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3章 欲擒故纵

    滨江白马湖,动漫产业园附近的一家主题咖啡馆。(www.k6uk.com)

    冯见雄和周天音占了一个屏风隔断的卡座,喝着咖啡。

    冯见雄打横坐在沙发上,很没有风度地翘着二郎腿,一脸云淡风轻。

    这副做派,在不知情的旁人看来,肯定会觉得今天的事儿和他半毛钱关系没有,他就是个来听戏的和事佬。

    周天音坐在冯见雄左手边,面前放着些法律文书,倒是表情有些严肃,公事公办的样子。

    两人落座没多久,就有一个年纪差不多的女生探头探脑地过来确认了一下。

    冯见雄也不起身,也不说话,只是用下面的牙齿,把嘴里叼着的雪茄微微往上一挑当然,雪茄是斜斜地指着他右手边那张空着的椅子的。

    一看就是大佬。

    那个女生气场立刻矮了一截,掇着小碎步跟鹌鹑一样闪过来坐下:“冯先生?有什么可以帮您做的么?”

    那女生还挺会说话,没说那种乡土气浓重的“找我有啥事儿”,而是跟星级酒店服务员那样喜欢说“有什么可以帮您的么”。

    冯见雄不急着开口,只是打量一下对方。这种沉稳更有助于他营造氛围和气场对方穿得还算体面,没有轻佻。长相也就中规中矩。身材不算特别好,只是结实,应该是跳舞导致的包括腿太粗。

    在这种严肃的、不敢卖萌和卖杀必死的场合,靠表情增加颜值评分的手段也不能用,最能看出一个女生的正常颜值。

    不用说,这个就是被刘炎安排做些灰色内容的董菲菲了。

    冯见雄来之前也从徐明那里了解过这人的背景,也算是个御宅族吧,难怪会成为站的早期元老用户。只不过因为是女生,可以做的事情比男生要多不少,可以一边读大学、一边去漫展和游戏展子上兼职当当howgirl、跳跳宅舞赚点小钱。

    粉丝多了名气大了之后,又因为也在钱塘,所以经常能在白马湖的国际动漫节上露脸、住得离站公司也近,就认识了刘炎,被对方引为交易的准心腹,干些网站方不好干的事情,传一些网站方需要顶风传的重要、盗版资源。

    连某点的白金写手们,都要求在沪江买房子呢。

    可见要想给互联网内容公司的老板当心腹,住在同一座城市、方便**控制和面基是很重要的。

    住在钱塘,对于一个站主来说本身就已经是一种当心腹的竞争优势了,可以帮他们排除掉大部分的外地竞争对手。

    “你没什么可以帮我做的。”冯见雄晾了对方足足十几秒当然没有刻意晾,只是显得很随性地因为一口烟没抽完,所以要歇着点儿。等烟吐完之后,他就自然而然地开口了。

    就在董菲菲心里一抽的当口,冯见雄恰到好处地用捏雪茄的手指了指周天音:“是这位周小姐找到我,她是央视委托的版权代理咨询公司的,还带着律师函听说你在上侵权了央视的舌尖上的华夏?究竟怎么回事儿?我投钱的网站,怎么能出这种丑闻?”

    冯见雄的语气,从节奏到声调,都拿捏得非常好,一开始的时候是平缓的,渐渐变得有张力,把氛围的紧张渐渐烘托出来。

    到最后的连珠三问,更是突然升华到了元首怒吼“渣渣!搞利比!气死偶咧!”时的气场。

    哪怕冯见雄是喷神,他也不得不承认,在责问型谈话的节奏张力上,古往今来无出元首之右者。

    先贤该学习的地方,还是要虚心学的嘛。

    “我……那个……这……这不关我的事啊,都是刘总让我干的。”董菲菲果然社会阅历不足,一下子就被唬住了。

    当然,这个阅历不足只是相对的。虽然她比较宅,但是能做那么多undertable的事情,至少已经比她那些同学甚至是学长学姐都牛了。

    只不过,面对冯见雄和周天音这种社会老油条,肯定是远远不足的。

    至少董菲菲连律师函都没见过,所有的行业规则都只是在聊天中得知的。

    而此时此刻,周天音已经很配合地把律师函“嘭”地拍在桌上了。

    “刘炎让你干的?那就好,”冯见雄恰到好处地控制着自己开口的字数,免得显得他话多不值钱。

    仅仅九个字的半句话之后,他就无视了董菲菲,如入无人地转向了周天音,用商量的口吻说:

    “周姐,这事儿行规你也懂的,央视如果真要咬着不放,刘炎也能跟你们扯皮,说网站只是没有尽到第三方监管义务,不是网站盗的。

    不如我当个和事佬,就把她推出去,赔礼道歉,赔点小钱,这事儿就算了断。毕竟是我持的大股,虽然刘炎不让我管事儿,我也不好看着公司的商誉和估值受损。”

    说这话时的语气,冯见雄完全没有考虑到董菲菲的立场,连眼角的余光都没看她。就好像那只是一条拿来当工具使用的动物。

    就像菜场里卖家禽的小贩,跟买菜的谈价钱时,不需要考虑鸡鸭的想法。

    一个感觉。

    这下董菲菲是真的慌了。

    她也不敢直接打断,只能是等冯见雄说完喝咖啡的空档,旁敲侧击地问:“那我是不是赔礼道歉了就没事儿了?钱公司出?”

