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8章 脱缰野狗

    “我觉得,各有千秋吧,美国那边呢,对金融高管监管的积弊确实比我们还深。(Www.K6uk.Com)这根美国人的金融立法主要被金融界主导是有关的——

    事实上不光是金融界的问题,美日这些国家,政fǔ对于专业领域的监管,都是比较谨慎的,喜欢让政fǔ组织的行业协会来评判,而不是公务机构直接出面。

    所以,才有了今天这种明明次贷危机已经加深、投资银行大量倒闭陷入监管。但是投行高管们的薪酬收益,却不怎么受影响的怪圈……”

    冯见雄一边抿着酒,一边一手搂着自己的女友田海茉,字斟句酌地侃侃而谈。

    似乎对于范建的提问,没觉得有任何陷阱。

    他先褒贬中肯地评说了一番美国那边的情况,然后话锋一转,开始评价国内的情况。

    “至于国内么,首先应该肯定对金融犯罪的惩戒力度,确实比美国还进步——我估计,等过两个月黄广裕案正式判下来,判决流传到美国,美国那边的网民肯定会羡慕中国的。”

    冯见雄说到这一点的时候,范建的心还不甘地下沉了一些。

    他还以为冯见雄会一改本来桀骜的风格、跟他一样成了歌功颂德的一派呢。

    这毕竟不是辩论赛,不是双方抽取了立场就必须誓死不退的。

    万一冯见雄“投降输一半”,自己还怎么在学术上羞辱他?

    不过幸好,仅仅两秒钟后,冯见雄就话锋一转,给范公子留下了一个立场上的把柄。

    “……不过,我一直觉得,国内的金融犯罪量刑尺度有些一刀切了。那些在期货、债券外汇市场上搞内幕交易的,确实应该严惩。

    至于股市的二级市场,误导投资人制造假消息的固然也要严惩,但跟跟风的内幕交易人,其实也没多大罪过——谁都知道国内的股市就不是用来投资的嘛,100%纯投机。肯进场的人本来就是来赌的,有心理准备。

    说不定谁都指望着世上肯定有比我还消息不灵通的小白可以当接盘侠。所以,华夏股市的二级市场上,压根就没有无辜者。被消息比你更灵通的人阴了,也就那样了。”

    冯见雄这番话一说出口,第一个觉得不快的居然还不是范公子,而是工商局的戴公子——他三年前可是跟风在外汇市场上做过期货汇差,赚了好几百万的。

    冯见雄居然说外汇、期货这些领域的内幕交易,原罪程度比股市上的内幕交易更重,那岂不是有点指桑骂槐之嫌了么?

    在座的其他圈内人,除了冯见雄等三人外,其他也都是多多少少知道戴公子的家底的,见他脸色变冷,当下也就不便帮着冯见雄说话了。

    冯见雄本来积攒起来的“观众票”,一下子被拉回了和范建平起平坐的起跑线。

    范建大喜。

    这家伙居然说了这么“不体恤民间疾苦”的话!太政治不正确了!简直就像是网上的无脑喷子吗!

    “这种程度都能拿国际大专辩论赛冠军?看来如今的冠军也不怎么值钱嘛!说不定哥去参赛,也能拿个冠军了。”范建脑中情不自禁就如此想。

    他摇头晃脑地就说教起来:“冯同学!你这话就不对了!唉,还是太年轻,太单纯。怎么能人云亦云,美国人说咱的股市是赌场、你也跟风说是赌场呢!

    你这番观点,早就落后了、被辟谣了!要知道国内的股市,那也是不光有投机、更有正经的投资的。不只有索罗斯狗贼的门徒可以混,信奉巴菲特价值投资理论的正经投资人,也能劳有所得。你怎么能污蔑那些正经投资人呢?怎么能说那些人被内幕消息坑害了是五十步笑百步呢?你这人有没有同理心的?”

    范建越说越激动,显得自己很正义的样子,说完还瞥了一眼周天音。

    周天音居然难得地看起来对他还有些赞许。

    果然是个有正义感的妹子啊!

    而冯见雄,居然还不知死地自言自语:“价值投资?中国股市怎么搞价值投资?内幕层层叠叠,泡沫横行,别说巴菲特来了,就是格雷厄姆从棺材里爬出来,都hold不住吧。”

    “当然可以价值投资!价值投资和一个股市的泡沫深度、内幕深度是没有关系的!”范建似乎是憋足了内力,从丹田说出的这句话,显得中气十足,

    “太复杂的理论,咱也没必要扯,毕竟今天大伙儿只是喝酒闲聊。我就举个例子好了。

    谁都知道,所谓格雷厄姆的价值投资理论,无非就是认为股票的投资应该基于其本身的商业价值。只要经过精心的测算,比如市盈率、比如各种数据的增长、真实性,认为公司目前的市值是低于它的实际未来总盈利能力的,就该入手这只股票。

    所以,按照价值投资,炒股就像是一个人在迷雾中遛狗。股票的股价,就相当于那条狗,公司的实际商业价值,就相当于是牵着拴狗绳的人——如果从这个模型来看,国内股市和美股港股又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么?

