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79章 两线操作

    冯见雄只用了一个问题,就让姐姐闭了嘴。(www.k6uk.com)

    “没查完!还差一项,不过不影响手术!你把已经有的报告发给他们就好了!”冯义姬语气有些委屈地吐槽。

    她觉得这个弟弟越来越不亲了,再发展下去,他完全会为了身边任何一个亲密的女性朋友凶自己。唉,真是养了个白眼狼呐。

    “为什么没查完?”冯见雄颇为霸道地反问姐姐。

    这几年下来,他在姐姐面前的气场已经彻底找回来了。而且换肾这事儿涉及冯义姬的寿命和生死,冯见雄当然是不会容得她半点任性。

    不就是一个只有过继抚养关系的姐姐么?如果面临病危却不肯手术,这时候也只有硬架着签字、让医生动手的吧。

    这是为了她好。

    冯义姬心里委屈,也顾不得马和纱在侧的羞耻,怨念地喷道:“卵子活性没查!那个检查处女不能做!不然就得跟剖宫产一样微创开刀!我又没男人犯得着么!你是不是非要我多挨一刀?”

    “呃……是这个啊,那……那随你。反正我的底限是不能危害你的健康。”冯见雄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气场,再次屈服了。

    虽然冯义姬的话其实有漏洞——比如要解决处女问题,也不一定非挨开刀吧。

    不过这种细节,冯见雄是不会去反驳的。

    哪怕他的口才是喷神档次。

    一旁的马和纱,听了这种劲爆的话题,脸色刷地就红透了。不过一想到自己明天也要去做医学鉴定,她的心态又微妙了些。

    原来并不是只有她一个人面临这种羞羞的困扰。

    ……

    因为下雪,冯义姬足足开了一个多小时才回到西溪湿地的冯家别墅。

    周天音已经把夜宵热好了,等着大伙儿回来。

    冯见雄甚至看到田海茉都来了——她也是听说冯见雄和马和纱回来的消息后,主动赶来的。

    最近因为潜规则性丑闻,“松鼠果业”的切糕生意受到了一些影响。淘宝上的旗舰店还被不少同行带节奏黑,甚至故意稍微买一点,然后而已刷差评带节奏。

    田海茉各种找官方反投诉同行的恶意行为,只可惜淘宝的办事效率还是比较低的,对于这种行为的鉴定需要大量时间。最后搞得田海茉实在是焦头烂额,整个人都憔悴了些,有神经衰弱的趋势。

    如今她自然是急切想知道冯见雄和马和纱之间的真实情况、名誉权官司的应诉胜算,所以眼巴巴地赶来。

    “都等我呢?这多不好意思,大家先吃吧,一会儿有时间慢慢聊。”冯见雄看着这群妹子在等他,心里也很是内疚。

    田海茉很想问问他和马和纱的事儿,只是这种话题人多的场合实在说不出口,只能先干看着旁听,心不在焉地吃东西。

    冯见雄便逮着周天音,先问了些能光明正大说的正事。

    “天音姐,慕容姨检举的那几个人,目前状况怎么样?都有进入刑事调查阶段么?他们有没有什么报复的迹象?”

    周天音看了看马和纱,又看了看田海茉,自然知道冯见雄这是百忙之中先抽空解决她的事儿,内心还是有些感激的。

    她放下筷子,仔细地说:“余处长和另外四个人,都被控制起来了。其中余处长和陈处长已经双规,目前进入司法审查阶段。还有三个还在档纪处理阶段,但翻不了案的。他们到现在为止还以为自己出事儿只是因为视频网站上面的爆料,所以完全没有记恨到咱家。”

    冯见雄点点头,继续追问:“范局长呢,还有那个范建,有没有被人记恨报复?”

    “范建最近比较收敛,上周去某个娱乐场所嗨,还遇上了突击整肃,还被拘留了几天。回去还被范局长痛骂了一顿。

    不过范局长本人倒没什么事儿——据说他是真的清官,没什么把柄,也就爱好名声,喜欢养望,这都不是什么罪过。眼下记恨他的人很多,但也就记恨了。听说省厅里面一些领导,和市里面个别领导,都对他的工作方式有点什么什么的看法。估计他这辈子也没得升官了吧。”

    周天音说起这番事儿的时候,语气里居然还有一丝丝惋惜。显然,至今为止她内心依然对于清官好官是有同情的。

    只可惜,经此一事他也看清楚了,要做清官,也不能做绝对揉不得沙子的清官……

    不然,只能是一辈子在目前的地位上,做一些有限的好事吧。

    不细说了。

    “也算他求仁得仁,咱这么对付他,倒成全了他的美名——刚毅不屈,见贪就肃,多好。要是这辈子能就在市地税局好好干,也算造福一方企业了。何必一定要升官呢。”冯见雄面无表情地说。

