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68章 弹首饰相庆

    两周的时间倏忽而过,转眼就是4月中旬。(www.k6uk.com)

    毕竟史妮可就要和他分手了。

    尽管冯见雄知道史妮可对他的真爱并没有变,也愿意死心塌地做他的情人、只是没了名分、更不可能在生意上背叛他或者泄密。

    但是,有些事务冯见雄还是不得不渐渐把担子分散开来、不再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从能力上来说,史妮可学习起来是很刻苦,但见识太少,除了冯见雄这个见识来源之外,史妮可基本上没有别的长眼界的途径,所以区区一年多的历练,完全不够跟上节奏。

    (当然冯见雄选中她时,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史妮可是冯见雄那么多女性密友里最老实、最没有花花肠子的,也就不会泄密、背叛、学完本事单干。)

    这种见识不足,偶尔会带来短视的风险,需要有另一个水平不亚于她但更冷静的人查漏补缺。

    冯见雄自己的事情太多,他当然没时间每次都帮史妮可“检查作业”。

    身边的其他好伙伴里筛选了一圈,田海茉、周天音乃至姐姐冯义姬都不是学法的,这些排除掉,剩下的选项就不多了。

    所以,这两个星期,冯见雄主要在跟虞美琴商量。

    虞美琴是富家大小姐,本来对于钱是不怎么敏感的。她衡量自己的成功与否,也往往不是看钱。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冯见雄和史妮可运作那些每月月入几十万的实用新型碰瓷时,虞美琴毫无兴趣的原因——虞美琴觉得做这种事情,只能得到钱,却见不得光,做成了也一点都不光荣、没有成就感。

    有钱人家的大少爷大小姐,做事情都是要讲究成就感的,得他们自己觉得这事儿有趣、有意义。

    当初的冯见雄并没有摸透虞美琴的这份心思。但经过这一年多的磨合、尤其是在校队一起闭关集训、出国比赛之后,大家彼此的了解都加深了很多,几乎是无话不谈、无所不知。

    摸清了虞美琴心性之后,冯见雄也就改变了说服方法。

    他也先不谈钱,只跟虞美琴讨论些《专利法解释》的新旧学术对比,然后点拨了一番可以做课题的潜力。

    虞美琴果然上钩,愿意跟着冯见雄一起,做刘教授的系列课题调研。

    然后渐渐地,冯见雄再逐步透露一些这背后未来被黑律所发现、利用的可能性。渐渐把虞美琴引入彀中。

    虞美琴似乎软化了些,渐渐就陷入了冯见雄的合作圈子。

    “妮可那边总揽负责的生意,就截止到‘司法认定驰名商标系列案’为止吧。将来的‘利用《解释二》拼凑假发明在复审委二审时刷过’的系列案子,就渐渐移交到美琴姐这边抓总,让妮可和其他人分工配合好了。”

    “妮可对读研和文也没什么兴趣,刘教授的课题那儿也就没必要为她争挂名机会了。美琴姐既然还有心做学问读书、立言警世,那将来刘教授的系列课题,就让刘教授只挂通讯作者好了,第一作者第二作者我和美琴姐分一下。某些我必须躲在后台的文章,第一就让给美琴姐好了,不怕她不死心塌地跟着我干。”

    这就是冯见雄劝诱得手后,自己内心规划的套路。

    ……

    4月13日,本来只是一个寻常的星期五。

    金陵师大的校园里,一切看上去都那么正常:

    学生们吃过午饭就成批地翘课。有进城双宿双飞过周末的,有准备去姑苏虎丘、寒山寺,或者常z恐龙园两日游的。

    还有冲到校外网吧提前占位、准备魔兽大战一直续费到包夜包通宵的。

    连校台的广播“师大之声”,听的人都比平时少了一些,似乎“萌音女王”丁理慧的傲娇嗓音都没那么强的吸引力了。

    然而,当节目播到晚饭点儿的时候,广播里的人声突然一变,插了一档久违的节目。

    一个大家很熟,很有魅力的男声,在消失了几个月之后再次出现了。

    很多在食堂里吃饭的女生,从大喇叭里听到这个声音,耳朵就“嗖”地竖起来了。

    “咦?这不是冯见雄的声音吗?我记得雄哥好像上学期开始上节目就越来越少了啊!怎么今天突然回来播了?”

    “对啊,我记得他到去年为止,就是做几期社会热点的脱口秀,跟听众短信互动一下。”

    “诶,可是雄哥的节目不是一直只和虞美琴搭档的么,今天怎么又跟丁理慧学姐一起了?”

