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93章 社会茉茉姐

    “小田我是真服了你了,以后还要多多关照呢。(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吹着夜风,离开阿狸巴巴公司的时候,林婉一边走一边跟田海茉套近乎,那语气比几小时之前更殷勤了。

    她也被成功录用了,可是她知道,用不了多久,田海茉可能就会成为她的上司,因此早点儿感情投资总是没错的。

    在阿狸巴巴内部,总是流传着各种传说:比如只要是被马总亲自面试招进来,并且表达过“这家伙是个可造之材”的,哪怕是一个前台小姐,都有可能最终成长为总监级别的管理层。

    何况,田海茉是正儿八经的电商专业科班出身呢。

    “别客气,我也是运气好,偶有所得,以后互相学习吧。”田海茉还知道自己的斤两,并没有拿捏架子,只是尽可能礼貌地先摆脱林婉。

    可惜林婉并没有感觉到田海茉的这种急迫,依然缠着说:“都这么晚了,要不我们去喝一杯,吃点宵夜吧?”

    田海茉撑着微笑的表情,委婉的说:“对不起,我有点累了,改天吧。有个很急的电话要给家里人打——我不像你们,一个人来外地应聘,每天都得打电话报平安呢。”

    “这样啊,那明天见,明天周末,我到时候再打给你。”林婉不死心,如是说道。

    田海茉撑着笑告辞,拦了个车驰回酒店。

    林婉看着远去的车灯,心里略微有些不是滋味:“哼,才刚几句话讨了马总胃口,就拿腔作势。”

    田海茉并不是真的装高贵冷艳,才拒绝和林婉一起宵夜,她是真的有电话急着打。

    只不过,不是和她公然宣称的那样——不是打给家里人,而是打给冯见雄。

    一回到酒店,进屋关上门洗把脸,田海茉就急匆匆掏出手机,一边拨号一边往床上一倒。

    “快点接快点接……”

    “您好,您拨打的用户正忙,y,the subscriber you dialed is busy no,please re-dail later……”

    听到冯见雄的号码正在和别人打电话,田海茉心中不由一跳,鼻尖微微紧张出一些香汗。她忐忑地按捺了半分多钟,又播了一次,终于打通了。

    “喂,小雄吗?你刚才在跟谁打电话?”她想也没想,劈头就问。

    ……

    明天就是周末了,大家都不用上班上课,自然可以熬夜到晚一点。

    冯宅,刚刚上手新工作才一周的周天音,也借机又在闺蜜家玩到很晚,算是寓教于乐,劳逸结合了。

    史妮可前阵子工作太累,精力有些恍惚,颇想玩一点不费脑的颜控游戏发泄舒缓一下,结果一不小心入坑了一款名叫“劲舞团”的棒国节奏大师类免费网游。周天音平素是很看不上这种东西的,但一看画风还不错,也稍微玩几把。

    这种东西,还是要几个妹子在一起联机攀比着玩比较有意思,有气氛。当然,作为有素质的女生,她们是不可能沉迷下去的,也不会充钱买皮肤,更不会享受在这种lo逼游戏里卖弄风骚收揽云备胎的快感。她们只是纯粹松弛一下神经,换换脑子。

    周天音今天来的时候,倒没想过留宿,所以没带手机充电器。

    作为颜控妹子,她用的也是三星机,而冯家并没有其他人用这个牌子的。三星手机的充电接口又跟别的通用t口线不一样。所以她手机没电之后,也就随手拿了冯见雄的手机,给家里打电话说今晚和冯义姬睡。

    她跟冯义姬一起睡已经好多次了,冯见雄重生之前,冯义姬也经常去周家过夜。所以周家人对这种情况也是习以为常,并不会有别的担心。

    周天音刚给母亲打完电话,挂断才几秒钟,正要把冯见雄的手机还给他,结果手机又响了起来。

    周天音也没看来电号码,下意识还以为是自己前一个电话挂快了,母亲还有话没说完才打回来,所以直接就接了。

    结果,另一头就传来一句很弟控的台词,是一个甜美又略有些熟悉的女声:“喂,小雄你刚才在跟谁打电话?”

