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64章 踢馆

    面对王教授这种态度,陈主编当然有些不屑:

    呵呵,承担相应经济损失?这本书出版之后根本就没有怎么卖出去过好吧,都是行政摊派的。(wwW.K6uk.coM)“召回”?有啥好召回的?说得好听,事实上还不是几乎没有承担金钱责任?

    王教授这本书,连稿费都是“每千字块”买断制的,图的就是让学者安心写书,不要担心销量对收入的影响。

    王教授当然知道对方在不屑什么,也只能忍痛表态:

    “当然,该承担的经济损失,我绝对不会含糊。就算没卖出去多少,我也按照首印量和你们的开支想办法……这也是我最大的一点诚意了。如果你们能花更少的钱把问题解决掉,那也是应得的。陈姐,将心比心,我就是个教书做学问的,钱方面真的只能这样了,拉我一把吧。”

    陈主编也不是看得上钱,她只是气不过王教授本来的方案,觉得对方受到的损失还不如她大。现在对方这么低声下气地出血,她心气儿也平了。本着解决问题的态度,勉强先应承下来。

    “唉,大萝卜还得屎来浇,这个锅我帮你背一部分吧,呵呵,档期太赶,也不知道能让多少人相信。”

    王教授千恩万谢,塞了张卡表表心意,就决定闭门了。

    临走,她还说了句:“那个冯见雄,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来路,为什么要踢馆。咱两手准备吧,你在宣传部门有门路,调查调查看他有没有收海外黑钱的背景。我这边先许一些好处,服软求饶,让他停止继续追击再说。”

    陈主编点点头:“也只能先这样了。”

    ……

    “青华大学王教授表示近期不接受媒体采访,真心悔过检讨自己的不严谨,并且闭门安心修订书稿,争取将功补过对得起读者。”

    “中央译制出版社相关负责人表示,出现这种低级错误,全社上下已经深切检讨。相关责任人也反思了对于学术专著过于催逼档期带来的弊端,表示将来要更加实事求是……”

    王教授跟陈主编聊完对策之后的第二天,诸如此类的报道就充塞了包括黄易新闻在内的各大网络新闻门户。

    要求采访的媒体记者差不多快把出版社的门槛给踩破了本来他们还想去青华大学,但是大学方面表示相关学者闭门谢客,安心修订,把媒体界人士都婉拒了。

    身在武昌的马和纱,一直亦步亦趋地跟在冯见雄身边观摩,她可是目睹了这一切的前因后果的。

    冯见雄居然用这么轻描淡写一篇文章,就喷出这么大的动静来,而且是在一个他从来不关心,没积淀的领域找到了人的把柄。

    这种能力,让马和纱震惊得再次刷新了三观。

    以后跟在雄哥身边的时候,还是别轻易喊无聊了,不然还不知道雄哥脑子随便一转又弄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新闻来呢。

    ……

    随着网络媒体的报道和跟进,冯见雄博客这个供人“朝圣”的“万恶之源”,热度也是更加爆棚了。

    一天之内,他的粉丝数就正式突破了300万,现在已经是340多万了。

    各种宣泄对学阀体制不满的网络积怨,像是找到了狂欢宣泄的口子,一江春水向东流。

    实在是太可怕了。

    冯见雄手机上,那个经典的诺基亚铃声又响了。

    马和纱一惊,面带仰慕地看着冯见雄接起电话。

    “冯先生,幸会,叨扰您了我是青华王琦。”电话里的声音,颓废而又无力,显然是求饶该有的态度,

    “您指出的问题,我非常感谢,您的意见很宝贵。但是,我们也希望您能本着解决问题的态度,帮助全国相关领域的学者、学生治学。本校想请您担任这本书校正的特别顾问

    当然,只是顾问,并不用您对全书负责。再为我们提供一些宝贵意见,如何?相关的报酬和应有的待遇,我们学校都是很慷慨的。”

    冯见雄并没有开免提,但他的话筒音量比较大。

    所以连旁边的马和纱都听得见。

    “那青华教授这就来服软?交保护费换雄哥闭嘴了?话还说得真好听啊,明明把对方恨得要死,嘴里却说非常需要您的宝贵意见。”

    冯见雄微微一笑,也不管他的笑容隔着电话对方根本看不见:

    “宝贵意见?不不不,我没有更多宝贵意见了,其实我就是个学法律的小学生,对历史没研究的。除了那个明显的错误之外,王教授您著作里的其他问题,我是一点都看不出来。你请我做咨询,那是对纳税人钱的严重不负责呐。”

    电话另一头的人听了这表态好悬没气死啊!

