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83章 天生的羡慕不来的

    3月上旬的一天,qx区人民法院的立案大厅旁边的法律援助摊位。(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金陵师大的法援中心,每天下午是至少要轮出一个同学,来这里提供免费法律咨询的。

    这天正好轮到了史妮可。

    不过因为她上学期刑法课和行政法课成绩太差,田海茉怕她回答相关问题不专业,就按上次开会最后讨论的决定,让冯见雄或者虞美琴轮流陪她出班。

    一个下午很快就过去了大半,眼看已经4点多了。前来咨询问题的贫苦原告也接待了不少,史妮可能够自己回答的都自己答了,没把握的就让冯见雄出马。

    法院5点多就会下班,他们也能跟着准点撤摊。

    “这两次真是帮了我大忙了,跟着你一起,提高很快呢。下次就让美琴姐陪我好了。”史妮可离开了一会儿,买了两杯黑泷堂的伯爵奶茶回来,递了一杯给冯见雄,一边甜甜地笑着。

    两人正在聊着天,一个冲冲怒气都写脸上的女生冲进立案大厅,然后急促地原地晃悠了一圈,目光扫视到法援中心的摊位,就径直冲了过来。

    “喂!这里是不是金陵师大的法援摊位?”

    “是的,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你吗。”史妮可陪着笑脸问了一句。

    “我也是金陵师大的学生!我被学校开除了!我不服!我要起诉学校!我也没钱,请不起律师,就是要申请法律援助!”那女生没等史妮可问完,就直来直去的吼开了。

    声音之大,让大厅里少数还在排队的吃瓜群众纷纷侧目。

    冯见雄和史妮可这才看清楚那个女生的面貌。

    要说漂亮么,也谈不上多漂亮,素颜最多六分,在女生如云的师范类大学里,绝对是出挑不了的。不过这个女生很能化妆,而且有一股浓浓的风尘味,说不定喜欢熟nv少fu的男人会喜欢。

    史妮可一阵头皮发炸,心说这人是吃了枪药故意来挑事儿的吧?

    她来这里提供法律咨询可是一毛钱没有的,纯粹是为了长见识学实务经验,谁也不欠谁的。一听对方这个态度,史妮可也被激得炸毛了,想要嘲讽回去。

    倒是冯见雄微微拉了一把史妮可的胳膊,暗示她稍安勿躁。

    “别急,这人估计是挑事的,就是想让咱学校的法援中心当中出丑吧。估计要是闹出点网上的负面新闻,田学姐身上压力也大。”冯见雄的语速很快,声音很轻。50个字的话,七八秒钟就说完了。

    大学里,最不好惹的人,就是已经被学校开除了的。

    因为这些人已经彻底失去了一切,破罐子破摔,光脚不怕穿鞋了。冯见雄刚刚接触过“被提前毕业”的付成才,所以对于这类人的心态非常熟悉。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觉得:这个妹子怎么会知道找学校的法援中心把事儿闹大的?莫非也有一个和他套路一样的人……

    一旦动了这个念头,冯见雄不可抑制就想到了翁得臣。

    今天是他和史妮可值班,如果出了事儿,只要上了任何媒体,田学姐说不定就得照样把他们俩开了。

    先稳住这个女生吧。

    他脸色看不出表情,淡淡地问:“可以,如果符合条件的话,我们会帮你写起诉书的,不过,能先说一下学校为什么开除你么?还有,登记一下你的姓名。”

    那女生一开口就是猛料:“我叫黄洁,数科院03级的!学校说我怀孕不肯堕胎,要开除我学籍,我不服!我要起诉学校!我是一个已经到了法定婚龄的成年女人,我有自己的生育权!学校的校规就是不合理!侵犯了公民基本权利!我也没钱,请不起律师,我要申请法律援助!”

    史妮可听了,顿时觉得五体投地,甘拜下风。

    这么羞耻的事情,居然还能说得这么理直气壮,这个女生是特殊材料做成的人么?

    学校的校规,是一旦男女不检点,怀孕了被发现,那就直接处分了,至少是留校察看。

    但那些条校规毕竟是十几年前定的了,如今社会风气开放程度和90年代初大不能比,男女那点事儿,在大学里谁都心里清楚的。所以实际上操作的时候,学校还是网开一面的,先劝堕胎别出丑闻,然后再说,说不定能酌情减轻处分。

    谁知竟然还有连让堕胎都不服的主儿,非要把事情闹大求开除。

    “莫非她觉得自己是个咪蒙型的田园女权斗士?”冯见雄不禁有些好笑。

    “这个问题你劝吧,我都不好意思说了。”史妮可对冯见雄软语相求地说完这一句,脸色已经红到了脖子根。

    这种法律咨询的话题,她连听都不好意思听,怎么能厚着脸皮回答呢。

    冯见雄示意对方稍安勿躁,一句句慢慢引导:“能说下,你为什么非要留下这个孩子么?如我所知,学校是不允许本科生在校结婚的,那你肯定是未婚。就算你和目前的男朋友感情很好,以后来日方长啊,何必急于一时呢。”

    黄洁想也不想地说:“我不管!我就要这一个!他跟文学院那个狐狸精跑了!我就知道他当初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先在咱本院物色一个,再慢慢找机会认识其他院的学妹!我就是要三个人一起开除!我咽不下这口气!”