    他毕竟还是个有原则的人,骨子里痛恨的是贪官。

    所以,对付贪官他有一套绝不留情的把人整死的手腕。

    但对付选择性管事儿的清官,哪怕对方得罪过他,他依然会留有一丝底限,不会无原则地诬陷对方。

    他只会让对方求仁得仁,被推出去,被逼和恶势力做毫无回旋余地的刚正面恶战。如果对方最后真的扛不住了,那动手的也是黑恶之辈,不是他冯见雄,也算是壮烈了一回。

    这就是最好的归宿吧。

    周天音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其实也和他类似——如果冯见雄真的为了帮她们家,而不择手段连好官都无底线地害,哪怕最后慕容萍因此脱罪了,周天音也会厌恶冯见雄。

    而现在这样的处置,至少不违背周天音的良心。

    隐隐之中,周天音就完成了三观的重塑:追求挥斥方遒指点江山的楷模,是没有价值的。还不如做一个亦正亦邪,动机正确、不择手段的人。

    冯见雄稀里哗啦吃完了一大碗姐姐亲手做的燕皮馄饨,抹抹嘴。

    周天音又像是想起了些什么不太重要的细节,提醒他说:

    “对了,刘炎那边最近也出了点事儿,我一直给你盯着呢——余处长、陈处长出事儿之后,他们坚持咬住不松口,没有再攀咬出更高层的人。不过,上面也有人因此对niico视频网目前的管理层记恨在心。

    前天有一拨人去niico视频网突击检查,找到了不少拐弯抹角的不规范问题,比如有些视频内容带色啦、盗版侵权、不利于未成年人、不和谐……都是些放在别的视频网站可管可不管的选择性弹性执法区间。

    他们还带走了几个内容审查部门的工作人员,以及个别身在钱塘的、知名的头部up主。刘炎本人还没被控制,但估计情况不会乐观。”

    这个话题倒是立刻激起了冯见雄的兴趣,他仔细揣摩了一下进度,问道:“天音姐,有办法让你父亲问出这个案子目前的调查进度么?虽然他是法院的,在侦查部门应该也有些朋友吧?”

    “我尽力吧。”周天音点点头。

    冯见雄森然说道:“我这边还有些资料,都是平素刘炎的黑材料,到时候你想办法通过合适的渠道泄露给办案部门好了,隐秘一点儿。”

    作为niico的主要投资人,冯见雄就算平时受限于投资协议,无法对公司的日常经营管理指手画脚,但搜集些内幕黑料还是可以做到的。

    只不过,这种黑料属于“哪家公司都有,平时如果没有别的外因,是无法单独拿来让经营者被出事”的。所以只有等外因时机成熟了,才能拿来落井下石地使用。

    冯见雄在内心核计了一下,他还是得憋住,不能马上露面,不然对他在投资界的名声不好。

    一定要等刘炎被直接控制、抓起来后,他才能去正式逼宫。

    拿投资协议上当初写着的“公司无投票权股东,有权在一旦发现公司管理团队存在经营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等损害公司商誉的情节时,收回投票权”这个条款,要求改组管理层。

    (ps:忘了两年前挖的坑的,回去看当初签投资协议的章节,大概是52%进度左右的情节。医嘱:看我的书,跳看和一目十行都是没有前途的,反而有可能造成智力伤害。)

    按照他的经验,这个时间等不了几天的。

    “天音姐,niico那边和司法部门的互动进度,你就帮我盯着点儿。明天我先带妮可和纱纱去做医学鉴定、证据公证。然后我可能要忙几天,调教她怎么应诉。

    过阵子她就会回金陵准备期末考试,然后我再处理给刘炎收尸。范建那边,咱就放任自流吧,没必要主动去装逼打脸拉仇恨。处理完这些,我再去京城,搞定名誉权、**权官司的开庭应诉。”

    冯见雄几句话,就把近期的行程安排大致跟所有的身边人交代了一番,好让她们心里有点逼数,安排好精力。

    一直旁听的田海茉,见他主动提到了给马和纱做鉴定的事儿,终于逮到机会问清楚这个问题:“小雄,你跟纱纱到底……”

    冯见雄微微抬手示意,制止了田海茉的继续脑补:“茉茉姐,你放心,不会耽误松鼠果业的品牌形象的——我和纱纱绝对清白,明天她就去做处女鉴定,然后到公证处证据公证。然后我会调教好她法庭上该说啥不该说啥的。我希望你以后不要无端怀疑我了。”

    “我……我不是想怀疑你,我是关心则乱,怕耽误了生意。”田海茉神情微微有些闪烁,内心居然有点愧疚。

    她决定晚上好好补偿一下。