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9章 睚眦必报

    “以我目前在圈子里的威望,要想直接让大牌巨头信任我,让我做任何全盘的法务布局,或者出大价钱找我商业资讯,都是不现实的。(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仅仅让锦天成事务所的大律师吃一次憋,招牌还远不够硬。

    所以本来我下一步的打算,是再换一个具体门类,来一遍‘左右互搏、自导自演’类型的布局,让整个圈子正式认可我。”

    冯见雄喝着梅子酒,侃侃而谈地说了自己的大致想法。

    作为一个表面上的法务圈新人,他倒是想直接接那些案值数亿、诉讼费数千万的顶级大案,问题是没有客户愿意冒这个险。所以,案子肯定还是得自己制造的。

    当然,相比于“专利碰瓷”这种彻底没有社会效益的自导自演,冯见雄第二阶段要做的事情,虽然也会利用法律的空子,但最后要实现的目的或者说动机至少是好的。从这个角度而言,他也算是每局进步一点。

    周天音听了这个大致的想法,顿时微微有些失望:“还是自导自演型的官司?你就不能做点正事。那大致是哪方面的呢?”

    她出身官宦家庭,说到底是不喜欢站在官府对立面占便宜的男人的。此前之所以对冯见雄态度改观,实际上还是史妮可带来的蝴蝶效应——

    如果不是史妮可因为当初过于冒进、同时告了好几家背后开发商其实是同一家的工程项目,导致开发商反噬废掉了冯见雄的最初两个碰瓷用专利。

    那么,冯见雄说不定会继续细水长流把这门生意再亲自做个一两年,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布好局之后一次性抛给金成义、顺带自己在《法学研究》上文教国家知产局怎么堵漏。

    换句话说,当时“略微舍弃一点全局远期金钱利益,换取一些名声”的权衡,是史妮可犯下的错误,逼得冯见雄如此调整的。

    而如果冯见雄没有调整,始终表现得“只求利不求名”,那么今天周天音说不定还把冯见雄继续当成路人。

    正是冯见雄在《法学研究》上的指点江山,潜移默化把周天音的好感拉了过来,让小姐姐误以为冯见雄是个“为国家法制健全进程操碎了心、宁可舍弃一些赚钱机会也要忧国忧民”的家伙。

    作为一个高级法官的女儿,在周天音的三观里,那样有才又有德行的男生,简直完美。

    也正是因为刚刚对冯见雄的期待已经很高了,当冯见雄说出他的第二步计划依然和“自导自演”有关,周天音的失落落差才会这么明显。

    “算了,再看看吧,说不定小雄这次还是为了忧国忧民,亲自试验那么一两次新模式后,就会再去《法学研究》上文揭露这种商业模式,为国家立法部门堵漏吧。那样的话也算是好事了。”周天音内心如是对自己说,不知不觉就为冯见雄开脱了。

    “商标,我的下一步‘自导自演’商业计划,本来是准备放在商标领域。”趁着小姐姐还在胡思乱想,冯见雄却是趁机揭露了具体答案,

    “你知道的,我对知识产权法领域比较熟;知识产权圈子里,无非就是商标专利著作权这点破事。专利的瓷已经碰过了,兔子不吃窝边草;版权和软件著作权不是没利可图,就是控制在顶级巨头手上。

    只有商标权不管公司大小都要维护,可以找到一些规模相对不是很大、但是在具体圈子里响当当的‘小而美’公司合作。”

    周天音和其他两个妹子都默然不语,稍微想了一会儿,似乎若有所悟,实际上又完全没摸着头脑。

    史妮可跟冯见雄最久,业务上又熟,当下好奇地问:“雄哥你刚才不是说‘经过今天的事儿,你有个更好的想法’,那莫非你的计划还可以跟今天那个找你麻烦的家伙结合起来么?”

    史妮可提到的“找麻烦的家伙”,在场所有人自然都门清,指的是刚才在招行找骂的邓长春了。但大家都很难想象,对于那种只有一面之缘的人,冯见雄能如何在自己赚钱的同时,顺手给对方添堵呢?

    冯见雄谨慎地说:“看情况吧,没了解过对方具体做什么、有哪些竞争对手、存不存在他被人商标侵权或者他潜在侵权别人,我怎么好贸然下结论?”

    周天音点点头,接过话头思忖着说:“刚才听那人自称是‘隆盛食品,邓长春’,后来我趁他倒了的时候,见银行的人为了联系他的亲友,拿了那人的名片,应该就是本市的企业。要查查他具体做什么的么?”

