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55章 好官门第

    “喂喂周天音你别含血喷人,大家都是文明人。(www.k6uk.com)你说话信口开河出了偏差,是要负责任的!咱是讲证据的!”

    面对周天音的猝然发难辱骂,范建的内心还是比较怂的。他语无伦次,整个人也连连后退,唯恐被那疯女子缠上。

    他知道,作为官宦子弟,在什么人面前可以有心理优势,而哪些人不怕他们。

    周天音的母亲,已经被双归完、移送司法了。做完牢出来,就算没到55岁,这辈子的政治生命也已经结束了。

    周天音的父亲,虽然还是公务员,但毕竟是司法系统的,不是政fǔ系统的,范家的势力乃至圈子里的潜规则,毕竟管不了那么远。

    如今,周天音求放过已经不可能,求借钱戴凌也嫌弃她家没公信力不愿意借了,周天音正是光脚不怕穿鞋,敢把皇帝拉下马的气势。

    范建身边,他的表面女友余慧雯也是觉得一阵气不打一处来:这男人怎么就这么窝囊?就算知道对方不好惹,也不至于怂成这般思维混乱吧?

    真是高看他的心理素质了。

    余慧雯并不会去检讨是不是周天音把那副无所畏惧的气场,演得太过影后。她只会下意识把一切归责于范建的怂。

    她当下很有表现欲地拦在范建面前,指着气势汹汹扑过来的周天音鼻子斥责道:“周天音,你要是下半辈子还想做体面人,就给老娘收敛点儿!你妈完了还有你爸呢,而且谁都知道你妈是罪有应得,杭萧钢构的柴总交待得有鼻子有眼还能是污蔑她不成?”

    她满拟这句话多少能震住场子,所以并不是很害怕。

    然而,这番话并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

    周天音的大长腿倏地往前跃了两步,“啪”地一个耳光扇在余慧雯脸上。

    “余慧雯!你个穿逼烂的狗杂婊给老娘滚远!操!你还好意思说我家?你们家有没有问题你自己心里没点逼数?老娘现在什么都不怕了,你想跟我家同归于尽我奉陪啊!大不了多拉几家垫背的!”

    余慧雯一开始被扇懵逼了,而且耳朵里嗡嗡作响了好久。耳鸣结束之后才回过神,大怒地想要冲上去撕逼撕回来。

    可惜,戴凌和他的女朋友,还有另一个在场的女生,三个人拉一个,把余慧雯摁住,口中说些“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她一般见识”的话劝架。

    而事实上,谁都知道这些都是官宦子弟,千金之子坐不垂堂。谁犯得着跟一个已经破罐子破摔的人鱼死网破呢?

    即使是余慧雯,刚刚晕头转向地冲上去,也只不过是觉得丢了脸,一定要扇回来。如今扑上去的姿态也摆过了,又是被猪队友们阻挠拦住、并不是她自己不想报仇,挣扎了一会儿也就收敛了。

    经过这么一闹,包括东道主戴凌在内,所有人看向周天音的眼神都有些不善,乃至是冷漠。

    家里长辈被人送进去,这是谁家都有可能遇到的,但是这么不冷静,把事情闹大,着实不是该有的风度。

    一伙人个个都觉得,不能再把周天音当朋友了,即使她还有一个在中院当庭长的父亲。

    “小周,信得过我,戴哥为你说句公道话——我也不是你们税务系统的,咱岸上旁观,一切凭良心。今天这事儿是你的问题,一点出来混的觉悟都没有。

    如果你就此打住,马上闪人,那我还能给你个面子。刚才你扇小余那一下我帮你扛了,不然你就等着报警寻衅滋事吧。”

    这番话是戴凌说的,眼下场内也就他立场相对客观一些,有资格说这话。

    其他人也纷纷开口,都是些攻击周天音的怪话,眼看就要逐客了。

    周天音恰到好处地收敛了一下情绪,假装退让地说:“戴哥,我不是针对你,你们都是坦荡人。是范建这家伙不是东西,我看不过他——其他人都是有自知之明的,做了婊字就没想过立牌坊。

    可你看看范建平时满口都是什么仁义道德廉洁奉公?呵呵,好像全天下除了他爸是清官,就只剩他爸的上司是清官了!亏我当初差点儿瞎了眼信了,原来也就是看菜碟儿下筷的货色!”

    这句话一挤兑,其他人多半就没那么反应激烈了。

    毕竟周天音的矛头不再是泛泛攻击所有不干不净的人,不是“地图炮无差别攻击”了。

    而是针对了“又要当表字又要立牌坊”的人。

    在场只有范建是那种要立牌坊的,谁让他父亲是出了名的“清官”,就是空降过来整顿吏治的呢。

    那一刻,意识到氛围的变化,范建的内心是挺悲凉的。

    世风不正啊!居然攻击清官子弟的时候,都没有人仗义执言!

