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87章 弗莱格之王

    五一节之前一周,金陵师大的师生们刚刚渡过期中考试。(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略微紧绷的校园氛围,也重新松弛闲散下来。

    或许是因为周五的关系,刚到下午,区法院的立案大厅里,人群就难得地空旷了些,连立案都不用排队了。师援中心的免费咨询摊位前,也是人流渐稀。

    “都周末了,估计也没什么人来,要不咱早点散吧。”

    值了半下午班、答咨询答得口干舌燥的虞美琴,神勒个懒腰,如是怂恿同伴。

    似乎为了增强说服力,她最后想了想,又加码了一些诱惑条件:“听说大成名店开了家新的奶茶店,叫一点点,是湾湾的哦,我请你喝?”

    从四月份开始,史妮可的水平有所进步,已经不需要冯见雄这样的高手坐镇点拨了,所以田海茉换了更空闲一些的虞美琴来陪她执勤。

    史妮可也知道是自己连累了姐妹,所以虞美琴每每开口她都是不会拒绝的,哪怕是迟到早退。

    她腼腆地一笑:“你也累了吧?那就走吧,不过还是我请你好了。”

    “这都要抢?至于么。”虞美琴的思维模式毕竟还没回过味儿来,潜意识里还把史妮可当成两个月前那个贫困生呢。

    事实上哪怕是到了现在,如果直接比家境存量财富的话,史妮可在虞美琴面前依然算贫困生——只不过她有一个月五六万进账的盼头,前途已然颇为远大。

    “美琴姐你小看人!我可不是两个月前的史妮可了。”史妮可用“已非吴下阿蒙”的元气表情怼了一句,“不过还是先顺路回学校查一下期中考试成绩吧,不查到成绩做啥都没心思。这学期要是高数再挂,我可就没脸待下去了。”

    虞美琴知道事关史妮可明年还能不能留在法援中心,也就陪她一起回学校转一圈查分数。

    期中期末至少要有一次考试卷面分及格;那么哪怕另一次考了50几,老师最终如果仁慈一些,算平时分手松,总评分还是有可能及格的。如果期中期末两次卷面分都挂点,那就神仙也救不了了。

    查分数的时候,虞美琴竟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冒出些奇怪的念头。

    “要是过不了,就让妮可安心学习也不错,那其实也是在为她好……哎呀虞美琴你在想什么鬼!你这是在嫉妒妮可能帮小雄办事儿么?当初是你自己不屑于做那种赚灰钱的俗气事的!”

    “67!好歹及格了!这段时间恶补总算没白费!诶,美琴姐你怎么了?”史妮可看完分数,心里总算松了口气。

    “啊?没什么呀,哦,恭喜你了。”虞美琴尬笑了一下。

    史妮可心思朴实,很快转移了话题:“唉,不挂科真好,突然干啥都觉得踏实了。走,先去一点点喝一杯吧。”

    俩妹子携手逛到校外的shopping-mall,找到那家新开的奶茶店。

    史妮可要了两个超大杯布丁奶盖,跟虞美琴一边吮,一边逛鞋店。

    “美琴姐,明天有空么?陪我看房子怎么样?我最近准备下手了。”史妮可看中了一双千百度的细跟鞋,付钱的时候跟虞美琴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这么快?我以为你还要攒两个月呢……”虞美琴暗暗心惊,不过也很快接受了这个事实。

    史妮可:“凑够首付不就行了。我现在是想通了,全款买房的都是笨。早买早完事,反正房子肯定一直涨的。要是熬过暑假,‘金九银十’,还不知道多花几万块冤枉钱呢。”

    听着闺蜜的回答,虞美琴暗暗蹙眉,总觉得史妮可看上去看上去一改往常的谨慎,变得有些膨胀了。

    ……

    第二天,史妮可租住的盛世华庭楼盘售楼部。

    史妮可在虞美琴的建议下,直接来售楼部问,而不是按照自个儿原先的老实计划去中介公司找房源。

    这是一个已经交付一年半的楼盘——理论上04年年底就赶着竣工验收发钥匙,05年年初有第一批房东开始装修搬进去。去年9月史妮可考上金陵的大学、母亲和她一起搬过来的时候,这小区才住人半年多而已。

