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88章 底层残酷物语

    一田海茉挂了手机,换了个姿势让自己坐得舒服一些,微微扭头继续看向窗外。(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长途大巴已经驶下高速,改为龟速在钱塘市区缓缓挪动。如今没有手机gps,田海茉也不知道如今在哪个点儿,只能是凭其他乘客们的交谈,知道大概还要半个多钟头到北站。

    本来她是打算自己打个出租车,打听一下怎么去阿狸巴巴,然后在阿狸附近随便找个经济的酒店住一夜。不过冯见雄说要来接她,她也就不急了。

    钱塘的城北,素来是全城治安最差的区块,不比西边的风景区和南边的滨江高新产业区。

    因为城北曾经是重工业集中的区块,而十几年来随着城市规划的变迁、旅游业的狠抓,加上落后产能的淘汰,所以城北很多企业关停并转,从技能落后的大锅饭下岗工人到无业游民、社会混混,剪不断理还乱。

    就像80年前纽约从半工业城市向纯商业城市转型时,布鲁克林区失业罪犯扎堆的情况差不多。

    06年也没有高铁,所以所有从北方来钱塘的火车,都得从东边的沪江绕一下,停靠在城东的火车站。沪江和苏锡常这些富庶地区的来客,图动车便捷,多半都会从城东进城。

    而城北的长途汽车站,往来的都几乎是来自金陵,乃至徽州、庐州、宣州这些西北穷山恶水之地的中短途游客。

    田海茉的老家在姑苏,这是她第一次来钱塘。一下车就觉得很陌生,有一种不真实感。

    事实上,在她前三年的大学生活里,她都没意识到过将来有可能出省求职。或者总觉得就算要出省,也是去沪江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江南省和吴越省,都算是比较富庶的省份,互相都有些看不上邻省。

    而且,作为一个明年要毕业的大四生,田海茉当年高考填志愿读电子商务时,还是03年。那一年,淘宝网都才刚刚成立,阿狸巴巴的名头,除了吴越省和粤东省,其他地方几乎就没人听说过。

    那时候媒体上报导的电商先驱,都还是王俊峰的8848珠峰科技之类的公司,全部云集在京城。只能说互联网的世界,一切变化都太快,无数曾经被看好的公司,过眼云烟一样瞬间爆炸,也是毫不奇怪的。

    “难道以后常年就在这种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打拼厮混了?既不是自己的故乡,也不是自己读大学的城市?”田海茉的心中闪过一丝动摇。

    对于大学生来说,去外地打拼是很正常的。但是这个“外地”,往往是指她读了四年大学的那个城市。临毕业再去个100%完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还是一个单身女生,不是为了追随男友而去,那就很挑战了。

    不过,动摇也就在心头盘桓了三五秒钟,就被驱散了。田海茉拉了拉自己的连衣裙,跟着人流往外挤。

    人流很快停了下来,田海茉等了一会儿,就问前面的人:“前面怎么不走了?不走的麻烦让一让。”

    她前面排着的是个广场舞大妈,扯着嗓门回答:“急啥!不晓得排队啊!这里是出租车排队区,你急你走那边出站,自己坐公车啊!”

    田海茉这才看清,旁边立着指示牌呢,这个出站口是给排队等候出租车的人走的。放眼望去,前面排了几百个人,而出租车却是不紧不慢地隔三差五来个几辆——

    主要也是国庆长假刚刚结束,人流还未彻底散去,钱塘又是国内最火的旅游城市之一,出租车供需矛盾才这么严重。如果换做平时,稍微排个几分钟队也就够了。

    田海茉暗暗咋舌,她从金陵出发的时候,长途车站的出租车是随叫随走的,根本不用排队,所以压根没想到钱塘的交通这么紧俏。

    “难怪小雄说要来接我,不然还真是麻烦了。”她思忖了一下,陪着小心又问了排在前面的广场舞大妈,“阿姨,不好意思那我问一下——我是有朋友来接我的,从哪个口出去呢?”

