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06章 舌尖上的华夏

    在冯见雄的预算里,“消费升级”这股大潮,在美国次贷危机为代表的全球金融风暴,重创摧毁华夏的外贸出口之前,是不会出现的。(www.k6uk.com)

    人性就是这样,能够赚粗放型躺着赚的钱,就没人会去精打细算赚集约型的钱。

    09年以前的世界,属于炒房团和煤老板。哪怕是后来风光无限的一堆高科技公司,当时也差不多快到增长瓶颈了。看看大疆无人机和科大讯飞这种偏硬的科技公司,06~07年时的融资困难程度(相对于后来09年以后),就可见一斑。

    冯见雄本人固然没有想过插足实业,但既然田海茉掉进坑里了,他也得帮忙绸缪一下。

    “到2009年之前,只有靠切糕这种有吸眼球效应和恶搞效应的单品维持住了。其他的消费升级爆款,老百姓是吃不起,也没那个心思乱花钱的,国家也不鼓励扶持消费升级。只有短暂看到炒房无望、资产增值无望,人类才会报复性发泄性消费。”

    “光靠孟哥那边那些新闻报道类的节目,今年把宣传热度撑过去是没问题的。但是08年整整一年的过渡期怎么办?肯定得再上一手更重磅的宣传手段了。”

    这就是冯见雄的具体盘算。

    他觉得有些心累,田海茉这点破生意,就算很成功,每年的赚钱也就几百万几百万级别地赚而已。

    哪像他,搞点儿务虚的法律骗术布局,每年轻轻松松一两千万,一个螺丝钉一块原材料都不用脏手。

    而他花在田海茉生意上的精力,真的不比搞点儿“骗取司法认定驰名商标”、“骗取高新企业资质”要少。

    实业祸国啊!

    ……

    时间悄然迈入了11月下旬,切糕上线满一个月的日子。

    史妮可那边又帮冯见雄结清了一家成功拿到驰名商标的客户的尾款,让冯见雄手头愈发宽绰起来。

    是时候进行下一步计划了。

    于是他一个电话打给田海茉:“茉茉姐,后天你自己定航班,飞到京城等我,有个事情要找人谈。”

    电话另一头的田海茉看起来很会过日子,谴责了冯见雄一句:“这么急?你会不会当家的啊!不知道机票提前订能打折便宜好几百块钱?也不问问我有没有空!”

    “我这是在为你办事!给你联络新的炒作推手,你还好意思考虑自己有没空?本来这种事情就该你自己跑的!”冯见雄针锋相对地吐槽了回去。

    “好吧,那我跟果果交接一下。我又没说不去,下次拜托你多提前些日子做好计划,别临时拍脑门,一千块钱也是钱呢。”田海茉一边答应,一边绵里藏针地稍稍抗辩了一下。

    两天后,冯见雄从金陵起飞直奔京城,而田海茉从钱塘起飞,殊途同归。

    作为热恋中的情人,都没时间先开三四百公里汽车集合、然后一起双飞去京城,也可见这两人的忙碌程度有多夸张了。

    冯见雄的航班比田海茉早了将近一小时到首都机场,所以他也不急于进城,而是在机场一边看新闻一边慢条斯理把早餐解决了——他是提前和田海茉了解过,知道自己比田海茉的飞机早到这么多的。所以特地早上睡了个懒觉,连早餐都没吃就先上飞机了。

    足见冯见雄这厮有多么节约时间。

    吃完早餐,还有点时间,冯见雄就在机场找了家租车公司,租了一辆好车。交了押金,预定租期一周。

    办这种灰色的生意,显示自己实力很重要,所以每天打车肯定是不行的。而且有外人司机在的话,客户会不好意思,怕行踪会泄密,很多事情就没法谈了。

    11月下旬的京城,已经颇为寒冷,又碰上了一个白色下雪的日子。

    田海茉特地穿了羊驼绒的呢料大风衣,戴了防风的大墨镜,在钱塘上飞机的时候还觉得有些燥热,到了京城下来却是刚刚好。

    这幅情境装扮,让田海茉不由自主就回想起一年前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她作为阿狸巴巴的实习生,和法务部的俞总来参加研讨会,还跟客户喝酒喝倒了。

    而冯见雄也正是带着史妮可来参加同一个交流会,最后接回去一大摞“骗取司法认定驰名商标”的大案子回去,赚了个盆满钵满。

    一晃一年,史妮可已经“作古”,受不了舆论的风言风语压力,“转职”成了冯见雄的地下情人。

    而她也从去年那个喝得烂醉让冯见雄送她回房的闷骚少女,变成了被冯见雄彻底攻陷的状态。

    说好的证明自己,说好的不当花瓶,却随着交往的深入,对冯见雄的愈发了解,变得彻底不能自拔。

    那个男人的能力和魅力,实在是太有深度了。田海茉自己懂得越多,她才能欣赏出冯见雄越多的优点,让人迷醉。

    田海茉一路走一路看着航站楼窗外的雪景,有些走神,直到被人拦住。

    “嘿,想啥呢,这边。”冯见雄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一脸略微狼性的表情,“啧啧,越来越有女人味了么。我就喜欢职场精英女性穿高档呢料风衣的样子,很有《2077扶桑锁国》上玛莉亚酱的风范。”

    田海茉的表情浮现出一丝轻嗔薄怒:“你把我比作扶桑女优!”