    美股港股内幕潜一点、复杂因素少一点,无非就是人拴狗的绳子短了一点嘛!国内复杂加权因素多了,无非就是人拴狗的绳子长了一点嘛!绳长绳短,最终结果都是狗始终只会在人前人后那点距离内徘徊,只要看到狗比人落后了、相信狗迟早会跑快一点的,就该趁机买进嘛!绳子长了怎么就不能价值投资了!”

    范建洋洋洒洒说了一大桶,夹枪带棒微微有些混乱,不过气势倒是很足。

    而且他说的这番话通俗易懂,举例风趣,给在座大多数外行人听来,那是很有煽动力的。

    因为深入浅出嘛。

    就像后世逼乎上那些问答,答案详尽、字数多的,回复和赞肯定不如用风趣明快的语言回答的——因为回答得太专业、术语太多,大伙儿就会觉得这个答主在卖弄装逼。

    而90后00后跟人说话的时候,最不能忍的就是“装”。

    “装”的人,在那种民意审判而非专业审判的辩论赛上,是一定会输的——连局座这种糟老头儿都知道这一点。

    范建的金融知识,其实并不是非常扎实。但架不住他从那些宋红兵型的“网红经济学者”或者类似于后世罗胖子那样的“知识二传手”那里,学来不少段子。

    在今天这种酒局的场合,能说段子就能赢辩论。哪怕冯见雄能说得再专业也没用。

    冯见雄要想赢,除非他不仅在专业上比范建牛逼,连说段子煽动民意上也比对方牛逼。

    “好一个遛狗比喻,失敬失敬。”冯见雄先大度地赞了一下对方“为了普及知识而作的深入浅出翻译工作”,肯定了对方的“贡献”。

    范建刚才提出的这套“遛狗理论”,其实后世的冯见雄早就在某些哗众取宠的空谈经济学家那儿听过了。

    貌似后来2017年的时候,有一阵还被某个做“得到”app的罗胖子给二传引用了。

    范建当然不可能是从罗胖子那里听来的,毕竟现在罗胖子还在央视当审片,所以他应该是从罗胖的上家知识供应商那里直接进的货。

    但是,冯见雄是何等样人,岂是几个段子就能唬住的?

    便是后世他听罗胖子不经大脑二传这段话时,他都知道:那胖子肯定是没走心炒过股,以至于连这么拙劣的比方都看不穿。(当然罗胖子说的东西,对于启发人认识到以前不曾注意过的新领域,还是很有价值的。只是观点上没有花时间推敲过,也没有对抗质证辩论,所以常常有一家之言。咱不吹不黑。)

    “你说遛狗,我也跟你说遛狗好了——如果价值投资,真能比作遛狗,那么确实无论绳子长短,只要狗是一会儿跑在人前面、一会儿跑在人后面,这只狗就有被投资的价值。

    可问题是,你真的深入了解过中国的股市么?你真的觉得,把2米的遛狗绳放长到10米之后,变化就仅仅是狗从人前2米晃悠到人后2米变成狗从人前10米晃悠到人后10米这么简单么?

    对不起,中国股市的实际情况是,狗绳放长到10米之后,狗就只在人前5米至人前10米的区间晃悠了!别说走到人后面,它就连走在人旁边的时间都几乎没有!那就是一群勒紧了缰绳狂奔的狗啊!”

    冯见雄此言一出,所有人的第一反应,都是忍不住想笑。

    不管理论对不对,那种把对方的段子接招接下之后、立刻火线加工、斗转星移打回去的招数,在场面上是很好看、很有观赏性的。

    范建想扬长避短聊狗来打比方,冯见雄就坦坦荡荡跟他聊狗。

    这就叫大气。

    而不是学那些逼乎上的学究,掉书袋子扯观众听不懂的术语。

    道理还是要讲,而且要讲得精确。但精确之余,依然可以讲得有趣——兼顾有趣易懂和精确,这才是口才高手的能耐。

    “狗……狗啥?你说放长了缰绳狗就会始终在人前面跑?这……这什么意思?”范建被对方的云淡风轻搞得有些晕乎,心一慌,居然连对方的比喻都没法听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