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58章 繁花落尽

    体育馆里的掌声渐渐停息,观众依次退场,舞台灯光零落地熄灭,临世架设的摄影轨道车,也在工作人员的有条不紊操作下,重新被拆卸下来。(m.k6uk.com手机阅读地址)

    繁华之后的寂寥,重新袭来。

    对于骤然成名、没有做够心理准备的人来说,这种惊喜之后的寂寥,是颇需要花点时间去适应的。不过对于习惯了的媒体人而言,又是如此的习以为常。

    “真是历史性的一刻啊。从03年央视介入预选赛以来,这是第一次有这种等级的弱校,颠覆传统名校垄断的格局。”

    看着比赛结果最终公布,罗胖子不由自主地感慨了一句。

    他是今天比赛的评委之一,央视的知名制片人(不是做电视剧的,做社会性节目的)。

    从央视方面和星岛合作国辩转播以来,三年多的时间里,他也算是一直有全程跟下来,见证过国内一支支强队的出线、最终夺得世界冠军。

    从90年代初,国际大专辩论赛开赛以来,国内大学夺取世界冠军的比例超过半数以上,累计出线的队伍近二十支。

    但是曾经这些出线队伍里,还真没出现过哪只连985都不是的辣鸡学校——今天的金陵师大,算是第一支。

    “等华东赛区决赛结束了,问刘总编要一点儿相关采访资料瞧瞧。师大那个二辩是个人才,毕业了说不定能来央视做法制访谈节目。”

    罗胖子能如此想,倒也算是坚持了几分职业操守。

    他知道自己下一场比赛还会是评委,所以在赛事结束之前,跟参赛选手有私下交流,显然是不道德的。

    也正因为心里存了这份回避的念头,让他没有第一时间看到冯见雄刚离场就被人围观的盛况。

    不过,对于已经被淘汰的选手,就没什么好回避的了。

    罗胖子一眼撇到有一个央视来的同事,有备无患地在那里采访失败了的金陵大学代表队。他闲着没事,也就凑上去旁听几句。

    一台综艺节目,最终拿到电视台上放出来的内容,只是拍摄过程中的一小部分。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起码三分之二以上的镜头都是被剪掉的。

    金陵大学今天输了,他们的赛后感言之类,九成九最后都是不会放出来的。

    但一线记者却不能偷懒,必须四平八稳把所有素材搜集全,最后留待领导亲自拍板,一挥手毙了。

    或许是知道基本不可能放出来,记者提问时很随性,没做任何引导,完全由着对方即兴发挥:“同学,请问你们对自己今天的比赛发挥满意吗?有想过明年再接再厉吗?”

    被采访者,正是金陵大学头号主力孟大拿,他的精神状态有些激动,无法自控,用略带祥林嫂式愤慨的语气,神神叨叨地说:“不是太满意,不过不重要!我觉得近年来辩论界最大的问题,是很多烂校用金钱收买同学!这太无耻了,给学术界留下了非常恶劣的影响!”

    记者本来只是随口一问,例行公事,所以没上和谐引导。谁知却问出这么一句极端不和谐的话来,顿时也有了些兴趣。

    连带旁边本来只是在旁听的罗胖子,都越俎代庖靠过去,若有所思地问:“这位同学,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孟大拿正沉浸在被烂校击败的失神中,怕是有点失乐志,认出罗胖子正是刚才的五名正式评委之一,顿时来了劲。他也不顾礼仪,抓住罗胖的袖子有板有眼地控诉:

    “罗老师,您不知道!近年来金陵学界气氛很不好!因为金陵这边211的大学太多,有四五所,优质生源抢得厉害!

    从几年前开始,每年高考之后填志愿,东大、师大、河海、理工这些学校,都开‘高出本校投档线40分入学,免四年学费’,‘高出本校投档线60分入学,免学费还额外给奖学金’这样的物质激励!

    前年复赛的时候,我们遇到了东大,就有一名队员本来高考分数是足够考我们金陵大学的,但是贪图东大给的入学奖学金才去了东大!

    这不是裸的用金钱腐蚀学术吗?这些辣鸡烂校,办学水平拼不过我们名校,就用这种金钱收买的下三滥手段,太卑鄙了!”