    原来,今天的节目,是丁理慧和冯见雄一起做的,虞美琴并没有出现,也难怪那些对冯见雄节目每期必听的同学那么敏感。

    冯见雄自从大一的时候,被校台面试当上了节目主播之后,其实也就最初的半年多里做节目比较卖力——毕竟冯见雄来的目的很明确,只是为了让自己的才能得到一个展现的渠道,得到刷名声的第一块敲门砖。

    要不是金陵师大的校台不仅有师大本校的学生听,还能辐射仙林大学城其他一大票没有自己校台、没开新闻类专业的低等大学,冯见雄才懒得浪费这个时间。

    而仙林大学城的辐射范围,也就那么将近20万大学生,就算人人都喜欢冯见雄的犀利嘴炮,满打满算能拉到的博客粉丝也就两三万而已。

    所以,从冯见雄个人博客粉丝数达到十几万开始,他就已经渐渐对这些不上心了,上校台节目的频次也越来越少。

    其他新传院编导班和文学院播音主持班的学长们抢破头想要的机会,在冯见雄眼里,早已成了一个过去时。

    大二上学期,他只上过几次。如今下学期,至今为止还是第一次。

    不过,虽然很久不来,但随着他在校园里的传说越传越广,他的粉丝迷妹们的热情,却是一点都没有消退。

    他的声音刚刚在广播里传出,师大校区附近的一个移动基站就出现了信道拥堵,短信延迟从平时的一两秒拖长到了几十秒——瞬间就有几千人发短信通知同学听节目。

    就跟周洁伦开演唱会的时候,几万人集体发微信、导致移动数据流量崩溃一个道理。

    幸好,主持人丁理慧并没有当大家等多久,就揭开了谜底:

    “……相信同学们都已经听出来了,没错,今天我们请到了久违的冯见雄同学作为嘉宾。或许有些常听我们节目的同学会奇怪今天为什么是我和冯同学搭档——因为今天的主题,是对我校辩论队赢得国际大专辩论赛冠军的台前幕后进行采访。所以,暂时就不让冯同学和老搭档虞美琴同学‘商业互吹’了……”

    听了丁理慧的独白,那些虞美琴的粉丝就没那么期待了。

    广播里,丁理慧已经循序渐进地开始一唱一和地采访。

    “……冯同学,这次大赛的赛前,听说你们集训了很久,你觉得你们能赢得最终胜利,主要是因为准备充分么?”

    冯见雄用略带磁性的声音,随和坦荡地回答:“准备充分当然也很重要——但我说句大实话,能够去星岛的八支大学,每个都准备得很充分。我们就算再充分,难道还能靠两个大二的学生,胜过其他学校从小钻研辩论、一直准备到研究生么?”

    丁理慧用类似于《零之使魔》的娇憨语调捧哏:“诶?这么说你觉得你们是靠天赋赢得比赛的咯?”

    “天赋也是一方面,更多是随机应变和眼界吧。”

    “你提到了眼界,我一下子就想起了这次的比赛中,半决赛最后,你回答湾湾评委陈女士的问题,以及总决赛中跟世新大学白执中的交锋。那都是靠远见卓识折服对手的经典交锋。

    我在电视上看了两遍还不过瘾,还上niconico视频网反复看了好多次,不知道广大听众是不是有同样的感觉……”

    丁理慧商业互吹了一会儿,又挑了几条读者短信朗读互动了一下,无一例外都是些对冯见雄的崇拜言语,还有个别听众短信独辟蹊径,狂吹niconico上冯见雄被鬼畜的热度。

    丁理慧也借机把话题引了开去:“冯同学,相信目前同学们对你最好奇的,就要数你和妮可妮可视频网之间的瓜葛了——

    都知道你不仅是名辩手,也是大学生在校创业的典范。可你当时究竟是怎么想到投资niconico视频网的呢?又是怎么想到用你的女朋友史妮可的名字命名这个网站的呢?你和史妮可当初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呢?最后一个问题如果太太敏感可以不回答哦!”

    冯见雄清了清嗓子,先铺垫了一番商业上的粗浅考虑——他当然不会傻到把自己的商业计划全部和盘托出,不然就太傻了。所以这种理由只能是听过就算,要是真有听众指望从中学到点商业策略,那就纯属扯淡了。

    幸好,他也知道听这种八卦节目的人,尤其是女生,对他的商业思维多半是不感兴趣的。

    相比之下,还是他的八卦比较吸引人。

    冯见雄觉得节目氛围差不多了。

    后台的节目编导,更是发现催促冯见雄吐露八卦的听众短信一时之间数量爆炸了几十倍,向主持人丁理慧和嘉宾冯见雄发出了预警。

    “其实,和史妮可同学的相知,只是来源于当初刚入学时,我被不少人误解、排挤,当时只有史妮可同学对我很热情,待我不错。我自问是个比较重义气的人吧,谁对我好我就加倍补报。

    不过总决赛上我和白执中交锋时说的那番话,其实是有些剑走偏锋的——事实上,当时我和妮可同学已经快分手了,是我不该那么高调公然宣布,给妮可同学的生活带来了困扰。”

    “诶?分手?方便解释一下吗?”

    “既然都过去了,自然没什么不能说的。这个问题说来话长了,说到底还是有些事情必须经过才能理解。感恩和义气,是不能等同于爱的,否则性格上的不合,终究抵不过时间流逝的消磨……”

    冯见雄举重若轻、娓娓道来,算是三七开地把分手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