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77章 姐见过的个个都是先知

    田海茉有些尴尬。(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她本意并不是来对冯见雄问计的。

    之所以说自己想换工作,或者自主创业,完全是为了打个预防针,免得明天冯见雄找蔡重信喝茶的时候,万一说起穿帮。

    田海茉待人接物的功力还是不错的。

    以她的揣测:只要冯见雄知道她有离开阿狸的意思。那么,明天蔡重信或者其他偶遇的人提起,冯见雄也会觉得“这事儿是茉茉姐自己想走,错不在阿狸”,而故意回避这个话题,不会再深谈下去。

    然而冯见雄却当真了。

    而且很热心地趁着眼下等主菜的工夫,扯着田海茉聊她的职业规划。

    这让田海茉如何能现编出那么多“人生规划”来?

    每一个善意的谎言,要想说得好,都是需要无数的替补素材堵漏的。

    幸好,田海茉本身就天资聪慧,不然也不能在学校里做好学生会副主席、又凭口才拿下国际大赛冠军了。

    她很有女强人的潜质。在阿狸这半年多实习期里,也是勤勉肯干、细心观察。要论收获,只怕比普通人在阿狸实打实工作两年,收获还要多些。

    加上大老板马风就是个嘴炮达人,经常给骨干员工们全面灌鸡汤灌干货。

    而田海茉恰好也是顶级口才达人,所以稍微组织一下措辞,就能说出不少很可观的道理来。

    假借吃鹅肝的当口,花了一两分钟整理思路,田海茉迂回地说了一番自己的想法:

    “小雄,你知道么,来阿狸之前,我觉得自己的口才其实和你差不了多少。我最崇拜你的点,只是你的‘洞察、预见’能力——

    你似乎在说到很多眼下看来势均力敌的辩题时,总能用一种站在未来的高屋建瓴眼光,把其中一方坚守的立场摧枯拉朽地干掉。我自问做不到,并不是我的辩才不给力,只是我没你那么好的眼光。”

    冯见雄打趣地看着学姐,轻轻晃着酒杯,玩味地反问:“那你说这话的意思,就是你去阿狸待了这半年多之后,就不崇拜我的‘远见洞察’了咯?”

    田海茉抹了抹嘴,微笑着说:“当然不是,只是没有原先那么强烈、无原则的崇拜了——在阿狸,我认识到了太多的聪明人,包括马总本人,也包括其他几个搞战略调研的高管。

    事实上,他们对未来的预言、什么会火、什么是未来的风口和目标,都有和你差不多的展望能力。而且我复盘了一些他们早年的预言之后,发现准确率也非常高,几乎和你不相上下。

    唯一的区别在于——他们的预言,没有精确实现的时间点,他们是通过一套对各项要素成本的下降趋势时间表,来核算下一个电商风口热点的出现的。但他们并不知道要素成本到底什么时候下降到临界点。而你,对于时间和成本要素节点的认知,比他们更犀利。”

    冯见雄听着听着,表情也肃然起来。

    他当然比那些专家和高手更犀利,毕竟他是重生者,所以这点没什么好骄傲的。

    但田海茉提到的“别人其实也能预见到未来,只是时间上没你那么精确”,却再一次印证了冯见雄内心一直以来的警惕。

    千万不要以自己是一个重生者为荣!就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

    某点站上那些重生文的主角,真要是复盘了,99%都是扑成狗的窝囊废。

    重生到信息时代以前的人,或许重生是个极大的优势。

    但是,重生到信息时代的人,就不得不面临一个严峻的问题:这个世界的智者,除了对那些突发的纯粹黑天鹅事件有些无力外,对于其他的大部分历史趋势,都是很容易预测的。

    差别只是在于,他们不知道这些事情具体在什么条件下、什么具体时刻才发生。

    田海茉正是接触过了阿狸的高层,她才有今天的见识:

    比如,阿狸的战略研究部门的砖家,其实已经知道“未来电商会从目前的在标准化产品上火、然后随着‘找同款、图片搜索’的成熟而向服饰行业获得大发展、带动整个电商的成交量级暴涨、再然后则是轻奢快消品地电商爆发,最后随着物流和数据成本进一步下降、网购场景进一步贴合生活,形成连各种便宜日用品都在网上买”的格局。

    又比如,今天来个腾云的智库砖家,也能轻松说出“现在流量这么贵、所以移动娱乐只有看看电子书。将来移动上了3g、ifi进一步普及,就会有音乐、回合制手游渐渐兴起。到了4g,还有即时手游和直播。直播也会先火化妆间里的女人跳舞唱歌脱衣服和男人打游戏这两种大类,然后随着移动流量下降开始向户外和街拍直播转变……”