    冯见雄微笑地不置可否:“你可以查到?上网?我自己查好了。”

    周天音一副“那你也太小看我了”的表情,莞尔一笑:“不用上网,我给我妈的朋友打个电话问问就好——她们税务局的,本市企业什么东西查不到?”

    冯见雄一拍脑门,心说忘了这妹子家里有税务局的,倒是更省事了。

    他们本来就是来吃晚饭吃得比较早,如今外面还没到下班的点呢,所以也不虞打扰了别人休息。周天音没有客气,花了几分钟就调取到一大堆信息,发到了她自己的邮箱里。

    冯见雄也不在乎看一遍,然后想想看自己当初的计划能不能套到这一行上。

    “这个邓长春是一家名叫‘吴越隆盛食品’的公司的老板,本来在东瓯做,嗯,后来为了摆脱卖假冒伪劣的嫌疑,把公司迁到了省会钱塘。目前主打产品是海鲜腌渍和其他腌渍类风味食品……”

    一看对方就是个东瓯卖海鲜出身的,冯见雄顿时有些失落,这种行当品牌意识是很淡泊的,国内也没啥牛逼品牌值得人仿冒。

    他又花了好几分钟往下看,越来越觉得貌似这人对他的计划没什么帮助,直到看到最后,心中忽然一动:

    “这家伙名下的公司,居然还卖‘干妈味腌制海鲜’?就是那种麻辣罐头之类的东西?名下还有包括‘海鲜干妈’、‘老姨妈’在内的一些商标权?”

    史妮可听了,似乎想到了冯见雄的着眼点。

    而冯义姬和周天音不懂法,也不吃辣,一时半会儿还没反应过来:“这有什么问题吗?”

    冯见雄解释道:“你们不知道,黔贵省有个省内的著名商标,叫‘l干妈’么?专门做辣酱的。”

    06年的辣酱品牌还没那么出名,辣酱的电商和海外宣传也不多,所以也就几个吃辣的省份人民对这些牌子比较了解——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辣酱类的品牌当时几乎没有“全国驰名商标”。冯见雄刚才提到“l干妈”这个品牌时的用词也很谨慎,说的是“黔贵省著名商标”

    因为国家在认定驰名商标的时候,虽然没有明确的相关硬性条文,但实务操作的时候,却是要求“全国绝大多数省份的普通人都听说过”某个品牌,才肯认定“全国驰名”。

    所以,别觉得“全国驰名”很容易——历史上,因为“上了年纪的人不用qq”,导致连“藤讯”这个商标都在qq诞生后10年的2008年,才成功“驰名”。而“阿狸巴巴”这个商标,更是到了2014年、阿狸集团都已经在纳斯达克ipo吸金200亿美元那年,才成功“迟名”。

    如果用网民的狭隘眼光去看待这些问题,那是会觉得非常匪夷所思的——尼玛qq用户量都到4亿的那年,“藤讯”才算驰名?

    但事实就是这么残酷,只有一类人和使用的人知道的,那是不算驰名的。

    要全国所有省份、所有社会阶级、都大多听说过,才叫法律意义上的“驰名”。

    周天音和冯义姬用探寻的眼神对视一眼,俩人都是标准的江南水乡柔美型小姐姐,平时是一点不吃辣的,所以对“l干妈”这种品牌只能说是偶尔瞥到过一耳朵。

    “好像是听说过这么个牌子。”俩小姐姐异口同声地肯定。

    “所以,这个邓长春其实是在卖假货,当然,也有可能是在合法地蹭热点。具体属于哪类情况,要我调查之后才能明确。”冯见雄适时地点出了问题的主要矛盾。

    周天音不解:“这不是明摆着地冒用别人品牌么?怎么还有可能是‘合法地蹭热点’?”

    对于这个问题,冯见雄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微微一笑:“所以,法律是个很复杂的东西,才需要律师。我回家上网查完证据,才好给你明确答案。”

    “那咱快点吃,赶紧回去上网吧。”周天音有些好奇,虽然她本人不学法,但毕竟父亲是法官,多少也是愿意被扫盲的。

    一行人吃完,周天音驱车去了冯家,还给母亲打了电话,说今天有点事儿,晚上又跟冯义姬睡。周母竟也没有担心,显然是对冯义姬很熟了。

    冯见雄回家联上网,就打开国家工商总局的网站,检索了各种公示的商标信息,然后就有了眉目。

    他指着刚刚打印出来的一堆材料,开始一条条地分析给诸位妹子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