    罗胖子和那个正主儿的央视记者一愣,竟然没能第一时间搞明白孟大拿的逻辑。后来思忖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师大今天之所以能赢,说不定是用奖学金挖角了一些本来能上金陵大学的优秀生源去读了师大”。

    这事儿从上世纪末大学扩招之后就开始渐渐有了,也不犯法。央视人说话都是要负责任的,罗胖子自然不会跟着孟大拿瞎说不和谐的言论,当下就反过来劝道:

    “孟同学,这话就不对了。入学奖学金制度,教育部也没说不能用,那就是法无禁止即可为嘛。名校办学水平高,靠的是本身的治学态度、科研环境,怎么能完全靠指望优质生源呢?如果一个高考高分的学生,去了师大也能像在金陵大学一样成才,那就说明师大的治学能力也不错嘛!”

    说完这几句垫场子的话之后,罗胖子话锋一转:“不过,听你刚才的意思,你是觉得那个反方二辩冯见雄,应该就属于那种‘高考考了高分,因为物质奖励才去报了师大’的情况?”

    能问出几句干货,总比没有好。这是媒体人的职业病。

    “当然!我觉得起码是高出师大投档线60分才去的!否则那些学渣里怎么可能出口才这么好的人!”孟大拿理直气壮地铁口直断,丝毫不觉得有必要调查一番。

    “有点儿意思,那我帮你了解一下情况吧。”罗胖子摸了摸下巴,仗义地说。

    他知道有另外一组同事,肯定在赛后采访冯见雄他们,本来他为了回避不想去旁听,如今被孟大拿的猜测勾起了好奇,说不得只能去瞅瞅了。

    花了几句话的功夫,打听到对方在几号休息室,罗胖子大咧咧地径直走去。结果还隔了一条走廊,就看到目标房间门口拥挤了好多人。

    “这么多人采访?不至于吧?”罗胖子心中一惊,心说不就是个华东赛区的辩论赛半决赛胜出么?虽然弱校变黑马的戏份有点媒体价值,也不至于到这种程度吧?

    “小胡,怎么这么多人?都是采访冯见雄的?”罗胖子逮住一个台里的摄影师,直接就问。

    “呦,罗老师,”那摄影师一抬头,顺手递给他一根烟,却也不点,然后才指着里面说,“您不知道,那个冯见雄就刚刚比赛的时候,同期上了一档这边省台的节目,一下子社会关注度就起来了。听说不光有法学界、刑侦界的领导、学者关注,还有一些产业界人士关心。你看了就知道了,喏,刘总编的人那儿有录像。”

    罗胖子想了想,见人实在是多,一时半会儿估计冯见雄也跑不掉,就问同事要了视频来看。

    视频的内容,自然正是当天晚上的《金陵零距离》转播。

    只见节目上那段剪辑出来的监控摄像里,冯见雄天花乱坠、舌灿金莲,把一个已经放弃治疗的惯犯,和一个因为自忖一生前途尽毁而想拖个垫背同归于尽的年轻人,双双连劝带骂,说得顽石点头。

    最后还洋洋洒洒补充上了一大段让人悔过自新的鞭辟入里大道理。

    罗胖子看了半晌,顿觉目瞪狗呆。

    尤其是听到那段关于“芝麻信用”的、近乎硬核科幻的猜测,罗胖子隐隐然觉得这事儿只要社会影响力上去了,肯定能引来阿狸马老板的关注。

    他琢磨着,这个冯见雄既然是学法学的,估计将来肯定要在法律咨询的圈子里混。能够被马老板盯上,只怕这辈子吃穿不愁了。

    看完视频,他职业病发作,又多了个心眼儿,找在江南卫视认识的同行朋友,打了个电话,求问这一期《金陵零距离》的收视率和观众反响。

    别问罗胖子为什么会有在地方省台的朋友——电视媒体的圈子就是这德性,做人八面玲珑很重要。在央视能混的人,基本上各省的省台都能轻松有朋友。

    “哦,今晚这期收视率6.7%?平时平均只有3%?读者来电也翻了两倍?我记得《金陵零距离》已经是江南卫视目前收视最高的综艺节目了吧?果然……”

    罗胖子挂断电话,内心的震惊却是更加炽烈了。

    如今是06年,网络视频已经开始侵袭电视媒体,但优酷毕竟才办了半年多,威力还不算大。当年央视收视率最高的电视剧《亮剑》,可以达到12%的平均收视率。而央视综艺类节目中最受欢迎的那一两个,收视率甚至比热门火剧还要高。

    毕竟电视剧是没有时效性的,什么时候都能看。在视频网站上攒着一口气看完,反而比电视台上每天两集追更更爽快。而综艺节目大多数却是有时效性的,所以在央视,最火的综艺比最火的电视剧收视高,是应该的。

