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73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

    话分两头,时间线回拨到四五天前。(Www.K6uk.Com)

    也就是距离冯见雄正式宣布和女友史妮可分手之前三天、而田海茉已经回到钱塘、到阿狸巴巴继续实习了一周多的时候。

    这天,对阿狸巴巴大多数员工来说,依然只是一个寻常的工作日。

    每个部门都有无数的日常工作滚滚而来,需要一件件处理,监察部也不例外。

    监察部的大办公室里,新调来没两个月的助理高健,正在处理内部违纪投诉邮箱中的全部客诉或内部匿名投诉。

    没错,这个高健,正是去年给法务部的丑女总监俞总、当过小白脸助理的那个高健。

    丑女老总,找个小鲜肉助理或者秘书,固然不至于跟丑男老总找个美女秘书那么看得紧。

    多半也不会干涉小鲜肉助理正常谈女朋友、婚恋。毕竟阿狸的办公风气还是不错的,对部门内的办公室恋情抓得还是比较严,怕的就是徇私舞弊。

    俞总当初对高健也没什么要求,只是用着养眼。

    但是,如果那些小鲜肉助理有利用职务之便占别的弱势女生便宜的嫌疑,那领导多半还是会警惕,然后用着不爽就会想办法调离。

    高健在去年年底京城那次品牌建设法务研讨会上,最后被喝醉了酒的田海茉抵抗了一番,还落在了俞总眼里。

    虽说高健看起来还算无辜,事后并没有查到占人便宜的实据,但俞总心里留下了疙瘩,不想再用这个男下属,也就借故趁着年底的部门间人才交流,推荐他去了监察部——这并不算惩戒,如果是惩戒,就不是平调了。

    而在很多公司内部,非专业性的行政型助理人才,在法务部、监察部、审计部之间互相平调交流,是很正常的。高健被挪到了监察部总监彭颖麾下继续历练,外人也没觉得有什么。

    只有高健自己,心里始终憋了一股邪火。

    他知道,虽然自己职级没有任何损失,但最大的损失,是部门直属总监的信任。

    而“信任”这种资源,是无形的。

    他好生伺候着领导,伺候了两年多,结果换个领导;岂不是又要从头伺候起、继续积累好印象?

    这种情况下,要说他对当初酒后乱说话的田海茉不心存芥蒂,那是不可能的。

    田海茉是他在阿狸两年多来,在阿狸近千号员工、或者说三四百个女职员里,所见过最漂亮的。

    如果田海茉当初真被他占到了便宜,那被女领导嫌弃也就罢了。

    算是羊肉吃到嘴、惹上一身骚,无话可说。

    偏偏是羊肉没吃到!白惹一身骚!

    虽然后来两人也每个月偶尔低头不见抬头见那么一两次,田海茉也对他很客气,似乎有所歉意。但那种冷冰冰的套路化歉意,并不能让高健放下一切。

    本来,今天的高健心情不错,并没有想到那么多不开心的事儿。

    毕竟钱塘四月中,正是一年莺飞草长、春风萌动的时令。

    昨夜高健去南山路上美院对面的酒吧街奢侈了一把,还捡了一个烂醉的女生好好爽了半夜。

    虽然是不知来路、看上去就很随便的艺术生,不得不戴套才敢上的那种。但毕竟也算是让自己的鸡儿发泄了一把,没那么憋屈了。

    神清气爽地处理着投诉邮件,偏偏一份标题辣眼惹目的投诉就扑入了眼帘。

    “田海茉?呵呵,这年头连还没转正的实习生,都有人举报?”

    看到标题上被举报人的名字,高健就露出了一丝得意玩味的笑容,然后下意识迫不及待地点了进去。

    信是匿名发送的,只有邮箱地址,却没有落款写邮箱的主人是谁。举报的内容,高健粗略扫看了一下,发现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大致是说田海茉个人诚信有问题,在校期间担任公益性社团领导职务时,以权谋私、公器私用,最后事发被学校公开处分了。

    除了对事实部分的陈述之外,匿名举报信的最后部分还提纲挈领地进行了“总结归纳”,说这些行为明显是违背了阿狸巴巴的企业文化和要求员工坚守诚信、不营私舞弊的底线的。

    看来,这个举报人对阿狸的企业文化和内部治理还挺了解?