    以这几年疯涨的房价和热销的形势,一个楼盘也太可能留着大量好户型的未售房源拖上一年半。如今再想买这里的房子,理论上应该找中介公司和个人房东买二手房。

    毕竟,如果一个楼盘显示出“居然连现房都卖不完”的趋势,那肯定会给还在观望的投资者们一个“房子肯定有毛病,或者大家公认升值空间不大”的恶劣印象。

    史妮可这方面社会经验不足,原先也是这么认为的。

    但事实上,总有两三成的房子,刚开盘就“左手倒右手”,名义上倒腾卖出去了。而实际状态则是只签了购房合同给了定金乃至首付,却迟迟不办房产证、不做过户登记。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准备打时间差倒腾的。

    售楼部的小姐显然也是把她们当成了懂行的,又或许是看这俩妹子美貌不俗,肯定是有钱人家的,接待的还挺热情,想看啥资料都举一反三地送上。

    女生么,只要漂亮,总会富贵的。哪怕生下来的时候爹不够富贵,第二次投胎的时候只要自己愿意,也能改变命运。

    俩妹子逛了一圈,看遍了户型图和模型,还要了销售情况的清单看了一遍。虞美琴便如此指点着,给史妮可这个房地产小白扫盲:

    “你看,这几十套都是去年名义上卖掉、但是一直拖着没做房产证的。肯定是开发商自己的托吃回去的。

    去年国家已经出台了个新的限制炒房政策,新房卖出后五年内过户要收土地增值税差额的,契税和别的税也重得多。所以肯定是准备5年内就倒手卖掉的人,才会给了首付都不做房产证,而且也肯定是开发商的关系户。”

    “原来还这么多门道。”史妮可暗叹今天可算是带对了人来,要是就她跟母亲自己来买房,说不定就被坑了。

    她拿起一副自己最中意的户型图,找虞美琴参考:“你觉得这套怎么样?理论上顶格89方。不过这幢在最东边,这个户型还有一间书房,竣工图上是做进公摊面积的。实际上该有100方出头了吧?做成89方,应该只是为了避税。”

    虞美琴看了看,建议到:“要不还是去现场看看再说吧。”

    说着,售楼小姐带了俩妹子去那套房子实地看了一下。

    仔仔细细看了半天,史妮可对房子很满意,问了价格。因为面积超过她的预期,总价要将近70万,首付也比计划又高了两三万。

    “就这套吧,麻烦你把相关材料都整理一下。我今天就可以签合同打首付的。”史妮可款款大方地和售楼小姐说。

    售楼小姐也是暗赞这妹子有魄力。她接待了多少看房客人,起码三分之一都是要熬好久才下定的,真正见了就买的土豪可是不多。

    虞美琴不想干扰史妮可的决策,但也不无担忧地劝说:“预算有点超支了吧,你准备做几年的按揭?”

    史妮可想了想,依然略轻松地说:“就5年好了。拖太久也没意思。五年的话,一个月还1万块还不到一点,完全不影响生活的。如果生意形势一直那么好,说不定明年我还会再下手一套140方的,或者回老家也买套新的。90方毕竟只是过渡的房子,将来一家人要是人多了,总要舒服一点。”

    一个处在极度乐观中的人,旁人是很难劝回来的。

    虞美琴了解对方此刻的心态,她也只能小心地修饰着措辞,委婉地说:“虽说房价肯定涨这个道理是没错。但你想过没有,你跟小雄合作的那种生意模式,毕竟是很依赖于‘现行法律不修改、收紧’这个大前提的。

    要是明年或者后年两-会的时候修法了,甚至只是最高院出个解释,或者知产局出个专利审查的行政指导意见,那都是变数。现在你和小雄有别的来钱门路作为后备么?如果没有的话……”

    “如果没有的话,是不是怕我会断供?美琴姐你想多了啦。雄哥的能耐你还不知道么,虽然现在他没说有啥后招,但我相信他肯定有后招的。只是还防着我,不肯提前教我而已,我对他有信心”史妮可说这话时,脸色颇有几分羞红,似乎想到了什么很温柔的事情。

    “喂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自信地立弗莱格啊!”虞美琴内心有一个声音如此大吼,嘴上却是没有说出来。

    她忽然有一种错觉。

    似乎此时此刻,她眼前的史妮可,就像是在“乌林之西、宜都之北”或者“葫芦谷口、华容道前”纵声大笑“周瑜无谋、诸葛亮少智”的曹操,活脱脱一个弗莱格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