    06年的手机,并不能在通话中依然保持在屏幕上显示来电人名字——事实上这个时代的手机大部分都屏幕挺小,没有全面屏的手机。周天音再想去看屏幕,已经不知道是谁打来的了。

    她和田海茉一起玩过两次,但谈不上对对方的声音太熟悉,而且两人之间并没有打过电话。人的声音在现实生活中和手机里,是微微有些失真差异的,周天音听不出来实属正常。

    “这女生是谁?听起来怎么跟小雄这么亲昵、管得还这么宽?这是女朋友查岗才敢用的语气吧?莫非妮可被绿了?不对,这声音听起来好像有点像那个谁……”

    说来话长,周天音脑中其实也就花了五六秒钟转这些念头。

    另一边的妹子似乎等得急了,见这边没反应,又追问了一句:“小雄?听得见吗?是信号不好吗?”

    周天音被这话一提醒,才回过神来,立刻几个健步从卧室冲到客厅,把手机往冯见雄手里一塞,神色复杂地半开玩笑说:“不好意思,耽误小姐姐查你岗了。你这种大忙人的手机,我可是惹不起。”

    屋里正在搓劲舞团的史妮可也听到了这句话,手一哆嗦就摁错了几个方向键,被对面的非主牛小太妹ko了,然后也丢下键盘假装喝水,匆匆往客厅跑。

    冯见雄在一堆妹子的狐疑眼神中,接起了电话。

    “喂?”

    “小雄你刚才在跟谁打电话?是不是信号不好?”田海茉第二次重复了她的问题。

    “哦,是天音姐借了我的手机给家里打电话,怎么了?”冯见雄自己也有点芥蒂,对田海茉微微有些反感起来。

    你又不是我女朋友,管我跟谁打电话呢?妮可也不敢这么查我。

    田海茉松了口气:“哦,是这样啊,那就好那就好,今晚你没跟马总打过电话吧?”

    冯见雄一愣,差点儿脑子没转过弯来:“马总?你说阿狸的马风吗。”

    田海茉有些急切:“对啊对啊,没打过吧没打过吧?”

    “没有,怎么了。”冯见雄淡定地说。

    “呼,那就好。刚才听你的电话忙音,我还以为是马总面试完立刻给你打电话求证了呢……”田海茉松了口气。

    冯见雄:“什么情况?”

    田海茉:“是这样的,今晚我遇到马总亲自加场面试,还通过了。但是面试的时候提到了自建物流和物流大数据那方面的议题。我说了些自己的看法,他问我是不是找了代人捉刀的,我当时鬼使神差一紧张,就说没有,完全是我自己想的……小雄,你不会怪我吧?”

    冯见雄没想明白这背后的逻辑关系:“那也没什么,我为什么要怪你?”

    田海茉局促而又腼腆地提醒:“你……你不是开咨询公司的么,说起来一个商业策划案战略调研案都要收费几十万。我把你的一些想法自己加工深化了一下,拿去面试……不会伤害到你的业绩吗?”

    冯见雄不由得笑了:“原来你是担心这个,这有什么。你自己完善的,就是你的,我不过是那天陪你吃饭的时候随口聊了几句,难道我和朋友聊天还算钱?那我不是活得太可悲了么。再说,不是我夸口,你那点设想,也就是画个大饼,马风真想操作的话,还不是得找我深化策划。所以,别往心里去。累了吧,那就早点休息。”

    冯见雄的话很温柔,让田海茉颇有几分心软。

    “你这么想就好……小雄,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只想说,当时我真不是故意剽窃你的想法的,只是临场下意识地面试技巧,就这么说了……”

    冯见雄果断打住话题:“我知道,你怎么会故意占这种小便宜。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还没数么?别解释了。”

    田海茉松了口气:“行,那,如果今晚一会儿马总给您打电话,您……能帮我圆一下吗?”

    冯见雄笑说:“那必须的啊,这也不算骗人,本来就是你自己努力的成果吗。”

    田海茉想了想,另问了最后一个问题:“还有,那天在北站我被人袭击那个事儿,你是不是有在酝酿怎么帮我出气?”