    广场舞大妈回身打量了田海茉两眼,说:“喏,走右拐第二个口子出去,不过闺女我可提醒你,这里民-警对违规拉客抓得很严的,千万别打不排队半路拦车的主意……”

    田海茉苦笑,心说难道自己给人的印象就是这么不讲素质的么?

    她转身往不用排队的出站口走去,因为这几分钟没什么新的班次到站,所以那个出站口很空旷,前一辆车的人早都下完了,就几个社会闲散人员站在门口晃悠。

    一边走,田海茉还看了看手机,刚刚冯见雄给她发了短信,让她别急,还有五分钟就到,如今也就还剩两三分钟的样子。

    “小姐,南站东站西湖,30块一个人马上走,去不去!”一个混混走过来,笑吟吟地揽生意。

    田海茉微微往后一退:“不用,我有人接。”

    可惜,那混混却误会了,以为田海茉很懂行,笑着说:“那就更好了——下车之前给钱就行,真被条子看到盘问,就说是朋友接,没收钱。”

    田海茉顿时脸色就黑了:“走开点!我是真有人接!”

    本来么,客人这么声色俱厉地表明态度,做黑车生意的人也就连忙闪了。

    可惜田海茉的姿色实在是出众,放在师范类大学也是校花级别的存在,让男人不由自主就想变着法儿跟她多搭讪几句话——真要说劫色,这帮黑车族混混也没这个胆,但是口花花一下又不用坐牢。

    于是那混混一个眼色,几个人就围过来,继续言语冒犯起来。

    田海茉是做过校学生会副主席的,自然也不好欺负,不怕来事。立刻伸手到随身的小包包里,隔着包盖摸索着就要摁妖妖灵,还飞速扫了一眼站台上到处挂着的站警/黑车举报电话。

    她有点后悔今天穿了连衣裙,浑身上下一个口袋都没有。要是穿条牛仔,好歹还能贴身藏手机,报起警来更加神不知鬼不觉。

    “喂,北站站警吗!我在二号出口,有开黑车的人拦我!”感受到接通震动的那一瞬间,田海茉飞速地把手机掏出来附到嘴边,疾速说清了案情。

    “娘希匹!个小娘皮报警!”几个混混大恨,一时也慌了神。其中一个为首之人凶性顿起,上来一脚揣在田海茉手上,把她的手机踢飞,摔烂在地。

    “快跑!”这伙人毕竟只是讨口饭吃,也不是弱智光环世界里的亡命徒,把人弄成重伤还是不敢的,踢掉田海茉的手机也不过是缓兵之计,想拖延站警赶到的时间而已。

    “啊……”田海茉一声痛呼,只觉左手一阵剧痛,握着手机的无名指和小指被踢得崴了关节,右手死死握住左手,委顿跌坐在地。

    ……

    “您好,您呼叫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y,the subscriber you dialed cannot be connecter,please re-dail later……”

    “怎么搞的?五分钟之前还好好给我回短信呢。”冯见雄一边开车一边拨电话,却始终打不通,不由有些焦躁(目前交通法规已经不许开车打电话了)

    他只能轻踩油门,绕着北站慢慢兜圈子,冀希望于在某个入口看到田海茉。

    很快,他看到前面乱哄哄地一团,几个家伙分头狂奔逃窜,还有站警奔走,一个苗条修长的少女身形委顿在地,他心中一紧,连忙驱车冲了过去。

    “喂!怎么开车冲上人行道!罚款200扣3分!”一个站警连忙呵斥,也不敢真的挡在车前赌刹车可靠性。见冯见雄停住了才重新胆子大起来。

    冯见雄根本不理睬那个站警,一把格开对方直奔坐在地上的妹子面前,这才看清果然是田海茉。

    “茉茉姐你怎么了?”他紧张地问。

    田海茉忍着痛,泪汪汪地吐槽:“钱塘治安好差!人这么多的地方都有公然拦人拉黑车的!我手机都踢坏了手指都踢折了!”

    冯见雄见人没其他大事儿,心里稍稍松了口气:“是我来晚了,这事儿赖我成不,先处理一下,是你报的警么?”

