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57章 不言自明

    二十分钟后,比赛结束。(澳门太阳城娱乐)

    主持人苏勤在评审团短暂的讨论后,宣布了这个毫无悬念的结果——法学院代表队胜,冯见雄独享本场最佳辩手,没有之一。

    社科院常年四强,最终也没能掀起任何风浪。只是让比赛的打法变得更加没有观赏性、更加谨慎小心而已——相比于冯见雄此前遇到的任何一组对手,社科院队好歹不会在低级错误的分论点上做无谓的抵抗。

    不过这场比赛结束后遗留的讨论,却是前所未有的激烈。

    毕竟,这是一道非常紧抓时事热点的题目。而且相比于两轮之前法学院和新传院那场比赛,本场的热点关注者更多——

    正版盗版问题,大学生其实不太关心,因为眼下能够产生版权收益的大学生寥寥无几。哪怕在这个问题上口号喊得非常政治正确的人,说实话背地里也都是清一色用盗版的。

    但人口问题每个人都能说上一嘴,就业问题更是每一个大学生都会去关心的——只有家里有钱有权的二代们,在这事儿上能够免俗。

    几个被法学院队最后阶段的猛攻说得心服口服的女生,在那儿窃窃私语:“唉,刚才我还以为讨论‘不用法律控制会不会导致人口爆炸’这个小点的时候,冯见雄的表现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没想到后来说到‘人口老龄化是否会必然带来劳动力和消费短缺’,冯见雄那脑洞才真叫天马行空、又严丝合缝。太帅了,这种人应该去写硬科幻小说嘛,拿个米国人的‘雨果奖’也好啊,咱中国小说家还没拿过‘雨果奖’吧。”

    不过正所谓脑残粉招十黑,或许是他们为冯见雄吹得太狠了,也招来了一些“有限反驳”的声音——也就是反驳的点仅限于“冯见雄不可能写小说拿雨果奖”,而不敢波及“冯见雄口才见识不够牛逼”。

    冯见雄口才的牛逼程度,用一句诉讼法上的属于来说,如今在这座校园里已经属于“公知常识”了。

    所谓“公知常识”,就是不证自明的真理。比如法庭审案的时候,一方说“因为地球绕着太阳转,所以如何如何”,那对方律师和法官是绝对不会要求他“证明地球确实绕着太阳转”。

    用米国人的惯用句式表述,那就是《独立宣言》第二段的开头:we-hold-these-truths to-be-self-evident……

    “好的小说不光要脑洞和硬核推演能力好吧!还要文学性艺术性,剧情的对抗!我承认冯见雄的推演确实扎实,很硬科幻,但是拿小说奖就免了吧。”其中一类典型的反驳者如是发酸。

    酸过之后,无论是脑残粉还是黑粉,统统沉浸进了戏肉问题的讨论中:

    “不过他刚才最后说的那段推演,还真是以古见今,非常有道理啊。人类为什么会因为老龄化而出现劳动力短缺?古代有这种问题么?明显没有,所以老龄化导致人口不适合工作,是第二次工业革命以来的历史阶段性产物,不一定未来也永远会这样。

    我刚才百度了资料,退休这种制度,确实是19世纪后半叶,和全面义务教育差不多时候出现的。最开始的退休制度,是俾斯麦时期的德国,是为了为国征战的退伍将士们准备的,只有荣誉军人立过功,国家才养他一辈子。后来到1880年代末,各国慢慢把退休制度推到工人群体,花了好几十年。

    而义务教育的普及,在英美德基本上也是这时候开始的。在义务教育普及之前,人类学习工作所需技能的时间分界并不明显,很多人学手艺或者读书都是一辈子不断学习的事情。二次工业革命后为了进一步增加人的‘跨行兼容性’,把‘工匠’培养成‘通用化工人’,才搞了义务教育,从此人类才是先读10几年书、然后干一辈子、最后退休。”

    “但是刚才冯见雄提到的这个‘多伦多大学的杰夫辛顿教授’今年刚弄出来的‘深度学习型人工智能’,如果真有他说的那么神,未来的技能型从业者只工作十年八年、就发现自己一身本事废了,需要不断重新学习。那不就又返璞归真地回到二次工业革命之前、所有工匠都要终生学习的阶段了么?

    加上未来一切简单重复的脑力劳动都可以被人工智能消灭,人类的工作本来就是偏向于创意和跨圈联想,强度大大降低,上了年纪的人阅历丰富的话,说不定还真能继续工作。而那些需要身强力壮才能做的事情,交给机器就好了嘛!”

