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97章 三日不操手生荆棘

    “先生您好,两位是嘛?有阿狸巴巴的工号牌吗?可以打折哦。(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老远看到一辆turbo-s的轿跑停在路边,下来一对俊男美女。尤其是那个女生,看起来爽朗干练,但又不失大和抚子的淑婉贞静,让人见之忘俗。

    门口穿着女仆装的服务员眼前一亮,就开始卖力地拉客。

    这是一家叫秋叶小町的小店,就在阿狸楼下不远,档次也并不高,多半是给人工作餐小聚的时候光顾一下。名字虽然很和风,却跟秋叶原没半毛钱关系,卖的东西完全是日韩意餐混搭。

    “没有!”冯见雄一脸不屑地鄙夷了一番这种营销手段,内心暗暗腹诽,“哥像是给人打工的么?真以为别人上个班都能上出优越感来?呵呵,什么营销手段。”

    以至于跟在后面的田海茉,也不好意思把工号牌拿出来了。

    女服务员讪讪地一笑,陪着表情继续殷切地问:“那两位坐窗口还是……”

    “里面吧,里面就好,还空些。”田海茉赶着接过话。

    冯见雄看小姐姐都已经表态了,便把那个“窗”字憋了回去。

    女服务员倒上柠檬水,因为已经过了七点半,不是特别忙的饭点,桌上的菜单有得多,女服务员便拿来了两份菜单,给冯见雄和田海茉一人一份。

    “你好象很别扭的样子?那我帮你点了?”冯见雄翻阅着菜单,已经点了两三道,见田海茉毫无反应,便如此问道。

    田海茉竟然松了口气,陪笑着说:“也好,你帮我点吧,我都行。”

    冯见雄三下五除二点了一堆,女服务员一边去下单,一边立刻端了海胆泥和海藻、芦笋鹅肝这些冷盘上了上来,又端来两杯吧台上酒保当面现调的鸡尾酒。

    “谢谢,”田海茉抿了一口血腥玛丽,心态才好了一些,“最近心态有些不好,总觉得欠你的人情容易越欠越多,不知道怎么面对。”

    “那就别想了,喝完好好休息一下,都过去了。”冯见雄坦荡地端起酒杯,晃了晃里面的特基拉日出。

    喝完酒,冯见雄像是突然有所感悟,笑谑着探讨:“今天才突然发现,要想安慰一个口才好的人,尤其是让她别多心,真是比安慰一个普通人要难上百倍。”

    田海茉一怔,下意识要反驳,却倏忽明白过来冯见雄在指什么,脸色一红,竟然不能言语。

    冯见雄看田海茉的表情,就知道她领悟了,便继续说道:“如果换个女生,我和她说我不在乎她之前占了我点小便宜或者欠了我人情,我有多么多么的不在乎——以我的口才,三言两语对方肯定就信了。哪怕我是骗她的,我也有把握让她信。

    但是对你,那些话都失效了。哪怕我告诉你一百次,我真的不在乎一次在马风面前装逼的机会,想要你就自己去装好了——你还是会觉得我是在让你欠人情,然后会不安,就想找个机会还清。只因为你是我的队友,你太了解我的话术了,所以我的一切表态都被你免疫了。”

    田海茉羞涩地讪笑:“也不能这么说……”

    “不要打断我!让我说完!”冯见雄霸道地夺回了话语权,“茉茉姐,你也算才女了,看过几遍《红楼梦》。”

    田海茉完全被冯见雄的霸道带进了坑里,下意识地说:“三……三五遍吧,当然我说的是书。”

    冯见雄点点头:“那好,你应该记得这个情节吧:宝钗扑蝶路过滴翠亭,听到红玉、坠儿两丫鬟八卦。红玉开窗的时候,宝钗怕被她们误会自己听到了她们的,就拿‘你们看见林姑娘过去了没’搪塞——你觉得这件事,能证明宝钗‘阴险’,下意识就要坑林黛玉么。”

    田海茉想都没想,忽然柳眉一竖激动地力挺:“怎么可能!那个谁想到开窗也就一瞬间的事儿,宝钗哪有那么多工夫去想明白——嗨呀好气呀!我还以为你们男生都是挺宝姐姐的呢,只有爱好女频宫斗的才喜欢黛玉,没想到你一个大男人也黑宝姐姐!人家女强人自强自立一点容易么!一定要死去活来眼里揉不得沙子才纯情?!”