    被提及这个问题,冯见雄的态度一下子变得更加干脆:“是的,我查了一下那些人的老底,手头估计还有好几个案子,黑材料个个都不干净。有些是苦主被恐-吓住,压下去了。但是我有把握翻出来,送几个砸碎进去个一年半载的……

    茉茉姐,抱歉,我是读书人,请原谅我不会用那种粗鄙之人的搏斗复仇方式,那是兵王狗的做派。所以,我的手法见效会稍微慢一些,不会那么快意恩仇……”

    冯见雄说的那些套路,无非是把那天得罪田海茉的几个混混杂碎,送到劳里被人开菊花了。

    “怎么会,我也不喜欢兵王狗。”田海茉非常有同理心地拉近了两人的距离,“你想到这样帮我,我已经很感激了——但是,能收手么?这事儿就这么算了吧,你别为我出头了,我自己搞定。”

    冯见雄不解:“算了?为什么?以直报怨,以德报德。跟那些渣滓有什么好客气的。我已经做了一些准备了,你不用担心成本问题,我有分寸的。”

    田海茉急切道:“不是这个问题,是我面试的时候,并没有提那天的事情你也知道——你能明白么?所以我也不想马总觉得,在此之前你跟我已经有多深的交情了。如果你为我出手,旁观者会怎么看我?你也放心好了,我不会放任这些坏人逍遥法外的,我有办法让他们付出代价,你就别出手了。”

    冯见雄捋了一会儿思路,才算明白田海茉到底在担心些啥。

    既然妹子在面试的时候,为了体现自己的“个人能力突出”,已经暗示过“在此之前她和冯见雄不是非常熟,没有受冯见雄多少教诲点化”,那冯见雄就帮她圆了这个善意的谎言吧。

    “好,那你自己小心,有困难了再随时联系我。”

    田海茉有些感慨:“谢谢,你是一个好人。”

    冯见雄挂断电话,就看到周天音和史妮可用诡异而八卦的眼神看着自己。

    “瞅啥呢?”

    “是茉茉姐?”史妮可不自信地问。

    “是,聊面试的事儿。”冯见雄非常坦荡。

    “原来……你们都熟到这种程度了……我都从来不敢查你岗,唉。”史妮可略微吃味地怨念了一声,却不敢露出嫉妒之色。

    冯见雄这才意识到误会在哪儿:“想哪儿去了?她是跟我串供呢。你们这些家伙,就是喜欢小女子之心度淑女之腹。我跟茉茉姐纯洁着呢。”

    史妮可这才回嗔作喜:“原来只是串供啊,我说呢。”

    冯见雄见妮可娇俏的憨态婉转之状,想起刚才被田海茉误会的暧昧,心里蹭地一阵邪火又往上冲。

    他躲开周天音,把史妮可单独拉到角落,压低声音恶狠狠地教训:“叫你误会我,过会儿狠狠体罚你!”

    史妮可脸一红,吓得一哆嗦,已然觉得浑身酥软,预料到了一番可怕的前景。

    一夜鬼畜,残虐无数;七进七出,无须赘述。

    ……

    挂断电话,一个人静静在床上躺了一会儿,田海茉的紧张渐渐平复下来,她这才觉得忙碌了一天浑身粘腻,说不出的难受。

    她走进浴室,宽衣解带,拧开花洒,让焦灼的热水哗哗淋在身上,似乎感觉不到疼痛和灼烫。

    刚才和冯见雄打电话的时候,她还没想好如何既不着行迹、又惩戒渣滓为自己出口气的好办法。被热水一淋,却是愈发灵台空明起来。

    这事儿还是要看机缘,能够做到哪一步,完全看运气吧。如果实在不如意,也只能是算了。

    女生毕竟没有男生那么大的火气,田海茉也不是睚眦必报的人。

    如果仅仅为了快速报复一下,反而让自己付出更大的代价,这不是摩羯座的风格。

    “不知道马总会不会利用平台的优势,整顿上游供应链呢?这事儿还是少参合的好,免得让人觉得动机不纯……

    算了,不想这些了,周末先去看看房子吧。既然要在钱塘实***要租个房子,不能再住酒店了。”

    田海茉默默地想着,浑然不觉自己微微变得有些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