    毫无疑问,这些讨论者,都是被冯见雄在辩论赛的最后阶段、动用他领先15年的远见卓识,给忽悠得一愣一愣的。

    他也正是靠着这些话,把社科院坚守的“老龄化必然带来劳动力和需求萎缩”这个最后的理论据点,连根拔起。

    ……

    “咔嚓,咔嚓”两声,校报的记者学长给法学院代表队队员们照了两张正装的合照。

    进入半决赛后,例行每一场都是要被采访的。

    虞美琴和史妮可一左一右站在冯见雄身侧,史妮可还是那样的活泼跳脱,乐天开朗。似乎只要做好自己,每天进步一点,史妮可就很开心了。

    而虞美琴则是眉头微蹙,有一股无力感。

    刚才的自由辩论阶段,虞美琴也算是抓住了比赛的关键,在就业和劳动力这个问题点上反复攻诘,颇是废掉了社科院好几轮反驳。总结陈词也是字字珠玑,把本场的优势全部总结了出来,滴水不漏

    然而,她自忖本场表现和冯见雄还是已经明显有了差距。

    她不是输在思辨和洞察能力,只是因为她对未来的展望想象能力不如冯见雄,让她颇为不甘。

    似乎,和新传院的复赛之后,她已经没有再次在表现上反超冯见雄的机会了。

    “小雄,例行公事问你两个问题,别怪姐多嘴。”萌音女王丁理慧在同事拍完照之后,恰到好处地闪了过来,拿着话筒采访。

    今天丁理慧没有全程在现场观战,比赛结束后才来,为的就是减少学生的骚动。

    “听说你比赛之前几天,因为此前比赛的观点立场问题,被人质疑了你的三观和人品。那我想请问你:今天比赛场上你说的那些话,还能代表你个人在现实生活中的真实观点么?还是仅仅是一种比赛策略、为了获胜而窃辞逢迎?”

    很尖锐的问题。

    不过考虑到赛前三天冯见雄刚刚把新传院的一个大四学长羞辱成精神分裂症、校方又不能追究他,这样质问一下已经是必须走的过场了。

    冯见雄也知道,丁理慧是拥有采访问题决定权的。她具体想怎么问,校台领导不一定能干涉。所以这个问题背后,未必没有保护冯见雄的意思。

    “她这是打算让我在公开采访中表个态、再强调一下‘如有听众因为自行代入、以至于觉得受到羞辱而出现不良反应,后果自负’这个‘免责声明’?”

    冯见雄心念电转之间,已经体察到了丁理慧的好意。

    那就配合一下吧。

    他道貌岸然地对着话筒说:“是的,只是为了比赛说的。我再强调一遍,这些不是我本人在现实生活中的观点,纯粹为了锻炼辩才。也请各位不了解辩论赛的同学,能够先关注一下比赛规则,扫盲一下基本常识。

    如果我的存在,能让那些持有和我比赛中所持观点相反的外行人难受了,然后让他们开始关注优雅的辩论,我觉得这也算是我参赛带来的一项重要价值,也是这种赛事本身的举办价值,谢谢。”

    “啪啪啪……”随着丁理慧收回话筒,场边几个学长、学姐冷漠而均速地鼓了几次掌。

    冯见雄往掌声的方向瞥了一眼,发现正是苏勤为首的本场评审团成员们,他也就报以善意的微笑和点头,

    “所得很好,不但比赛表现好,也很会保护自己,有一个职业辩手的生活素养。”作为校队主力的苏勤,挤出几丝笑意,勉励了冯见雄两句,

    “上次我主持你们的小组赛最后一场时,我还想过破例拉你进校队,慢慢培训。不过看来现在已经没有这种必要了——以你现在的表现,已经可以堂而皇之地进校队了。如果最后一场还拿最佳辩手,你就可以连替补都跳过,直接打主力。”

    说这番话时,冯见雄看不出对方的喜怒,也就只能说点没营养的谦逊客套话。

    苏勤微微一抬手,指着身边一个高挑静谧的端庄学姐,介绍道:“行了,今天不是来和你客气的——给你介绍一下吧,我身边这位,也是我们校队的主力之一、商学院的田海茉同学。因为我们地科院又出线了,所以我得回避。下一场总决赛,她会是主持人兼评审团成员。”

    冯见雄意识到,苏勤显然也是一个非常傲气的人。他内心自然是希望地科院继续蝉联冠军的,但是“违反回避”这种授人以柄的事情,他是不屑于做的。

    按说正常情况下,他只需要总决赛自己回避也就是了。但他偏偏要提前把总决赛的主持人和评委介绍给法学院队,以示决赛评委毫无徇私。

    “冯同学、虞同学,还有其他各位辩友,很高兴认识你们。初次见面,希望以后有更多合作的机会。

    先自我介绍一下吧,商学院,大三,电子商务专业。也是校学生会副主席、校法律援助中心主任。”

    那个名叫田海茉的大三学姐说话细声细气地,非常端庄拿捏,望之不似辩手。一头斜刘海的深蓝色长发,平素看不出什么表情。

    对于妹子的介绍,冯见雄倒是没什么感觉。而虞美琴和史妮可则是微感诧异:“你……你不是商学院的么?怎么会管法律援助中心呢?”

    田海茉微微一笑:“法律援助中心,也是需要行政管理人员的,不是么?至少我比较适合筛选任务的轻重缓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