    得,还是个抢男人的失败者,怪不得要鱼死网破。

    这种人,只要有人稍微点拨一下,让她来法援中心闹事,肯定就会被利用了。

    “好,我已经了解了,那我说说法律意见吧,我觉得你的控诉毫无胜算,因为从法律上看,学校根本没有侵犯你的生育权,或者说别的‘基本人权’。你还未婚,按现行法律就没有实践生育权的可能性——你连准s证都拿不到的。”

    黄洁歇斯底里地喷开了:“恶法!你别蒙我!我来之前看过相关法律书了,民法婚姻法都没限制这方面,是计s条例限制的!这是恶法呀!这是男女不平等、欺压女性啊!凭什么单身女人不能自己生孩子!我今天就是要发起公益诉讼,为民请命!”

    她这么一说,围观的人更多了,连法院的工作人员都有过来,然后试图让大家散开。

    门口甚至还有疑似在等新闻的扑街媒体采料人,蠢蠢欲动地想来窥伺个明白。

    冯见雄眉毛一挑,决定慎重说话。他的每一句话,不仅要符合法律,还得宣贯正面的法益。

    不然,肯定是会激起媒体讨论的。

    “这位同学!请注意不要肆意捏造国家的立法意图!不许单身女人生孩子,怎么就扯到男女不平等上去了?单身男人也一样不许一个人生孩子的,这不是很公平么?”

    “废话,逼长在我们女人身上,你们男人倒是想!你有本事长个逼,你也去生啊!”

    黄洁这句话太粗暴太有杀伤力,却是惹得几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大妈阿姨指指点点,有唾弃她无耻的,也有抨击男权的,反应不一而足。

    “长了也不许生,这不是器官的问题。”相比于黄洁的火爆,冯见雄却是无论对方如何气急败坏,他自岿然不动,一副资深大律师的淡定语气。

    “在目前的计s法规下,之所以单身不许拿准生证,是因为每一个孩子的出生,都是需要消耗掉一男一女两个成年、可结婚公民的生育指标的。如果你单身,却去申请准s,那就只用掉了你自己的半个指标,男方的那半个指标谁来出?

    且不论计s本身是不是恶法,但是在目前的法律下,如果允许单身女人单独生,那才会造成最大的男女不平等,并危及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个现代法律的最重要基石。

    因为那么做,有钱有势的男人完全可以突破法律上的一夫一妻,让自甘做妾的女人以法律上单身的名义为他留后。那么对于有钱有势的男人而言,他在得到后代这个问题上,其实是凌驾于大多数公民之上的。

    而目前的法律,好歹还可以做到‘只要不移民,也不去香江,不脱离本国国籍和法律的控制范围,无论有钱人和穷人都只能生一样多’。

    你口口声声拿男女平等说事儿,原来指的就是男女都可以平等地放弃自己的尊严么?你口口声声的女人的基本权利,就是女人有自甘做妾的基本权利么?”

    冯见雄说得义正辞严,无数本来还在那儿骂档嘛政府的吃瓜群众,竟然也哑口无言惭愧起来。

    那些想炒个大新闻的采料人,也放下了半盖在衣服下的袖珍dv(法院里不好明目张胆地拍)

    “做……做那个怎么啦!这也是女人的自由!社科院的李研究员还年年建议废除禁止**的法律条款呢!”黄洁最后理屈词穷地挣扎了一下。

    冯见雄好整以暇地说:“这是另一个问题了,和本案无关吧?你非要聊,有空再详细说好了——不过要给咨询费。我就简单说几句:

    第一,禁止卖,法理上来说确实是限制了个人对自己身体的使用和处分权利;但是当年立国之初这么定,也是考虑到广大妇女当时经济上确实受压迫、不独立。如果允许卖,只会有男人买女人卖,不会有女人买男人卖,所以男女不平等,暂时就一刀切了不许卖。

    第二,如今女人的就业权利确实基本和男人差不多了,要是真想放开,也不是不可以。男女平等嘛,只要鸡店鸭店都解禁,没什么不行的。无非做好三点:未婚的可以随便买卖,已婚的要征得配偶原谅才能买卖;所有买卖做好卫生防疫工作——没什么想问的了吧?”

    黄洁瞠目结舌,没想到世上居然还有人把她这种故意来闹事儿的人,都说得哑口无言的。

    这嘴炮段数,也太可怕了吧。

    “行了,都散了吧,没什么热闹好看的。这位同学已经想明白了。”冯见雄无视了黄洁,板着脸对围观群众和狗仔平静而坚定地呵斥。

    “还以为能有大热闹能看呢,没想到连这么泼辣不要脸的女人,都能被这个小伙子说得没话可说。”

    “散了散了,不过今天也算学到了,回家就找人撩拨他们谈这个话题,我就把刚刚学到的台词拿去显摆。”

    众人一哄而散,一场小新闻消弭于无形。

    “是不是有人告诉你这儿今天有出摊的?”冯见雄冷不丁地问了正在失神的黄洁一句。

    “是……是,啊我就是想撒个气,我……”黄洁下意识地吐露,随即立刻觉得无比丢人,刚才骂街时鼓起的勇气,也彻底泄了,灰溜溜地蒙脸跑了。

    史妮可终于松了口气:“你这真是……不管正儿八经跟你辩论的,还是泼妇骂街上门挑事的,都能被你给说回去呢,这口才……唉,羡慕不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