    尼玛你不懂?你不懂还盯着一本没人看的冷门政绩型学术书穷追猛打?

    到底是何居心?

    当然,也幸亏王教授没猜到冯见雄的真实居心。

    要是被她知道冯见雄只是想随便“搞个大新闻”转移别人对他的注意力,然后就不小心把她秒了那王教授就不是差点儿气死,而是真的直接气死了。

    而眼下么,再怎么丢人再怎么低三下四,也只能先想办法把冯见雄拉下水,塞点黑钱留点把柄确保他闭嘴先了。

    王教授忍着恶心说:“冯同学,我知道您是研究法学的您也不是什么小学生,法学研究、中国法学上您署名的文章数量,不比咱青华法学院的普通教授少了。您要是还自称小学生,让其他人置于何地呀?

    不管怎么说,我校思想文化研究所的领导们,都觉得您是有资格参加相应学术研讨的。如果您方便的话,最近能不能纡尊来京城参加一些交流活动?我们最近有几个学术研讨会,您先来看看,想去哪个都行。我们是很诚恳的向您请教意见。”

    啧啧啧,一点烟火气都看不到,还那么谦虚。

    从头到尾闭口不谈恩怨,只说希望指导。

    这就让冯见雄很难拒绝了啊。

    “我考虑考虑,到时候再说吧。”冯见雄没把话说死。

    “请务必莅临,您订好机票了给我个信息,可以带随行人员。机票我校会给您报的,全程都有接待。”王教授利索地说出这句话,然后才松了口气,在冯见雄之后挂了电话。

    马和纱并不懂行,等冯见雄挂电话后,她立刻就急切地关心道:“他们想请你去京城,会不会有什么阴谋?不会有安全问题吧?”

    冯见雄笑道:“怎么可能有安全问题!大家都是读书人。要是我被他们请去京城,结果反而出了事,那就不是学术问题了,是青华大学的百年招牌真的要黑了,谁开得起这种玩笑?”

    马和纱还不放心,继续说:“那他们是想拉你下水吧?你要是不愿意就范,会不会被他们设计抹黑?要不我跟着你一起吧?”

    “我是那么容易中计的人么?”冯见雄先是理所当然地嫌弃了一下。

    不过旋即他话锋一转,忍不住调笑道,“怎么?武昌玩腻了?想去京城玩玩?诶我记得你上半年跟着陈导的剧组混,京城应该早就玩腻了吧。”

    马和纱脸一红:“谁稀罕玩了!我是担心你中计!我跟着剧组的时候都在大西北,我只是个素材,和慧姐又没法比,她才是全程跟完剧组的呢。”

    冯见雄一回忆,发现确实是自己忽略了。全程跟完剧组的是丁理慧因为丁理慧参与了舌尖的后期配音,以及文案攒稿。

    而马和纱只是一个“被拍摄的素材”,怎么可能跟着回京城呢。

    冯见雄便当即拍板:“那就正好了,你嫌这儿等开庭无聊,咱去京城转转放心,我可不是为了你。虽然我没想向学术界发展,但是去参加一些青华的交流会,对于咱的逼格养望还是有好处的那些花钱请商业咨询的创业者,尤其是自己学历不高的,还偏偏就信这个。多去顶级学府刷刷脸,别人才承认咱是知名文化人。”

    这就跟奥黑马退休之后,有那么多微商狗要花20万跟他握一次手、然后上传到朋友圈,一个道理。

    听冯见雄这么善解人意的解释,马和纱也有些暖心:看看雄哥就是光明磊落,明明可以大献殷勤骗取我的好感,但他偏偏不这么干,非要直说他是为了他自己。

    跟着雄哥,不仅能去央视开眼,还能被当成客人请到青华大学玩呢,想想都有面子啊。

    ……

    “欢迎欢迎,冯同学,欢迎您前来指导。”

    第二天上午,王教授就忍着怨恨,面带笑意地亲自到京城给冯见雄接机。

    时值寒冬,京城下着鹅毛大雪,几乎属于那种“雪再大一点儿机场就要封了”的程度。

    冯见雄穿着颇显俊朗挺拔的大风衣,内里傲然而又表面谦逊得体地回应着:“王教授客气了,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我也是愚者千虑,偶有一得,当不起你们这么重视的。”

    “当得起当得起。下榻的酒店我们已经安排好了,你想住几天都可以,对了,这位是”王教授看着他身边的马和纱,问道。

    冯见雄随口介绍:“一个普通朋友,姓马。贵校喊我来的时候,正在武昌忙她的官司,把人家小姑娘一个人丢在那儿也不放心,带她到处转转开开眼没什么不便吧?放心,她的下榻费用我自来掏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