    他一边说,一边从车里拿出一袋湿巾一瓶水,把田海茉扶起来,擦干净裙子,然后擦手清洗。

    旁边的警察本来想找冯见雄的麻烦,结果发现他是苦主一伙儿的,也就没敢造次。

    其中一个眼尖,看了冯见雄的车,拿橡胶辊捅捅身边的弟兄:“陈哥,你懂车,这是什么型号?”

    陈警官瞥了一眼,顿时神色一变:“好像是保时捷911turbo-c的最新改进型吧,turbo-s,今年刚引进的新车。”

    一想到有可能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被人冒犯了,几个小警察再也不敢造次,一下子态度殷勤了些。其中一个想息事宁人的,竟然各打五十大板地劝说:“小姐,你刚才其实不该报警的,这帮人也就拉拉生意口花花一下,你不报警他们也不至于抢手机伤了人……”

    很多基层派出所的警力,做事情的时候风格确实是这样的,第一想的是鸡毛蒜皮的小案子少出一点是一点。

    事实上,我国在处理治安斗殴的时候,几乎不问谁先动手。只要闹到派出所,双方都要严惩,也是基于这种考虑。就是希望事情闹得越少越好,哪怕相对占理的那一方也没有好果子吃,就没人把事情闹大了,天下就稳了。之所以刑事案件中不过当的正当防卫极为罕见,也是这个道理——绝对不能给老百姓一种被欺负了可以亲自动手欺负回来的错觉,那样容易乱。

    可是这话听在冯见雄耳朵里就不乐意了。

    “你怎么说话的?这话像是人民警-察说出来的嘛?”冯见雄声色俱厉地掏出一支录音笔晃了晃,他是有随身带笔,随时遇到有价值的话就录音阴人的习惯的。

    刚才那个站警的话,最初十几个字没录到,但是后面的大半句都被他录进里面了。

    警方的人自然认得录音笔,见状脸色大变,暗恨自己多嘴:“你……你是?”

    “我是法律援助中心的。当然,不是本市的,是金陵的——这位学姐就是我们中心的主任。我们是专注于打公益官司的!你们这样勾结黑车族、坐地抽成,我绝对会投诉你们!”冯见雄说着,回车里随手拿出几张证件来虚晃了晃。可惜他没律师证,不然肯定能更加挤兑住这几个家伙。

    那几个民警顿时一阵头疼。

    黑律师本来就是比较难缠的,虽然以国内的国情,警方在律师面前还算有点心理优势,毕竟我国没理论上那么法治。

    但是,做警察的都很能看人——冯见雄一出场就是turbo-s这种小两百万的豪车,田海茉容貌如此清丽典雅,怎么看这都不是可以拿捏的软柿子。

    为首的陈警官连忙头皮发麻地说和、打圆场:“同志,你你这就不对了——能不能把录音笔先关了我们好好说话——好,对,就这样。你也知道的,冤有头债有主,我们不过是为了这位小姐的人生安全,劝她事急从权,怎么能说我们跟那伙人勾结呢?再说我们出警已经很快了,完全符合国家标准的,你们不能冤枉好人啊……”

    冯见雄也不想和警察为敌,便撂下一句话:“我也不跟你们为难,是你们自己说话太惹人恶心,好像跟那帮人很熟似的——说,你们是不是认识他们,知道他们身份?”

    陈警官犹豫着想了想,服软说:“有个把几进宫的,看着眼熟,也是有的。但是认全是不可能的——同志,你也要理解,很多小案子,逮进去拘留几天,罚点钱,他们出来又是一条好……咳咳,反正是不顶用的。”

    “行了,不用跟我解释——我给你留个联系方式,今晚我要看到你把那些人的身份发给我。我现在没空跟你废话,先带田学姐去看医生。如果晚上我看不到名单,你们等着投诉吧。”

    冯见雄还知道轻重缓急,眼下最重要的是带田海茉看伤,其他都是次要的。

    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大美女被人踢倒在地,真是我见犹怜。

    他殷切地扶着田海茉上车安顿好,然后一脚油门绝尘而去。

    “还疼么?是我不好,来晚了。不过你该早点打电话通知我的,国庆长假刚过,钱塘这地方多难打车、多乱,你们外地人是不理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