    冯见雄双手一摊:“你能这么想,那不就行了?面试的时候,面试官突袭一个问题,能有多久反应时间?比宝钗扑蝶的反应时间久么?你觉得我连这点都看不出来?”

    田海茉语气一窒,这才反应过来,冯见雄是站在她的立场上的。

    都怪她是资深宝钗粉,刚才听到冯见雄似乎是想黑,激动了。

    “他……他能举出这个例子来劝我,可见是真的没有介意……没想到小雄居然这么懂我……唉,太惭愧了……”田海茉感觉一阵知音的暖心袭来,眼眶湿润了。

    这一刻,她是100%真心实意地相信了冯见雄是何等的“不屑一顾”。

    这也着实说明,要让一个天天在嘴仗喷技之中淫浸的女生真正被说服、释怀,是多么的不容易。

    因为她们口才太好,见多识广,所以利诱也好,讲道理也好,甜言蜜语也好,她们的免疫力都会超高,不会轻信于人。遇到段数低的男生花言巧语,她或许光从对方的表情上就能看穿。

    但也正是如此,一旦真的被人戳中了灵犀一指的死穴,那种决堤一样的信任感,会汹涌澎湃地袭来。

    冯见雄的话其实并不多,挑选的例子却很微妙,刚好可以戳中要害,就像一柄柳叶刀。

    ……

    两人聊着聊着,主菜已经上来了,田海茉吃的是比较暗黑料理的小龙虾意面,把她辣得够呛,不过倒也转移了注意力,缓和了尴尬的气氛。

    大家都没什么急事,边吃边聊吃得很慢。店里的客人渐渐稀落,旁边好几圈桌子都空了出来,也不虞被人听见。

    许是因为都挑贵的菜点,女仆装的服务员对这桌客人的态度也很不错,丝毫没有嫌弃他们占桌占得太久的意思。

    心结解开之后,田海茉也不吝说些这几周实习中的见闻,算是带了几分请教冯见雄的意思。

    虽然冯见雄根本不是学电子商务专业的,而且从来没正经工作过哪怕一天。

    但是能问悔创阿狸杰克马收咨询费的人,谁又敢轻视他的洞见。

    “最后半杯,干了吧,祝你今天又在马总面前刷到脸了,看来我没耽误你的生意。”聊了一会儿干货,见最后一杯鸡尾酒也已经喝去过半,田海茉晃了晃杯子,神色微微有些迷醉地对冯见雄祝酒。

    冯见雄酒量不错,妹子祝酒自然是酒到杯干。喝完抹抹嘴:“没啥好祝贺的,刷脸这种事情,适可而止就够了,多了拉仇恨——你以为,我的口才真能把那些大佬都给说服了?都是虚的!

    你信不信,我今天说的每一条策略,马老板不说早就清楚,但至少心里是有七八分数的,只不过没系统捋过。要是他完全没有认同感,光凭口才怎么可能说服得了。”

    “能够因势利导那也是本事了,张仪苏秦也是因势利导的,哪有可能凭空说服一个完全利益相悖的人……”田海茉显然很照顾冯见雄的面子,不忍心他这样“妄自菲薄”,说话都迎合着对方。

    “不是因势利导的问题……茉茉姐,你今天还没看透”冯见雄打断道,“我这么说吧——阿狸明年要去恒生上市,这事儿你不知道吧?刚才下午听证的时候,蔡总马总亲口和我说的。”

    “要上市?小道消息倒是年年传,年年都说要上市……”田海茉下意识地诧呼,微微有些失神,揣摩着说,

    “不过我们都当是稳定人心的幌子。如果真有计划,而且能确认去港股,那应该知道的人不多吧。至少我进去半个多月,是绝对不知道的。带我的部门经理挺看重我,不是非常机密的事情,她只要知道也都会和我聊,应该是主管、经理都不知道,至少总监级别的人才知道吧……”

    田海茉说着说着,不由想到了一个现实:马风和蔡重信能当面和冯见雄聊起这些,可见他们对冯见雄的信任度,至少已经不亚于阿狸内部一名总监了。

    人比人,比死人呐。她田海茉再努力,就算火箭式晋升,又要多久才能有这样的能耐?

    冯见雄在田海茉失神的双目前晃了晃手:“别在意那些细节,我直接说重点——所以,你以为我今天说的这些事情,马风难道心里原先就没有动机么?”