    高健按捺了一下立刻找田海茉询问的情绪,又仔细反复看了好几遍,试图了解一下举报人到底是哪种类型的,以便更好地掌握主动——

    对于匿名举报,他当然不会出卖举报者,哪怕他真能猜到对方的精确身份。

    毕竟他高健还是有作为一个监察人员的基本职业道德的。

    不过,如果可以揣测出举报田海茉的人究竟是出于什么动机、或者说是田海茉在什么领域、因为什么事儿而得罪的人。

    那么,他高健在过会儿和田海茉谈判的时候,显然可以更好地拿捏尺度、也知道自己有没有可能在这事儿中为自己个人捞到好处、捞多大的好处。

    一番对蛛丝马迹的精细审视,高健大致断定了:那个举报人,对于田海茉在校“以权谋私”时、究竟谋了哪些私、得了哪些利,简直掌握得一清二楚。

    清楚到连“具体哪几个诉讼违规借了法援中心的资质”都可以列出来。

    那么,显而易见的,是生意上的敌人了。

    高健不是很懂法务,他想当然地猜测了一下,以为是那些案子中败诉了的对手,来搞事情陷害田海茉。

    “可是小田本人应该没打过官司吧?她不是学电子商务的么?她应该是为了她某个学法、做法的同学,才以权谋私的吧……”高健的智商还算不错,很快想到了这一点,并且往下深入想去。

    然后,他理所当然就想到了冯见雄。

    毕竟田海茉酒桌应酬被灌醉、乱说话害了他那次,就是冯见雄那个看上去很牛逼的小白脸,把田海茉带走的。

    看起来田海茉对冯见雄很信任,信任到哪怕自己宿醉、毫无抵抗力了,都敢让冯见雄送她回住处。

    一个女生对一个男生有这种信任,那得是关系好到了何种程度?

    高健是个靠脸吃饭为主、能力为辅的帅哥。他当然知道,这意味着田海茉对冯见雄的防备,已经低到了“哪怕冯见雄当时趁人之危把田海茉上了,田海茉也认命了”的程度。

    “哼,有本本分分的帅哥你不要,偏偏要那些‘邪魅狂狷’的。结果你对他这么仗义,人家还不是反过来坑你、害你被学校处分!啧啧,如今这个把柄在我手上了,倒要看看你作何感想。”

    高健想到爽处,不由自主就石更了,果然是个大绅士。

    ……

    当天下午,搜集够了全部相关情报,做好了万全准备,高健趁着下班晚饭的点儿,在运营部办公区门口“偶遇”堵住了田海茉——对于少数不加班的人来说,晚饭的点就是下班的点,不过大部分人则是在公司吃完晚饭还要继续回去干活的。

    高健这么拦人,即使事后被人说起,只要田海茉本人不吐露俩人的交谈内容,那他也是不算以权谋私的。

    按阿狸制度,监察部门的人在接到某些举报时,是有权主动向当事人了解情况的——毕竟阿狸只是一家公司,没有内设司法机关,很多事情就是人治,不存在回避和讯问方面的细则。

    “小田,这么巧,一会儿有些话要问你,方便么。”高健笑着迎上去,毫无心理障碍地说出了自己的请求。

    “高健?真是巧啊,不过,有什么事么?我一会儿还要忙。”田海茉在他面前的表情还是很客气的,不过也就仅限于客气。

    这种客气,是源于田海茉心中微微有些愧疚,觉得自己当初应酬客户时喝多了,说的某些话让同事产生了困扰。不过她已然不是很喜欢和高健打交道。

    有良机在手,高健自然不会忸怩,直截了当傲然道:“你是不是在学校里挨过处分了?我接到一些举报,希望向你本人了解情况。”

    “这事儿他怎么会知道的?我在学校里难道得罪了那么多人,还逮着赶来我公司下眼药?”田海茉听了,心中就是一惊,如是思忖着。

    她的第一反应,甚至都没往“是不是小雄在生意上得罪的客户、陷害小雄不成,转而退求其次伤害小雄身边的人”这一层上想。

    而是想当然反思是不是自己在学校里当校学生会副主席期间、因为公事得罪了什么人。

    她的反应,也是很正常、很符合田海茉自己的认知水平的。

    因为田海茉并不是学法之人,她对于冯见雄在外面赚钱那些业务的了解,也就仅限于传媒和投资。

    而对于冯见雄至今为止的几桩钻法律空子型来钱门路,田海茉是完全不懂的。

    所以,她自然不知道冯见雄在和人争抢那些钻法律空子的生意时,究竟结下了多深的仇怨——以至于逮到对方的黑材料,就要往死里黑。哪怕最后被对方“乾坤大挪移”偏转了进攻方向、只能伤害到他身边的人,也要继续伤害到底。

    田海茉脑中转过那么多念头,反应无疑有些迟钝。

    这种反应看在高健眼中,却是愈发得意,还以为是自己吓住了对方。

    “哼哼,小娘皮,当你多有骨气呢,这么点小把柄被我知道,就吓呆成这样。能知道敬畏就好,看哥不好好摆布你!”高健脑补着对方委曲求全的样子,不由得微微淫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