    信息时代,牛人都能知道趋势。

    要是某个弱智重生者从2017年回到2007年,然后自信地觉得“我知道阿狸和腾云的智库都不知道的、未来十年哪些业务能火起来”。

    那这种傻逼还是快点儿重新自杀读档一次、争取再往前重生20年比较靠谱——信息时代不适合他们,就是重生一万遍,也是男的代代为奴,女的世世为*。

    牛人不知道的,只是这个趋势背后的成本风口时间节点。

    所以,如果模拟信号的单位数据传输成本下降得不够快,就会出现小灵通这种东西。

    如果数字信号的单位数据传输成本下降得不够快,也会出现ifi。

    而如果下降得够快,说不定世界就直接跳到没有ifi的5g世界了。

    牛人们不能预见的,只是这些“意外波折”的出现时间、以及所能存续的长短罢了。

    如果透平(压缩机)的成本下降得够快、小型压缩机的卡诺循环效率也能够高,说不定这个世界就不会有“中央空调”这种波折了,大家直接用小型空调就行。

    同理,如果当年电动机的成本下降得不够快,那么百年前那些脑洞“可以共享带动家中多数电器的中央电动机”的米国电器公司,也不会蓦然倒闭。

    ……

    阿狸的半年,让田海茉看透了“不附带期限的先知不足崇拜”。

    即使今时今日,拿一个她看过的小白重生文主角摆在她面前,明摆着告诉她这人是重生的。田海茉也不会像里的女生那样立刻纳头便拜,更不可能恨不得做对方的女人。

    因为这些人已经不配她崇拜了。

    在她眼中,那些人最多也就她在阿狸认识的那些牛逼专家差不多的能耐和人生成就。

    “比如,卫总刚来的时候,马总就和他说过‘别担心b2b的电商做不起来’,因为‘等到企业界有好几成的中层以上管理者都由80后组成的时候,b2b的电商肯定会迎来大爆发,眼下80后们只是还在用互联网打游戏而已’。

    只是,马总也不知道,哪个时间点中国的产业界才能做到‘中层以上管理层大部分由80后组成’。”

    “又比如,是个人都知道,‘以个人关键基因测序为核心的个性化癌症防治’会是21世纪医学发展的一个重要风口,但专家们只是不知道这个成本下降到患者可接受的过程,需要多久的时间——

    20年前,人类基因组计划刚刚提出没多久时,完成这样一个测序可能要30亿美元的成本。90年代时降到一两亿,现在又降低到了千万美元级。有人说,再过五年,就可以降低到几百万级,十年后的2017年,可能是30~50万美元。那时候,超级富豪们已经有钱用这种个人基因筛查来定制癌症药物了。

    所以预言未来的大方向一点都不难,只要盯住某项技术的成本下降趋势曲线就行,难的只是时间点踩得准不准。早一年,可能就是死在城墙下的尸骨。晚一年,可能就是看着别人先登立功、封侯拜相,自己跟在后面白跑赚点辛苦费。”

    田海茉说了这么多,按说冯见雄应该提前打断她的,因为很多例子道理上是雷同的。

    不过冯见雄却耐心地听完了。

    因为他发现田海茉的话对他自己也是很有“无则加勉”的敲打效果的,可以防止他因为靠先知连续指点江山谈笑风生成功,而过于膨胀。

    真是没想到,田海茉已经成长得有资格平等做他的良师益友了,而不再仅仅是崇拜他。

    冯见雄在内心感慨了一会儿,深深吸了一口气,夺回话题的主动权:“说了那么多,你是想证明,‘你也可以预测到电商这个领域,未来哪些创业方向有机会火’咯?那么,说说你的结论呗——如果你自己创业,你想做什么?”

    田海茉本来只是为了没话找话,搪塞冯见雄的问题,不过在相互的语言交锋之中,两人相互启发,倒也让田海茉切实想到了一些有用的点子——至少值得探讨。

    搞辩论的人最常挂在嘴边的、为自己的事业寻找政治正确的台词,就是“真理越辩越明”。

    没想到,在赛场上和国内外的对手唇枪舌剑,没能“明”到什么真理,倒是曾经契合莫逆的队友之间、吃着红酒牛排、轻松对谈,却切磋出了这么多智慧的火花。

    田海茉捋清了思路,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刚才也说了,标准化产品的电商已经够发达了,未来房租成本进一步提升、物流和数据成本进一步下降,风口应该是非标装饰品和轻奢快消品。

    但是,服饰类的东西,网商的用户品牌忠诚度很难建立——用户来买漂亮衣服,看的是爆款,以及网红同款,而不是看衣服是什么牌子的。如果忠诚于牌子,她们还是会去已经有的名牌旗舰店买,创业者是没什么机会的,只能做平台,不能做品牌。

    所以,如果我自己主动创业的话,未来几年可以考虑有品位的快消品。甚至走点差异化路线,比如二次元、卖卖萌、抓住年轻消费者……具体还没想好。

    只是,现在动手还有些早了,我总觉得马总说的‘未来总会出现的中产阶级越来越壮大、消费升级’的日子,遥遥无期。如果动手太早,还没等熬到好日子来临,我就死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了。”

    田海茉一口气把她的盘算和盘托出。

    冯见雄一听,就知道她的见地深受马风的影响。

    因为马风经常把一句名言挂在嘴边:后天的太阳很美好,人人都知道。但是因为贪婪而提前动手的人,都会死在明天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