    但是,到了地方电视台,情况就反过来了。

    因为地方台的综艺节目,除了娱乐节目之外,很多都是有地域局限性的,尤其是那些社会性节目,本地人非常喜欢看,而外地人可能看都不看。

    因此除了芒果台的“超级女声”之外,如今国内其他综艺都不能和央视的收视率相提并论——至于江南卫视未来的拳头节目《非诚勿扰》,如今连影子都还没见呢。

    而地方台放当前热门火剧,只要是上星省台,那收视率一般不会比央视低多少——因为对于电视剧观众来说,在央视看《武林外传》,和在江南卫视看《武林外传》,是没有区别的。

    所以地方台如今最火的电视剧,往往可以有8~9%的收视率,而最火的综艺节目,也就3~4%而已。

    今晚的《金陵零距离》有6.7%,绝对是口碑爆炸的结果。而读者来电的涨幅,更是实打实的铁证。

    ……

    罗胖子看完视频,做完一切调查准备工作,时间眼看就过去了大半个小时。

    里面围着抢新闻围观的人群,也终于散去大半。只剩下他这种不用追求时效性、纯粹好奇闲聊的人,才有耐心留到这么晚。他本来还打算抓包听同事采访、他自己只避嫌旁听的。但同事都急着回去赶材料,场内也没什么人,他就懒得矫情回避了。

    休息室里,冯见雄为首的几名师大队辩手,也有些疲惫的样子,不过情绪倒是很亢奋,显然是赢了比赛带来的兴奋剂透支效果。

    罗胖子一团和气地笑着,上前攀谈:“冯同学,恭喜你赢得比赛,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央视的……”

    “哦,你是评审团的罗老师吧?”冯见雄撇了对方一眼,立刻认了出来。

    “那行,我就不废话了。”罗胖子反应也很快,立刻进入了正题,

    “按说,下场比赛我还是评委,不该来采访你的。但是了解了一下你的过往,不得不对你的成就感到好奇啊。有个问题想向你确认一下——金陵大学的孟同学,刚才口口声声举报说,怀疑你去年高考的时候,是被金陵师大的入学奖学金诱惑了,才高分低报,填了这个事情——请问有这种情况么?”

    冯见雄和其他队友相视一滞,都莫名诧异。

    冯见雄玩味地说:“怎么可能?我像是那种看得上那点小钱的人吗?罗老师,看来我高估你了,刚才你还说你了解过我的事迹了。”

    “呃……怎么?有什么问题吗?”罗胖子还有些不明所以,“我说的了解过,是刚才看过你今天上的社会节目了,《金陵零距离》。难道还有别的事迹?那倒是我孤陋寡闻了。”

    冯见雄笑了:“只有这个?那你确实孤陋寡闻了。因为我大学一年,已经赚了上千万的钱了,罗老师,你觉得我会是那种为了几万块入学奖学金,就去高分低报的人么?”

    呃……这厮还真是直接啊!

    罗胖子心里微微有些不快,他还是第一次被人直接当面说“那你确实是孤陋寡闻了”。

    但是,冯见雄那番自信的言语,却是有一种莫名沛然的张力。

    一个年入千万的人,确实不可能会对几万块的奖学金心动。

    “那你当初为什么报金陵师大?”

    “我成绩只够报金陵师大啊——你信么?”

    “不信。”

    “算了,那换个说法吧——我觉得我这种人,读什么学校都能成才,所以无所谓了——这个你信么?”

    罗胖子上下打量了冯见雄一番,心里有点信,嘴上却只能说:“可能吧,但我觉得这个理由不够充分,就算你自信在哪儿都能成才,同等条件下干嘛不去最好的学校?”

    冯见雄假装犹豫了一下:“这个问题嘛……唉,罗老师,我是不拿你见外,今天既然是您亲自问起,就和你说好了,出了这个门,我是不认的。”

    罗胖子眼神一亮,殷切地问:“请讲。”

    冯见雄掏出一根烟,塞进嘴里,却没有点,似乎是在思考和回忆。

    “你应该知道,我是钱塘人,在钱塘二中读的高中。

    当初我隔壁班就有个女生,是我们这年吴越省的高考状元,后来去了北大——但是说实话,那女生是真的丑啊。

    所以说,既然我觉得我在哪儿都能混到自己圈子的最顶端,找个女生养眼点的学校混三年,有什么不对吗?要我说,女生漂亮,也是大学吸引天才的一个重要筹码,可惜很多大学校长不明白这个道理,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