    “钱当然是公司出,这是小问题。”冯见雄放下咖啡杯,不紧不慢地说,

    “现在的关键不是钱,而是刘炎跑得太快了你也是圈里人,咱不说暗话。盗版这种事情,在网络视频圈子里,那也叫个事儿?多少资源都被盗了,也没苦主能吭个屁儿。

    我也不怕告诉你,按照国家的立法和执法决心,网络视频这块儿真到版权严打的当口,那起码是四五年以后了。国家的产业政策也需要先把互联我那个巨头们扶持起来么。

    怎么也要等国内的巨头能和谷歌亚马逊非死不可叫板的量级,国家才会真下决心用损失增长速度的代价来规范他们。”

    冯见雄说到这里时,微微顿了一顿,假装吸烟,实际上是在等董菲菲反应过来,适当地追问。

    董菲菲果然趁机插话:“您也是这么觉得的?刘总当时就是这么安慰我们这些人,让我们尽管盗不用怕……”

    “但是”冯见雄一个但是,又把节奏带了回来,然后连珠炮似地恐吓,“凡事做人留一线。盗音乐盗视频盗,总有个正版抢先期的问题。这事儿虽然不是法律,但是行规。大家都谈好了让正版先独家放多久、留口气,让正版创作者也好回点养家续命的钱。

    这时候,如果哪家做了出头鸟,非要比同行多捞一些,那就不仅是苦主要找你麻烦,同行也会在背后阴你。那就是前后夹攻了,哪怕是选择性法,也一定会执到你头上来的知道3的鸟姐吧,还有刘总监。他们怎么上东方110,怎么被抓进去的?就是捞过界了。

    这次我们站的影响有多坏你知道不?央视还没播完的热播剧就直接上资源,优酷土豆都被招安了,你还敢顶风?我敢说这次要是不收敛,到时候也上个东方110也是很可能的。刘炎肯定不会让你留下他指示你的证据,你就等着被电视台打上犯罪嫌疑人董菲菲的字样然后出名吧。”

    “噗通呛啷”董菲菲一阵手忙脚乱,把咖啡杯都失手打烂了。

    还害得女服务生过来这个卡座查看了一下,冯见雄丢了两张红纸片而给对方,让她收拾干净,把破餐具的钱也清账,女服务生才走。

    外人一走,董菲菲连忙开启哀求模式:“冯董,你知道我是冤枉的呀!这事儿我又没捞到什么好处,跟着刘炎干才能拿多少钱?站又不给主收入,还不是我们自己偶尔接点广告才过得滋润。我跟他合作还不是为了保住网站的推荐位……”

    冯见雄还假装安慰她:“放心,这种事情,坐牢也就半年以内,又不是什么大事。无非是敲山震虎竖个典型,帮央视立立威的。刘炎也好,其他责任人也好,哪个前途名声不比你值钱?

    你这半年牢也不会白坐的,出来他肯定会给你好处费。你要知道,你最近集中破例帮他盗的那些资源,都是很适合弹幕视频引战带节奏的,最近的注册用户数可是刷刷地涨,比优酷的注册率都高出好几倍了。优酷虽然看的人多,都是看完提裤子走人的游客,一点忠诚度都没有的,漂客无情呐。

    只要刘炎这波赌对了,他的公司估值翻个一倍,那就是上亿的增长了。到时候分你个十万八万的坐牢补偿费,那是肯定有的。说不定他良心好,心情好,还会给更多呢

    听我一句劝,你就一个读二本大学艺术类专业的,这辈子也就像当漫展圈子里的showgirl了,这种生意又不是考公务员,你要身世清白、无犯罪记录有个甚用?你看看人家鸟姐坐完牢出来,江湖地位更高粉丝更多了,好多都是来朝圣的。朝廷之毒草,渣宅之仙草啊。你是所有人里坐牢损失最小的,你不去谁去?”

    董菲菲觉得自己已经要崩溃了。

    怎么坐牢这种大事儿,在对方的冷酷冷静分析下,似乎是一件“舍我其谁”的事情了呢?

    好像有什么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