    他只能亲自上阵,又跟周天音纠缠了几句嘴炮,无非是拿“说话要负责任、讲证据”之类的套词反复搪塞。

    周天音看火候差不多了,终于逮住了机会开大招。

    “好,你要证据是吧?行啊,不瞒你说我最近去我妈那里探监,还翻她留下的东西,还真看到不少干货——你跟范局长不是嫉恶如仇么?我邮件转给你好了!有没有分量你自己放亮了招子看看清楚!”

    周天音说罢,也不等范建拒绝,直接就掏出手机开始转qq邮件——事实上她也是吃定了范建作为“清官子弟”爱惜羽毛、珍视名声的弱点,所以知道范建就算想拒绝也要忸怩犹豫一下,不好意思马上当众拒绝。

    这一点犹豫的时间差,就足够了。

    而之所以周天音选择了发给对方的qq邮箱,那也是事先“台下十年功”设计好的。

    冯见雄离开前,对她当初的“漏洞三问”中最后一问的回答,如今言犹在耳。

    “你怕董菲菲窃取对方邮件文件时显得太突兀?这一点没法100%解决,但注意细节的话,至少可以回避掉85%的流畅性问题。

    那就是你一定要当众用手机转发邮件、而且是发给对方的qq邮箱。如今市面上的电脑很多都已经有装360安全卫士了,连360的安全浏览器都开始测试了,电脑上经常清理cookie,不小心看到对方的专业商务邮箱内容,难度已经大了不少。

    但是qq邮箱是只要电脑上登录了qq就能直接看到的,密码都不用输入。就算对方没登录qq,只要直接双击qq多半也能存密码登录——腾云家的东西,密保工作凭良心说做得还算可以。但只是仅限于电脑和手机硬件没有丢失的情况下。

    如果硬件落入对方的操作,这时候qq家的东西的一切联动登录便利性,就成为了双刃剑。而且目前虽然iphone还没大规模进入国内、安卓才即将要上市,但普通山寨机也都有手机qq的,有些还有邮件提醒音。你发qq邮箱的话,大家就有可能当众听到范建的手机有邮件音效,他就洗不清了。”

    这就是当初冯见雄跟周天音说的一段分析。

    随着一声清脆的催命音,范建的qq邮箱已经收到了这封烫手的转发。

    然后周天音又简短地辱骂了他一句,主动愤然离去。

    ……

    场面一度尴尬。

    今天请客的东道主戴凌,整个人心情都被搞坏了。

    明明是房子卖贱了,请兄弟姐妹们喝个酒吐个槽,怎么就遇到那种丧门星一样搅局的不速之客?

    认了这个晦气吧。

    他点了根烟,抽了好几口,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却意识到其他所有人、除了范建之外,都用一种诡异的期待眼神看着他。

    戴凌楞了一下,花了十秒钟才反应过来。

    他看了一眼范建,后者一脸的颓丧,自责,似乎良心正在被谴责。

    戴凌意识到问题所在了。

    他连忙倒了两杯威士忌,一杯塞给范建,示意对方干杯。

    “嘿,你不会真被她给激将了吧。面子的东西,过得去就行了,要是真捅那么大的马蜂窝,办成窝案,就算你爹可以摘出去,政治生命也就差不多了。咱自己人,没人会笑话你的。”

    戴凌说着,自己就先干为敬了。

    范建的嘴角抽动了一下,顺势下了台阶:“放心,我分得清轻重。当然,我也不会让周天音真的污蔑好人的。我有自己的判断。”

    戴凌在鼻腔里无声地冷哼了一下,没有再废话。

    他本来还想劝范建把邮件当众删了,以示清白——就像曹操在官渡之战打完后,搜到众将在当初形势不明朗时私通袁绍的信件,也要当众烧了以笼络人心、示人既往不咎。

    不过,范建的父亲范局长,未必不知道这些新手下都干过些啥。当中销毁证据的公信力,也很难跟曹操相比。拿住点黑材料,说不定还能增加点制衡的筹码。

    何况眼下范建正是被周天音羞辱得下不来台的当口,戴凌自忖要是这个节骨眼儿上当众提醒他该如何如何,岂不是显得范建很窝囊、不会做人?

    既然如此,事不关己的戴凌也就住口了。

    范建正在气头上,完全没有意识到不立刻删除邮件,会对他和他父亲的形象,构成什么深远影响——其实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哪怕真的需要周天音的材料,眼下也该先当众删除了、然后等回家了再秘密求周天音另发一份么。

    范家人还是太光伟正了,真是好官门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