阳造化果上被项倾歌吸收的。两道光束如同划破时空,照在了金银二色的两道光芒上,将它们定在了虚空之中。

    这一金一银二物,赫然是一页金色的纸张和一枚银色的宝镜,被项倾歌定住后不住的颤动,宝光四溢猛烈的挣扎起来。脚下金色道纹直接延伸到了两件宝物跟前,如同一条天梯。眨眼之间,项倾歌已经出现在了彼端,金色的手掌朝着两件宝物探去。

    “雷鸣的马车,纺车的间隙,此物有光群集并一分为六,缚道之六十一,六杖光牢!”

    情急之下,张扬也顾不得先前的革命友谊了,六条光柱从指间窜出禁锢在了项倾歌腰间。瞬步使出如同前脚后脚跟上了项倾歌,手中泛起蓝白色光芒抓了出去。

    “噗”

    一声轻响,即使是完整吟唱的鬼道,烙印在金色铠甲周围的古字一个闪耀,就化为了碎屑飘散。一道道白色如同水波一样的光晕以项倾歌为中心朝着四周荡漾,每一道波纹都是震荡异能产生。

    “九曜封天!”

    下方的瑶曦一声骄喝,九个古字如同星辰突兀的出现在项倾歌周围,似一片古老的星域在闪烁。在这九个古字形成的空间中,项倾歌不由皱眉,一股奇异的力量竟然将他连同那些震荡波纹全部粘在了里面。

    张扬也借助这个机会,一把抓住了那页金色的纸张,如同金属的质感传来。说来也奇怪,原本在项倾歌眸光中距离挣扎的金页,一入手却再没有一丝动静。张扬刚想继续伸手将银镜也收掉,被瑶曦困住的项倾歌就如同一**日释放着无尽的神光。

    “滚!”

    九个古字轰然炸碎,强烈的罡风将张扬刮飞了出去。浮现在项倾歌周围的每个符文都有霞光流转,有经文吟唱声响起,仿佛每个符文都连通一个神国。金色的手掌挥下,如同闪电一把抓住了银镜。

    搀扶起倒地的瑶曦,与徐璇三人呈三角之势,望着立足虚空的项倾歌,张扬的心不由沉了下来。那铺天盖地袭来的霸气,尖锐如同刀锋的目光,好似浪潮翻涌的金色元力,仿佛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压在了几人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