    田海茉回过神来:“啊?那你的意思是……”

    “马风为了让公司财务、人力资源看起来更规范,所以目前只能让着点儿魏哲这些学院派——一切都是为上市让路,要让那票港灿投资人拿正眼瞧阿狸,别把阿狸当成江湖草莽。

    所以,有些话,他不能亲口反驳魏哲的,蔡重信也不好反驳。

    这时候怎么办?要是有个魏哲先认识、并且第一时间接触的,第三方外部咨询机构的人,来做这个恶人,马风就可以撇清了——不是他不信任魏哲,是魏哲自己引来的‘砖家叫兽’提出了这些奇怪的意见,而马风只是让大家实事求是、真理越辩越明。懂我的意思了么?”

    田海茉觉得一个冷颤,好像刚才的鸡尾酒喝的有些急了。

    “你是说……你只是拿来当枪使、做恶人的?难怪……”田海茉呢喃着说,突然觉得自己见识真的和冯见雄差得愈发远了。

    冯见雄喝够了酒,见店里没什么人,便点起一根雪茄:“所以,你那天面试的时候,把上次我们吃饭聊到的阿狸自建物流规范管理之类的事情,给挑出来,我完全无所谓,哪怕从动机上来说,也完全无所谓——这是一个要五年,十年才能看到成效的远期投资,只有马风等寥寥数人,会希望阿狸做成这件事情。

    其他短期目标的执行者,是不会在乎的,尤其是那些上完市说不定就会被卸权的人。我在他们面前扮演‘需要被清君侧的妖言惑众者’的戏份,已经够多了……”

    田海茉脑子转了一下,脸色倏忽一变:“那岂不是说,马总看好我的同时,魏总其实会对我很不以为然?不过应该不至于吧,那天的面试魏总可没来,我这种小角色,他应该都不认识……”

    冯见雄理所当然地吐了个烟圈:“当然,很有可能不认识。不过,如果他知道你这号人的存在的话,看不上你也是很正常的吧——不一定是因为那天面试说的话,只凭你是我的朋友,就够了。”

    田海茉唯有苦笑。

    境界还是差太远了。

    “走吧,喝了酒小心着凉,我送你回去。”冯见雄看得出来田海茉有几分酒意,加上今晚又被刷新了认识,难免会有些感慨,很是关切。

    田海茉善意婉拒:“我租的地方离公司不远……你喝了酒还是别开车了,我自己走回去就好。”

    “当然不会自己开了,我找代驾。”冯见雄理所当然地说,他可是见识过对酒驾查得很严的时代的,虽然重生已经一年多,依然保持了喝多不开车的好习惯。

    “代驾?也好……”田海茉嘴上说着也好,内心却不知为何有点失落。

    如果刚才小雄选择把车丢下,走路送我回家……哎呀!什么乱七八糟的!不许胡思乱想!

    她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狠狠晃了一会儿脑袋,把那种可怕的想法驱赶出去。

    20分钟后,冯见雄电话预约的代驾司机赶到了,看了一眼叫车的客人,很职业地请冯见雄和田海茉上车。

    不过,冯见雄可以看出那个代驾司机眼神中促狭的不解,似乎在说:卧槽?陪这么正的妞儿喝酒,怎么不逞英雄亲自开了送回去?就算要醉,也得是开到女生家门口,再假装“突然酒意上涌,不能再开”才对啊!

    不过不管怎么说,客户最大,那种八卦的念头也就一闪而过。冯见雄的豪车,是代驾从来没开过的,握上方向盘那一刻起,他就不敢轻忽了——要是擦一下,卖了他都不够赔。

    十分钟后,车停在田海茉的出租屋楼下。冯见雄摇下车窗,观察了一下小区的环境——田海茉自己租房之后,都没给过他地址,他今天也才是第一次知道妹子住哪儿。

    “那你自己小心一点,我上去了。”田海茉眷恋地告别。

    冯见雄点点头:“你也自己照顾好自己,我下周就回校了。不出意外的话,可能要年底见了。”

    “不会的,实习么,又不是正式工作了,休假总会多一点的,我也会经常回校的。”

    ——

    几天没写,手生得很,就这样吧。明天换地图。

    周三开始恢复两更。

    某些看不到本章说的盗ban狗,真是可怜。所以留言就破例一次,写这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