    “拜托,女优只是女演员的意思,别想歪好不好。新垣结衣堀北真希也是女优,人家正经着呢。”冯见雄调教了一句,见妹子的表情有进一步冰冷的趋势,才放弃了继续开玩笑,“好吧好吧,刚才只是科普,我说的这部是动画片,所以,没有什么女优。”

    听冯见雄这么说,田海茉被冒犯的怒气值才消退了下去。不过那抹了保湿唇膏的诱人双唇,依然有透出一股冰镇果冻一样的凛冽氛围,让有征服欲的男人欲罢不能。

    “说!今天到底是怎么个安排!我都来了,别卖关子了!”田海茉从牙缝里挤出的这句话,如果旁边有人观察,根本看不到她说话的时候张嘴。

    “别急,我租了车。路上和你说吧。”冯见雄说着,很绅士地拉过田海茉的行李箱,又馋馋地深吻了一下。

    田海茉反抗无效,只能羞耻地跟上。

    冯见雄一脚油门上了机场高速。

    “我从某些渠道得知,央视最近好象有筹备过一些各地民俗美食的纪录片,但应该是因为资金或者别的问题,反正没有实施。

    我是打算找原先在金陵认识的权姐打听打听看,她有没有内幕消息,帮我引见一下相关有拍板权的领导。”

    田海茉微微侧脸问道:“你是说权此芳?那个原来金陵大学新闻系毕业、从江南卫视调到央视的?她应该没什么资历吧,能混多好。”

    冯见雄点点头:“就是她,她当然是个菜鸟了。不过前阵子我了解过,她一贯是在新闻纪实类这块部门的,最近好象有微调,从专题访谈类调整到纪录片部门。我找她,无非是需要个人牵线搭桥。”

    冯见雄口中提到的这个机会,自然是他前世看过的《舌尖上的华夏》。不过按照本来的发展轨迹,那个片子应该要再过三四年才会上映,而且第一季里面并不会出现切糕,而是比较良心地只上了一些不敏感的传统美食。

    而要到再后面一年,《舌尖上的华夏》因为第一季收视率大火、网上播放量也爆棚,才开始疯狂拍续集。

    续集么,自然也跟好莱坞那一票续集病的东西一样,各种潜规则夹带私货、质量下降。甚至有些编导的关系户个人事迹被大量加塞(比如毛坦厂还有啥艺考背景那几集)。而切糕本来也该是在第二季里才走上荧幕的。

    冯见雄现在想做的,自然是在第一季里就打起“民族和谐”的政治正确大旗,只要央视拍这个片子,他就想办法搞定编导本人,把他要的东西加塞进去。

    如果可以成功,而且最好可以体现“松鼠果业”这个品牌的话,那么随着这部纪录片的大火,哪怕到外面砸五千万广告费,起到的宣传效果都不一定有这个好。

    当然,这种孤注一掷,田海茉是无法理解的。

    她肯定没法想象冯见雄为什么会看好一部还没拍出来的纪录片。

    “你凭啥这么看好这部还不存在的片子?再说了,人家连筹资都没影儿呢,你怎么就知道他们有决心搞这个拍摄计划?”

    冯见雄成竹在胸地铁口直断:“拍摄计划绝对不会缺的,你要相信,我是打听扎实的。就跟好莱坞那些六大片商,人家的库里发霉了几十年的好剧本,都能摞到房顶那么高——我说的可不是粗制滥造的剧本,是从表面看质量都不输于大片的、真的好剧本。”

    他都把胸脯拍得这么响了,田海茉没有研究过细节,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车子很快进了城,在东三环央视附近找了家五星级酒店停下,办理入住。

    冯见雄租的是一辆迈巴赫,每天的租金就要两三千块,也难怪他不在乎临时订机票机票少打折一千块了。

    做这种生意,从各个角度显示自己的实力和肌肉很重要。要是有门路的话,冯见雄甚至想在吴越省的驻j办请客——众所周知,京城最好吃的每个省地方特色菜,那都不是所谓的五星级酒店可以做出来的。而恰恰要去各省负责**工作的驻j办小灶才做得最好。

    一切收拾停当,冯见雄给权此芳打了个电话,约她晚上出来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